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魔夫妻连环杀人案,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1991年6月29日,在加拿大安大略省圣凯瑟琳斯市近郊的吉布森湖(Lake Gibson),一对划船的夫妇发现了一些被丢弃的水泥砖。水泥砖已经严重损坏,其中一块开裂并露出了包裹的内容物——被肢解的人类肢体。

  几乎与此同时,在25公里之外的滨湖尼亚加拉市(Niagara-on-the-lake),一对夫妇举行了梦幻般的婚礼。

  这对幸福的新婚夫妇正是吉布森湖碎尸案的罪魁祸首,也是加拿大著名的连环奸杀案的凶手——保罗·伯纳德(Paul Bernardo)和卡拉·霍穆尔卡(Karla Homolka)。他们被称做“肯和芭比夫妻档”(注:芭比娃娃和她的男朋友肯娃娃)

  保罗的祖父是意大利移民,祖母是英国人。祖父拥有非常成功的大理石及瓷砖事业,但他却经常对妻儿实施家暴。保罗的父亲肯尼斯·伯纳德并未进入家族企业,而是成为了一名会计师。

  保罗·伯纳德的母亲名叫玛丽莲,是一个富裕的多伦多律师和妻子的养女。

  玛丽莲交往的男友为家人所反对,最终玛丽莲于1960年嫁给了肯尼斯。和自己的父亲一样,肯尼斯·伯纳德也对家人滥用暴力。玛丽莲在生下一双儿女后,开始与前男友旧情复燃,并怀有了他的孩子。1964年8月27日,玛丽莲生下了保罗·肯尼斯·伯纳德(Paul Kenneth Bernardo)。肯尼斯容忍了妻子的出轨,并在保罗出生证的生父栏上填上了自己的名字。

  1975年,肯尼斯对一名未成年的女孩动手动脚,因此被以猥亵儿童罪起诉。此外,肯尼斯他还对自己的亲生女儿进行性侵犯。保罗的母亲对于丈夫的种种恶行感到非常抑郁,她疏远家人,独自居住在士嘉堡家中的地下室。

  家中两个年长的孩子都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心理创伤,但年幼的保罗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在尼克·普润(Nick Pron)所著的《致命的婚姻》(Lethal Marriage)一书中是这样描写幼年保罗的:“保罗总是很快乐。他是一个脸上时常挂着笑容的男孩。脸上的一对酒窝和甜美的笑容让他显得那么的可爱,很多母亲在看到他的时候就想捏捏他的脸蛋。保罗是一个人们想要的完美孩子:举止优雅、彬彬有礼、成绩优秀,穿上童子军制服也好看极了。”

  保罗16岁时,在与母亲的一次争吵之后,保罗被母亲告知了他真实的身世。保罗深受打击,开始称呼母亲“白痴”和“荡妇”。

  从劳里埃特别中学(Sir Wilfrid Laurier Collegiate Institute)毕业后,保罗在安利公司工作了一阵,安利的销售文化深深的影响了他,他购买了许多当时有名的讲授如何名利双收的励志书籍和录像带。

  保罗和朋友们出入酒吧,将书里的技巧用在那些年轻姑娘身上做练习,并相当成功。当保罗就读于多伦多士嘉堡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 Scarborough)的时候,他已经产生了不正常的性癖好,喜欢在公众场合羞辱女性,并殴打约会对象。

  卡拉·琳恩·霍穆尔卡,生于1970年5月4日,是卡雷尔·霍穆尔卡和多萝西·霍穆尔卡夫妇三个女儿中的长女。卡拉的两个妹妹分别是罗瑞(生于1971年)和黛米(1975-1990)。一家人居住在安大略省的圣凯瑟琳斯市。

  卡拉在丘吉尔中学(Sir Winston Churchill Secondary School)念书时开始在宠物商店打零工。1988年毕业之后,她受雇于索罗尔德兽医诊所(Thorold Veterinary Clinic)成为一名兽医助手,随后又在马丁内尔兽医诊所(Mardinale Animal Clinic)做了一阵子同类工作。在那里,她偷取过一些后来用在犯罪中的药物。

