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诺5年 对话李竹:5%的机构挣了95%的钱

 过去,英诺天使基金(下称,英诺)完成了三次调整——从关注“创新型”创业者到将投资领域聚焦在AI与泛娱乐,再到更加细致专业的机构化运作,令这家天使基金做到了堪比VC的体量——三期基金,管理总规模20多亿元,投资项目超300个,60%进入下一轮融资......

但这些成绩对于英诺创始人李竹来说,却是他当初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李竹曾把英诺定义为自己的“退休工程”,从帮助清华校友创业开始,在内部不给团队设置过高的盈利目标,做点有趣和自己喜欢的事,而这种不纯粹看中收益的运作机制,也让英诺成为了早期创业者成长路上的绝佳帮手。

正值英诺发展的第五个年头,当投资家网记者再次见到这位始终将创业者摆在第一位的投资人时,在中关村那栋非常普通的写字楼里,他还是没有给自己设置独立的“BOSS”办公室。

与员工坐在一起办公的李竹仍然坚持着当初对英诺的定位,只不过他将投资领域更加聚焦。因为,他始终坚信,只有“自己越来越专业”才能为创业者做出更优质的服务,而不只是一句“响亮”的口号。

以下为投资家网与英诺创始人李竹对话部分摘选:

01、仍持有美团份额,即便IPO也未必要退出

投资家网:在正式开始对话英诺李竹之前,先问一个其它的话题。最近,美团动作频频,而你作为美团最早的天使投资人,怎么看待它进军出行领域,拿下摩拜?

李竹:我觉得出行是美团值得去做的事,完善了整个业务链,并且,对于摩拜的估值也相对合理,摩拜只是出行的一部分,美团在整体出行上能做到前二名。

投资家网:你不看好它?

李竹:第一步能做到第二也不赖,毕竟滴滴等平台经营多年。但在终局上,如果竞争对手策略不对,美团也可能做到领先。

投资家网:王兴一直说边界还在不断扩大,没有终局。

李竹:但有核心。美团从吃开始一直延伸到生活,并没有超越这个边界。

投资家网:但它又被称为“行业公敌”。

李竹:不是行业公敌,而是成长中的新旧博弈。美团有服务用户的价值观,将来一定是巨头之一。

它只会做跟人们生活服务相关的,这也正是它的价值和意义所在。王兴说没有边界,其实心中有一个边界,就是专注于让人们生活更好。

投资家网:当时投王兴是基于什么逻辑?

李竹:首先人靠谱,王兴是一个非常好的互联网产品定义和运营者。

投资家网:体现在哪?

李竹:之前做饭否的时候,王兴以及他的团队每天晚上都会把用户反馈的意见做一些讨论,每天都在迭代,对产品的专注力,用户体验的孜孜以求一直坚持到现在。他们非常注重和用户互动。

百团大战的时候,王兴提出允许所有团购用户无条件退款。原来团购收了钱如果你不去消费,钱是不会退的。美团却第一个提出,不去消费,想退还可以退。这就是从用户体验入手。美团就是赢在这样赢得人心的行动上。用户觉得不爽的事,王兴不会干。

投资家网:你认为是这些导致了他的成功?

李竹:以用户为中心这种理念导致了他的成功。

直到现在王兴还和大家一起坐在大厅里办公,美团没有CXO专门的办公室,他现在姿态,绝对不是几百亿美元公司CEO的心态俯瞰这个世界,他跟一线作战的人坐在一起,这种心态决定了美团能赢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真要打起仗来,一般的互联网公司有美团这样的狼性吗?

投资家网:投资他这么久,有没有某一时刻想退出?

李竹:我去年曾经问他,有人要买美团的股票,我现在做天使投资需要钱,要不要卖掉一点。王兴当时跟我说,你与其放在其他基金里面,不如放在美团。

投资家网:以后什么情况下会考虑退出?

李竹:我们在一级市场上是专业投资人,但在二级市场,或者什么时候退出并不是那么机敏。像美团这样为大量用户提供价值和服务的公司,即使IPO以后,也会长期持有。

02、为财富而投资,是没办法复制成功的

投资家网:我们回到英诺,这家机构化天使已经迈入第五个年头,面对今天英诺所取得的成绩,你当初有设想过或憧憬过吗?

李竹:我当时根本没有想过英诺会做成今天这样的规模,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

投资家网:您原来给英诺的定位是什么?

