西藏亚东:产业助推乡村振兴 脱贫只是开始

   隆冬时节,寒风冷冽。喜马拉雅山南麓,踏入西藏自治区亚东县界内,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垠的大草原,远方碧湖、森林、雪山、蓝天构成一幅优美和谐的画卷。画卷之下,1.4万亚东人民刚刚迎来一场伟大战役的胜利。

  “牦牛、草场全入股公司,还在公司打工,生活好多了。”在素有“世界第一高城”之称的帕里镇,桑珠一家正沉浸在脱贫的喜悦中。桑珠家人多劳力少,之前除了采虫草,一家7口就靠12头牦牛和1300多亩草场过活,人均年收入2703元,现如今通过入股分红、转移就业,人均年收入5302元。

  作为全国第二批脱贫摘帽的26个县区之一,近年来,亚东县依托边境贸易、产业培育、转移就业、易地搬迁等措施,贫困发生率从2015年的近18%下降到1.18%。2016年实现贫困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8820余元,建档立卡贫困户763户2506人中有760户2503人自愿申请退出。2017年10月,亚东县正式被国务院扶贫办批准退出贫困县,成为西藏首批脱贫的唯一边境县。

  面对亚东县的实际,有个“亚东之问”:亚东城镇化率73.75%,远高于我国平均水平,但贫困发生率却居高不下。户籍是城镇户籍,但农村人口没有转移就业,大多仍从事传统农牧业生产。“产业对城镇化的支撑作用不够,优势产业不突出,发展后劲不足,持续增收能力不强。”作为这场脱贫攻坚战的经历者,亚东县委书记舒成坤在直面问题的同时,更提到“现在仅仅是脱贫,实现小康前路还很漫长”。如何防止脱贫后返贫,提高持续增收能力,进而共同奔小康,舒成坤认为必须立足优势,发展产业,这也是加快边境小康村建设的必然。

  亚东县地域南北狭长,南低北高,气候差异大,印度洋暖湿气流在达到帕里镇后受海拔影响,无法北上,北部四乡镇气候高寒、半农半牧,南部三乡镇气候宜人、宜游宜商。在产业布局上,亚东县提出“南林农、北草牧、一串鱼”的产业发展思路,在北部重点布局畜牧业,配套建设草产业;在南部布局林下产业、休闲农业,配套建设产业园,重点发展亚东鲑鱼养殖。

  帕里牦牛是当地特有的畜产品,也是国家级遗传资源保护品种,2017年9月依托“公司+合作社+牧民”模式,亚东县成立帕里牦牛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形成集原种保护、扩繁、规模养殖、加工销售于一体,辐射北部四乡镇的牦牛产业。牧民采取灵活多样的入股形式,获得收益:牦牛入股每头分红650元;草场入股除享受原有草补外,每亩分红0.5元;劳力入股参与公司经营、养殖,每月3000元。“牦牛产业发展,转变传统养殖方式,也为牧民开辟了多渠道增收门路,仅帕里牦牛产业就可带动4450人,人均年增收1200多元。”帕里镇党委书记扎西表示。

  “帕里牛、岗巴羊是我县优势种群,市场供不应求,但饲养规模和出栏率均不高,通过规模化养殖,辅以人工种草,草牧兼兴,扩宽牧民增收渠道。”亚东县农牧局副局长德吉措姆介绍。

  投资4000余万元的2万亩饲草基地年产值可达近900万元,带动帕里镇等3个北部乡镇440户、1578人增收。

  在南部下司马镇、上亚东乡、下亚东乡,群众们正在分享着“授之以渔”的红利。亚东鲑鱼这个国家二级野生水产保护动物,只分布在亚东县境内20余公里流域内。“人工繁育亚东鲑鱼作为特色产业脱贫举措,这两年已经取得重大成效。”在春丕村亚东鲑鱼繁育基地,舒成坤说,一条鱼带动了南部三乡镇156户442人脱贫。“亚东鲑鱼作为特有品种,肉质细、抗病强、含脂量高,再加上本地的好水好空气,人工养殖在不影响品质的前提下,生长周期缩短了1至2年,实现了规模化养殖,很具有市场前景。”上海海洋大学高级工程师殷建国介绍。

  县域一盘棋,南北互补协调发展,亚东县南北资源禀赋不一,产业发展基础不一。为促进县域一体发展,亚东县通过统筹产业资金,提取重大产业项目净利润的5%,作为南北协作发展资金,用于扶持北部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和全县脱贫户自主创业。

  一路行来,看到的是帕里镇改造升级,古镇展新颜;三岗新村现代小城镇拔地而起,一栋栋藏式院落坐落在国道边;仁青岗沿街商铺整齐划一,功能齐全的边贸市场初具规模;下司马镇旅游服务核心区功能南拓,与下亚东乡连成一片,集民俗体验、休闲娱乐、商务会议、文化交流等功能于一体的旅游区已具雏形。人人安居乐业、一片兴盛场景、处处勃勃生机。

  “小康路上一个都不能掉队!”脱贫只是开始,小康才是目标,亚东县把特色产业落到每个乡村,惠及全部1.1万从事农牧业的人口,村村有产业、户户有门路。“产业助推乡村振兴,加快边境小康村建设步伐,在小康路上,亚东也要走在前面。”舒成坤说。

西藏亚东:产业助推乡村振兴 脱贫只是开始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