  1987年10月17日,卡拉·霍穆尔卡和保罗·伯纳德在多伦多市士嘉堡区一家饭店相遇,他们在那里参加同一个会议。

  两人一见钟情,见面后几小时就滚到了床上。当时卡拉17岁,保罗23岁。

  与其他女孩不同,卡拉对保罗病态的施虐狂性癖好持赞赏态度,她甚至鼓励他“士嘉堡淫魔”的所作所为。

  同年12月24日,保罗向卡拉求婚。

  1991年6月29日,保罗·伯纳德和卡拉·霍穆尔卡在滨湖尼亚加拉市(Niagara-on-the-lake)举行了奢华的婚礼。

  被捕后,保罗承认了在1987年至1990年间发生在安大略省多伦多市士嘉堡区及附近的至少16起恶性性侵害案件是其所谓,其中12起强奸,4起强奸未遂。当时罪犯曾被人们称为“士嘉堡淫魔”(The Scarborough Rapist),其中大多数受害人都是不满20岁的女孩,她们在傍晚从公共车上下来返回家的途中被保罗尾随,随后遭到长时间的性侵。

  1988年5月25日,一名多伦多反性侵小组的调查员在公交车站巡视时曾差一点就抓住了保罗。当时调查员发现保罗躲在一棵树后,调查员追踪了保罗但最终还是被他逃脱。

  1988年11月17日,警方为了抓捕“士嘉堡淫魔”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小组。

  1990年5月26日,一名19岁的强奸案受害者清楚的看到了罪犯的样貌。随后警察便制作了他的肖像画,并在两天后在多伦多和周边地区的报纸上进行了公布。

  在1990年5月至9月间,警方已搜集了超过130分的嫌犯DNA样本,大约在此时警方收到举报称保罗既是‘多伦多淫魔’。

  第一份举报在6月份,举报人是一位银行职员。第二份举报是蒂娜·思摩尼斯提供,她的丈夫是思摩尼斯三兄弟之一,三兄弟都是保罗的密友。思摩尼斯先生对警察说,保罗曾在1987年12月由于系列强奸案被警察约谈,但他从未被正式审问过。保罗还经常对思摩尼斯兄弟夸夸其谈他的性生活,说他喜欢肛交、舔肛和粗鲁性爱。

  思摩尼斯先生在提供陈述时表现得非常尴尬且不自然,因此警方对他证词的真实性产生了疑虑。但在交叉比对了许多资料后,警方还是决定审问保罗。1990年11月20日,警方对保罗进行了审问。审问进行了35分钟,保罗甚至主动提交了DNA样本进行法医学检验。

  当警方问起保罗,他对于自己因系列强奸案而被调查作何感想时,保罗坦然回答他和警方的合成素描确实非常吻合。警方由此认为这样一位受过良好教育、举止自然且应答自如的青年不可能是系列恶性案件的嫌犯。“相比之下保罗显然更为可靠。思摩尼司先生反而举止尴尬,言语混乱,可能是为了悬赏而来。”

  保罗在第二天就被释放了。

  1991年2月1日,保罗搬到圣凯瑟琳斯市居住,而士嘉堡系列性侵案也从此时停止了。

  1991年4月6日,保罗在圣凯瑟琳斯市再次作案,此次的受害者是一名14岁的女孩。与士嘉堡区的性侵案不同的是,此次保罗是在清晨在一个公共汽车站附近实施的犯罪。

  保罗·伯纳德和卡拉·霍穆尔卡夫妇共同对多名女性实施了性侵犯、性虐待并至少至其中三人死亡,这些受害人中就包括卡拉·霍穆尔卡的小妹妹黛米·霍穆尔卡。

  1990年,保罗经常与霍穆尔卡一家呆在一起,全家人都非常喜欢他。此时保罗已不再从事会计师工作,而是开始在美加边境走私香烟,当然他并未告诉准岳家。

  虽然保罗和长女卡拉订了婚,却依然不时与小黛米调情。他开始对黛米·霍穆尔卡产生迷恋,在她的窗外偷窥,晚上等黛米睡着后到她房中自慰。卡拉甚至帮他弄坏了自己亲妹妹的窗户,以方便保罗偷偷溜进去。