李竹:自己的一个退休工程。之前创业的时候,每年也投一些项目,结果天使投资做的比创业好,我觉得可能更适合去帮助一些创业者,尤其是身边的校友。还能和创业者学到东西,一起发现未来,创造价值和财富。

当时我们定的理念是投资与创新,先成就创业者,再成就自己,英文Innovation音译过来就是英诺,这个名字起的不够好,现在英诺远远一看就像英语天使基金。

所以从名字就知道,我们原本没有打算做一个国内排名前十的天使基金。英诺是边玩边干做到现在,不是有意而为之的产物。

投资家网:你好像没有太大野心。

李竹:作为一个投资机构,它能够做的多大,投出多少项目,有高额的回报,那是一个结果。从我自己来说,做好自己喜欢的事,快乐是我最看重的。如果这件事不能帮到年轻人,给我带来发现的兴奋,让我学到新东西,意义就不大。

我们自己过去投资的好几家公司已经上市或者被并购,实现了财务自由,我可以睡懒觉、打高尔夫。如果不是喜欢,我犯不着这么累,天天晚上1点睡觉,早上8点起床。

投资家网:你的同事说你一直在内部强调创业的文化和精神。

李竹:是,我们更像一个创业公司。

投资家网:甚至你到现在都没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

李竹:我这是从美团王兴那里得到启发,创业的心态很重要。英诺不是一个金融机构,一般金融机构都在东三环的CBD,我们在中关村,要靠近创业者。

投资家网:你怕自己的弦松掉,所以要用这种形式来强调。

李竹:不是怕什么,而是因为我喜欢中关村那种氛围。中关村和CBD,就像美国的加州和波士顿纽约,你看人们的穿戴,到了夏天,西边大家就是拖鞋短裤,但东边就是西服衬衫,差别很大,文化也不一样。我喜欢这种放松的文化,喜欢这种和创业者混在一起的感觉,我是在这个氛围中成长起来的。

投资家网:如果英诺脱离了这种创业文化会怎样?

李竹:那就变成了一个纯粹的金融机构,为了投资而投资,对天使不适用。

投资家网:为了投资而投资有什么不好吗?

李竹:对于早期投资,不容易有长足发展。只是为了财富,最后是没有办法复制成功的。这种理念,也容易和创业者不一致。

早期投资要想复制成功必须发现其中的规律。因为早期投资运气和市场非常重要。你可能投了一个你觉得特别牛的公司,结果竞争特别激烈。你最看好的公司往往不是给你带来最好回报的,这就是早期投资的特点。

所以怎么复制成功,首先,要和创业者在一起,向他们学习。第二、一定要做专业化的事,在某一领域有足够深的认知,能够很快看出来谁是领域的专家,能够快速做决定给他钱。

不能简单等着创业者找你。

03、找到项目比评价项目更加重要

投资家网:英诺现在在创业者心中形成了一个什么样的效应?如果是这几个领域的创业公司需要融资,第一时间会找到英诺吗?

李竹:英诺能给创业者很多投后的帮助,我们投过的创始人经常推荐其他创业者给我们。不少创业者,找第一批投资人,都会找到我们。

投资家网:你们一直在招能够发现项目的人。

李竹:对,因为能够找到靠谱的创始人,比评价项目的能力更重要,这是天使投资人和VC最大的区别。

评价、判断项目可以学习,但圈子的建立是由一个人的个性,所上的学校,过去的经历决定的,所以天使投资人的核心就是做人脉的变现。我们招人的时候并不要求有投资经验,但要有圈子、爱学习。

投资家网:什么样的人是你所定义的有圈子的人?

李竹:和创业者同龄的年轻人,比如清华、斯坦福的毕业生。这些学校毕业之后创业的非常多,这个人可能就是我们愿意发展成英诺团队的人。

04、已投60家泛AI领域公司,没合伙人的不投

投资家网:从投资美团到现在,英诺在投资逻辑、投资策略上有什么变化和迭代?

李竹:很重要的一点,我们是从零开始投人工智能的,到现在已经投了60家泛人工智能领域的公司,有好几家估值都已超过10亿。整个过程对我来说触动最大的,就是要向创业者学习。

天使投资人的特点不是去看别人的研究报告,而是投项目的过程中自己不断学习,发现投资机会。我们投一家公司,它发展比较快的时候,我们就去研究这个领域发现规律,然后在这个领域里投更多公司。

第二个,要用团队的力量。英诺和其他的基金有点不太一样,我们在北上广深、香港和硅谷都有团队,不是简单的以一个个人为中心,所以我们能够快速了解全球趋势。一旦发现趋势以后靠团队作战,发动大家一起寻找项目。

投资家网:你们只投团队,不投个人的公司。

李竹:对,我们也曾经错过一些做的不错的项目。比如快看漫画创始人当时来找我们的时候就是一个人。

投资家网:为什么?

李竹:一个人的公司,碰到困难解决不了,他有可能就放弃了。如果有联合创始人,遇到困难大家可以一起想办法。但是一个人没有对其他人承担太多责任,他放弃成本是比较低的。

投资家网:对投资人不是也要承担责任吗?

李竹:有责任,但外部压力,没那么大。

而且,一个人股份过分集中,不容易吸引其他有能力的团队加入。所以我们比较希望两个以上的创始人。像硅谷,YC也是这样的,他要求任何一个项目要进入YC必须有两个以上创始人,就是这个原因。

投资家网:强调团队的力量。

李竹:对,因为创业这件事情,是万分之几的成功率,大部分创业公司都没有走到能够赚钱,能够产生巨大收益的程度。能上市的就是万分之一,在这种情况下,靠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你开始就是一个人,如果这件事情有足够多的吸引力,为什么没有其他人愿意跟你一块干。是你的人品、号召力不够还是你的事情吸引力、感染力不够?

投资家网:快看漫画这个案例也没有改变或动摇你之前的想法?

李竹:我们思考过,但还是会坚持这个原则。

投资家网:即便接下来仍有可能错过这样的项目也在所不惜?

李竹:因为这种成功的毕竟还是极少数。

05、“头部化”趋势明显,5%的机构挣了95%的钱

投资家网:英诺做了三期基金,每一期有哪些变化?

李竹:第一期基金没有方向,没有贴任何标签,只要有些创新,我们都投。

第二期基金,开始有意识在一些重点方向上做布局,比如人工智能,开始有一些专业领域的投资思考。原来基本上是守株待兔,第二期基金开始走出北京,在深圳设立团队。

第三期基金,开始更加接地气,靠近创业者,团队落到北上广深、厦门、香港、硅谷,同时明确将专业化作为一个方向。比如说每个合伙人、投资总监最多看两个方向。这样能形成深度认知,迅速决策。

再下一期,会以专向基金为主,集中力量投资最有前景和爆发力的行业。

投资家网:英诺现在在投资阶段上有新的调整吗?

李竹:还是A轮之前,以天使为主。我们会给创业者第一张支票,也可以给他第二张支票。

投资家网:以后会考虑往后走吗?

李竹:目前还没有考虑。我们把英诺看作一个创业公司,享受发现未来的乐趣,即便做天使投资,基金规模不大,管理费不富裕。

所以做天使基金,募集超过三期基金的人有限,有两种情况:做的比较好的可能把基金规模做大了,就往后走了。还有一些做的不太好的,就不做了。所以天使基金能够长期做,我觉得是我们的荣幸和定位,也是我们的一种情怀。

投资家网:你怎么看待现在市场上一些天使基金有一个VC化的趋势。

李竹:非常正常,也是一个客观规律。优秀的早期投资人管的基金规模越来越多,头部化越来越明显。可能5%的机构挣了95%的钱。好的机构有这样的人才和经验,可以整个阶段全部都投。

但是我觉得,做早期投资,专业化成为一个大趋势。天使投资人必须给自己贴标签,才能获得足够好的回报让自己持续发展,才能让这些领域的创业者找到你。

投资家网:英诺对外输出的标签是清华背景,你们是否只看清华的项目?

李竹:清华我们确实投的比例比较高,但我们也投了芝加哥大学回来的推想科技创始人陈宽,还有南京大学毕业的,未来黑科技的创始人Alex等,很多各种各样学校毕业的。我们源于清华,这是我们的一个标签。就像徐小平老师愿意投海归一样,因为有这个项目资源。

另外,从行业比例来说,能够获得投资的人工智能企业,其创始人的教育背景排名第一的就是清华。所以你要抓住清华就抓住了北京,抓住了北京就抓住了全国一半市场。

投资家网:你们判断项目会怎么判断?会有哪些必经历的流程?

李竹:我们决定一个项目投不投有两个合伙人同意就可以了。有的项目可能见第一面就可以做决定。

投资家网:其中一个一定是你吗?

李竹:不一定。英诺有创新的决策和分配机制,发挥其他合伙人的积极性。

06、人品好的早期投资人,创业者才会留到去敲钟

投资家网:都说天使是看人的行业,你们也是么?

李竹:我们第一位也是看人。

投资家网:怎么看?

李竹:第一看创始人有没有格局,从他的契约精神和分享精神可以看出来。比如是不是言出必行,股份怎么分配。

第二是学习能力,一定要有很强的自我进化精神。第三,是找人的能力,你要说服一帮牛人不断加盟,因为企业做大的过程,就是不断找人加盟的过程。

投资家网:但是你投资它的时候,应该还是早期,有可能就是一个想法,那时候你怎么看?

李竹:那就看做这件事情的核心能力是什么,和这个人匹不匹配。如果这件事情是以科技为中心的人工智能技术,你要看有没有上万小时的积累,有没有这方面相关的研究。如果这个项目偏运营,那要看他对互联网有多少认知,对用户体验有多了解。

投资家网:所有的项目,决定投资前有没有一个共同必看的点?