  1990年6月中,保罗领黛米穿越边境去参加一个派对并让黛米饮酒。后来保罗对未婚妻说起,“他们都喝醉了,而且亲热了一下。”

  1990年7月24日,卡拉在意大利面的酱汁中加入了她从马丁内尔兽医诊所偷来的安定,并将其作为晚餐端给了妹妹黛米食用。当黛米昏迷后,在卡拉的观看下保罗开始强奸黛米,但一分钟之后黛米就开始恢复意识,于是保罗终止了性侵。

  距保罗和卡拉计划在1991年举行的婚礼还有6个月的时候,卡拉从诊所里偷了麻醉剂氟烷。

  在1990年12月23日,保罗和卡拉先是在15岁的黛米所喝的蛋奶酒里混入了安眠药。在黛米失去意识后,卡拉和保罗脱光了她的衣服,卡拉又用被氟烷浸湿的衣物盖住了黛米的口鼻。

  卡拉称,由于保罗对于自己并非卡拉的第一个男人而感到失望,因此她想“将黛米的贞操作为圣诞礼物献给保罗”。

  他们在地下室强黛米并将过程全都拍摄了下来,而霍穆尔卡家人就在楼上酣睡。随后黛米开始呕吐,二人曾试图对她进行心肺复苏,之后保罗和卡拉藏好了所有的证据,给黛米穿好衣服并且将她移到了她的卧室,然后拨打了911。

  黛米始终未曾恢复意识,几小时后在圣凯瑟琳斯综合医院被宣布死亡。

  尽管三更半夜收拾屋子和洗衣服这种行为很诡异,尽管黛米的脸上有化学灼伤的痕迹,但法医人员和霍穆尔卡一家都接受了二人的陈述——黛米的死是一个意外,她在酒后被自己的呕吐堵住了气管窒息而死。

  后来,二人还拍摄过卡拉穿着黛米的衣服并扮演她的录像。

  为了平霍穆尔卡父母的悲痛,保罗和卡拉从家中搬了出来,在达尓豪西港租了一处房子居住。

  大概在1989年间当卡拉·霍穆尔卡在马丁内尔兽医诊所(Mardinale Animal Clinic)工作时,她与一位年约15岁的女孩成为了朋友。在1991年6月7日,卡拉邀请这名女孩一起度过“女孩之夜”,在购物和晚餐之后,卡拉将女孩带到多伦多市海滨大道57号,用混合了海乐神(三唑仑,一种强效麻醉药品)的酒将其迷昏。

  女孩失去知觉后,卡拉给保罗打电话,称为他准备了新婚惊喜。当保罗到来之后,他们脱掉了女孩的衣服,保罗先拍摄了卡拉猥亵女孩的画面,之后保罗强奸和鸡奸了这名女孩。第二天早上,女孩醒来后感到恶心,但她以为自己想呕吐是因为这是她首次饮酒,并没有发现自己被性侵了。

  在8月份,卡拉再次邀请这名女孩到家中“过夜”。女孩被迷昏,当保罗开始强奸她后她停止了呼吸。卡拉拨打了911,但数分钟后女孩恢复了呼吸并且表示说“没事儿一切都很好”。救护人员随即被召回,没有对此次报警作进一步调查。

  1992年12月22日,女孩再次拜访过这对夫妇一次。这一次卡拉向她施压,要求她与保罗发生性关系,女孩对此很不高兴并且即刻离开了他们。

  由于法庭对该案发布的出版禁令,这名女孩的身份始终没有对外公布。

  1991年6月15日,就在保罗和卡拉婚礼前两周,保罗出现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伯灵顿市。在那里,保罗遇到了14岁的莱斯利·马哈菲。