李竹:人品。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创始人,一方面是投资人。作为创始人,他要想获得巨大的成功,首先人品要好,否则走不了多远,不会有那么多人追随你,你就做不成大事。作为投资人来说,如果没有以创业者为核心的心态,在董事会就会斤斤计较。就像推想科技,他们B轮融资的时候要增发期权,当时还有15%的期权池,要增发8%的期权,一个电话打过来,问我们要不要讨论一下,能不能发这个期权,我直接说没问题。

投资家网:你为何如此果断的做这个决定?

李竹:因为如果这个创业公司能够成功,不在乎少赚8%,如果带来了百倍的回报,少8%算什么呢。所以要算大账,首先创业者成功我们才能成功,我们把“成人达己”放在第一位。坐在董事会上的时候,我们首先从创始人的角度考虑问题,你有这种思考和人品,创业者才会把你留到敲钟的时候。

很多公司的天使投资人都没等到最后上市,有可能他需要流动性退出,有可能是创业者觉得你帮不上忙了,这种情况天天都在发生。

投资家网:你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吗?

李竹:也有过,我们一般会尊重创业者。比如王兴会说,我觉得美团还有很大的空间。很多时候创业者告诉你他们未来的发展前景,事实上他是认可你,愿意让你和他一起走到敲钟的那一刻。我们要看创始人的人品,同时我们自己也要有这种胸怀。

投资家网:你怎么看待VC、PE和创业者签对赌协议?

李竹:我不建议这么做。最后如果创业者成功了,你要对赌干什么?如果创始人没有达到目标,你从创业者那里拿再多的股份回来,也是失败的,有可能这个公司的价值已经下降了,要那个有什么用呢?反而给这个创业者带去了很多伤害,其实违背了你投资的初衷,投资人要相信自己的判断。

投资家网:你会赞同一个企业从最早期的时候,全员工持股吗?

李竹:没有必要,我认为公司全员持股实际上是一个伪命题,而且会增加整个公司的管理难度。作为初创公司,你开始的期权价值没有那么大,你把它发给所有的员工,很多人并不珍惜,因为你的价值还不高。我个人认为任何阶段,你给公司前30%的人发期权就足够了。只有这些人对公司的期权和发展更看重,他愿意牺牲掉一些薪资拿期权。

投资家网:一个创业公司处于什么境地就可以判定无可救药了?

李竹:创始团队散伙,基本上碰到这种情况,这个公司要成功就非常难了,这也是我们最担心的状况。所以现在创业者,两个合伙人如果认识的时间少于一年,我们就很谨慎。我们会担心两个人是否合得来,将来会不会出问题,我们已经碰到过两三个项目是这种情况。所以我希望创始人不谋而合,同学或者同事,或者以前有过其他业务合作。

07、投前有争论的项目,往往发展最快,估值最高

投资家:现在回过头看过去5年投出的项目,你怎么评价?

李竹:能坚持的创业者,往往能给你带来惊喜。相互认可和喜欢的项目,往往发展得好。其实创业者后续再融资,也是找喜欢你的投资人,这是人和人之间的交流。

投资家网:不是钱吗?

李竹:更多是投资机构某一个合伙人特别喜欢创始人团队,觉得你能成事。

投资家网:你们当时为什么那么快就决定投智行者?它们最近拿到了百度的钱。

李竹:首先他们比一般做人工智能算法的公司更懂车,他们是清华汽车系的,而且创始人张德兆之前有过一次创业。

第二,他们接地气,有应用场景。我们投的时候,他们已经签了一千万的合同了。如果当时对比已经拿到融资的无人驾驶的公司,近一亿美元的估值,智行者是被低估的,所以肯定毫不犹豫投下去。当时跟张德兆谈完,我立刻给另外一个合伙人祝晓成打电话,我说这个公司必须投。

投资家网:投过的项目当中,估值比较高的几个是不是恰好也是你比较喜欢的?

李竹:不完全是。每个投资人对市场的看法都不一样,投前有争论的项目,往往发展最快,估值最高。我们内部发展比较快的项目往往是大家开始的时候意见不一致的。

投资家网:有哪些已投项目,是估值较高你个人也比较欣赏的?

李竹:臻迪科技、推想、智行者等等,我都非常喜欢,而且我们投资后两年内估值都超过十几亿人民币。

投资家网:属于那种剑走偏锋的吗?

李竹:意见不一致的项目,它当时有一些创新没有被所有投资人看到,这种项目往往竞争比较少,公司成长反而快。大家都一致的,一定是很多创业者蜂拥而至,投完以后发现竞争特别多,最后胜出不取决于你的赛道好不好,而取决于你在竞争中能不能把别人干掉。

英诺5年 对话李竹:5%的机构挣了95%的钱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