  当晚莱斯利出门参加一个为了车祸中丧生的朋友举行的守灵活动,她对家人承诺她会在晚上11点之前回家,然而当莱斯利到家时已经是凌晨3点。保罗当时在莱斯利家附近,为了他在当地策划的一次烟草走私而企图盗窃汽车牌照。当莱斯利因为违反宵禁承诺而被家人锁在门外的时候,保罗上前搭讪,并以提供香烟为由将莱斯利引诱至他的汽车旁边。随后保罗胁迫莱斯利上了车,然后驾车将其载至50多公里之外他和卡拉在达尔豪西港的住处。

  在那里,两人拘禁了莱斯利达24小时,多次对莱斯利实施性侵,并用录像设备将过程拍摄下来。其中一段,莱斯利对保罗说她的蒙眼布松了。这是一个不祥的预兆,意味着她可能会看见凶手的样子。

  卡拉后来声称是保罗用电线紧紧勒住了被药倒的莱斯利将其杀死,而保罗则说莱斯利是在他离开房间后死亡的,死因是卡拉给她下了过剂量的酣乐欣(Halcion)。

  他们把尸体搁置在地下室,第二天,卡拉的父母带着二女儿罗瑞来访,一家人共进父亲节晚餐。等家人离开后,保罗和卡拉决定最好是将莱斯利肢解并毁尸灭迹。保罗在一家五金店购买了大量的水泥,他保留了销售小票,这张小票最终成为证据之一。保罗用他祖父的圆锯把莱斯利大卸八块,然后把肢体裹在水泥中。为了抛尸,两人共同驱车多次往返于达尔豪西港和南边18公里外的吉布森湖(Lake Gibson)之间。最后一块水泥重达90公斤,夫妇俩没耐心也没办法把它沉入湖心,于是他们就将它遗留在靠近湖岸的浅水里。

  1991年6月29日,就在保罗和卡拉举行婚礼的同一天,一对在湖中划船的夫妇(一说法是垂钓的父子俩)发现了露出尸体的水泥块。

  莱斯利的牙齿矫正器帮助尸体的身份得到确认。

  1992年4月16日下午,大约在放学时间,保罗和卡拉驾车在圣凯瑟琳斯市穿行,搜寻潜在的犯罪目标,那一天正是复活节前的星期五(耶稣受难日)。街上仍有一些在回家途中的学生,但总的来说街道还是比较空旷的。当二人经过市区北边一所叫做圣十字中学(Holy Cross Secondary School)的天主教学校时,他们盯上了克里斯汀·福瑞奇。当时15岁的克里斯汀正快活地走在回家路上。二人将车停入旁边的路德教堂(Grace Lutheran Church)停车场,卡拉走下车,手里捏着一份地图,佯装迷路需要帮助。

  趁克里斯汀低头看地图的时候,保罗从她身后抄上来,用一柄刀子胁迫克里斯汀坐进副驾驶的位置。卡拉从后座揪住女孩的头发控制住了克里斯汀。

  克里斯汀每天都按时放学回家,路上大约花费15分钟,以便到家里照顾她养的狗。因此当她没有按时到家,克里斯汀的父母立刻明白她遭遇了不测,并随即通知了警方。尼亚加拉警方在24小时之内就组织起队伍,并沿着克里斯汀放学的路线开始搜索,同时亦有多名证人证实目睹了这起绑架。此外,在停车场警方还找到了克里斯汀的一只鞋子,更使得这起绑架得到了严肃重视。

  整个复活节周末,保罗和卡拉都用来折磨、强奸和鸡奸克里斯丁并拍摄了大量的录像带。再后来的审判中,检察官指出保罗从一开始就计划杀害克里斯汀,因为他们始终没有给克里斯汀蒙眼,她完全看得清二人的相貌。

  4月18日,保罗出门买披萨的时候被凯瑞·派翠克(Kerry Patrich)认出来,后者曾在几个月之前被保罗尾随过。凯瑞向警方举报,然而她的举报被警方忽视了,由此克里斯汀被解救的希望完全破灭了。

  由于夫妻二人计划复活节与卡拉的家人聚餐,因此他们需要在出发之前解决掉克里斯汀。两人都指控对方下的手,卡拉称她看着保罗掐住克里斯汀的脖子整整七分钟,保罗则指控卡拉在克里斯汀试图逃跑时用一根棒子袭击了她,随后用套索套住了克里斯汀的脖子。

  杀害克里斯汀之后,卡拉立刻就去弄头发了。

  1992年4月30日,克里斯汀赤裸的尸体在距圣凯瑟琳斯市约45分钟车程的伯灵顿市的一条壕沟里被发现,那里距下葬莱斯利的墓地非常接近。克里斯汀的尸体被清洗过,头发也被剪短。起初警方以为头发被剪是因为凶手要收集战利品,但在审判中卡拉称剪短头发只是为了干扰调查为确认身份造成麻烦。

  除上述4名受害者之外,还有多名女孩遭遇过保罗的尾随,或被保罗和卡拉性侵过。

  在克里斯汀之前,卡拉和保罗曾因为‘士嘉堡淫魔’调查、黛米的死亡以及一对姐妹报警被尾随而多次被警方问询过。在1992年5月12日,保罗再次被尼亚加拉警方约见并进行了一场简短的闻讯。虽然保罗提到他曾被怀疑是‘士嘉堡淫魔’,但两名警官依然认为他不符合疑犯特征。

  三天之后,绿丝带特别小组(Green Ribbon Task Force)开始调查莱斯利和克里斯丁谋杀案。与此同时,保罗和卡拉申请将他们的姓从伯纳德和霍穆尔卡改为蒂尔(Teale)。这个名字是保罗取自1988年的电影《刀锋冷 Criminal Law 》中的大反派——该角色也是一名连环杀手。到了5月末,约翰·莫泰尔,一名思摩尼斯兄弟和保罗的熟人,也举报说保罗·伯纳德可能是一名谋杀案嫌疑犯。

  1992年12月,法医学中心终于开始检验保罗1990年11月就提交的DNA样本。

  从1992年春天起,尽管卡拉积极参与保罗犯罪行为,保罗还是开始对卡拉实施家暴,但卡拉一直不肯离开保罗身边。

  1992年12月27日,保罗·伯纳德用一只手电筒殴打了卡拉的四肢、头部和面部。1993年1月4日回到工作岗位的卡拉宣称她的多处瘀伤是一起车祸所致。卡拉的同事疑心重重并告知了卡拉的父母此事,卡拉的父母坚持让卡拉从她和保罗的家里搬走,之后卡拉曾返回到家里疯狂的寻找物品。父母最终带卡拉去了圣凯瑟琳斯综合医院,她的伤势被记录在案,她在向尼亚加拉警方的陈述中称自己受到家暴,并申请对保罗提起诉讼。

  保罗被逮捕,但很快就被他自己担保释放了。随后一位朋友发现了保罗的自杀遗书并加以干预,而卡拉搬到了布兰普顿市(Brampton)与亲戚居住在一起。

  1993年2月份,在保罗提供DNA样本26个月之后,多伦多警方得到检验结果:保罗·伯纳德的DNA与‘士嘉堡淫魔’相吻合。

  警方立即将其置于24小时监控之下。

  1993年2月9日,多伦多反性侵调查组(Metro Toronto Sexual Assault Squad)约谈了卡拉。卡拉避而不谈对保罗的奸杀案怀疑,只申诉他对她的家暴行为。当晚,卡拉在家中对她的姨和姨夫承认了保罗就是‘士嘉堡淫魔’,还有他们与莱斯利和克里斯丁奸杀案都有关系,以及他们两个把强奸过程都拍成了录像带。与此同时,警方也重启了对黛米之死的调查、

  1993年2月11日,卡拉会见了尼亚加拉瀑布城(Niagara Falls)律师乔治·沃克并提起了录像带。

  1993年2月13日,夫妻俩的更名申请得到通过。第二天,律师乔治·沃克约见了刑法办公室(Crown Criminal Law Office) 主管穆瑞·西格。卡拉的律师沃克以卡拉受到家暴为由向当局施压,西格回答乔治,考虑到卡拉在犯罪中参与的程度,完全豁免是不可能的。

  1993年2月17日,反性侵小组和绿丝带特别小组(Metro Sexual Assault Squad and Green Ribbon Task Force )警探以多重谋杀指控逮捕了保罗·伯纳德,并且拿到了搜查证。由于证明保罗与谋杀相关联的证据不充分,搜查证的搜查范围十分有限。例如搜查证中没有列举到的证物或警方预料之外的证物不得被移动,警方所找到的所有录像带都必须只在保罗的家中播放,对房屋的破坏要降到最低,警方不得破坏墙体搜查录像带。对房子的搜查以及对搜查证内容的不断补充持续了71天,到1993年4月30日,搜查证到期,警方搜索到的唯一一盒录像带只有一段简短的卡拉为无名女人口交的片段。

  1993年5月5日,律师乔治沃克接到通知,政府同意给予卡拉·霍穆尔卡12年刑期作为合作交换,她有一周时间考虑。若卡拉拒绝协议,则政府将指控她两起一级谋杀罪一起二级谋杀罪和其它数项罪名。乔治接受了协议,而卡拉也在之后表示同意。

  1993年5月6日,保罗写信指使他的律师肯·穆瑞(Ken Murray)进入家中,转移6盒藏在浴室的8mm录影带,并要求律师不要观看。

  1993年5月14日,卡拉与政府达成最终协议,她开始在警方的调查中提供她的将自己描述为遭受家暴而被迫协作的受害人的证词。

  1993年5月17日,卡拉带领警察来到家中,指示他们寻找相关的DNA证据以及一张购置大量水泥的收据,正是这张收据将保罗和莱斯利谋杀案联系在一起。

  1993年5月18日,卡拉·霍穆尔卡被指控两项误杀罪名,保罗·伯纳德被指控两起均包含了绑架、非法拘禁,恶性性侵害和一级谋杀的罪名,另有一项分尸罪名。无巧不成书的事,恰恰在同一天,保罗的律师穆瑞观看了那些录像带。穆瑞决定留下这些录像带作为在保罗的审讯中指控卡拉的证据。

  到了1993年10月,保罗的两名律师穆瑞和麦当劳审阅了超过4000件政府文件,穆瑞开始担忧自己扣留录像带的行为。

  1994年夏天,穆瑞开始关心起关于他扣留录像带和他身为保罗的代理律师的伦理问题。他咨询了他自己的律师奥斯汀·库伯,后者则向加拿大律师协会(Law Society of Upper Canada)咨询专业建议。

  1994年9月12日,奥斯汀·库伯出席了保罗·伯纳德的审讯,并将律师协会对穆瑞的建议(“律师协会建议穆瑞封存录像带,并将其移交给负责审讯保罗伯纳德的法官。之后律师协会进一步建议穆瑞将自己的身份变更为保罗的法律顾问,并告知保罗他的上述行为。”)告知了安大略法院(Ontario Court's General Division)的贾斯汀·派翠克·勒萨日,后来代替穆瑞成为保罗辩护律师的约翰·罗森,以及检察官。罗森坚持录像带应首先交由被告方保管,于是穆瑞将录像带和简要说明交给了罗森,后者“将录像带扣留了两个星期,之后决定把它们交给检察官。”

  如此重要的证据竟在这么长的时间被扣押而没有交予警方引起了公众的愤怒,尤其是后来被揭示出卡拉在保罗犯罪行为中充当了积极协助的角色。除了部分音频,录像带的绝大部分内容未被公布。更有甚者,保罗始终声称虽然是他强暴和折磨了莱斯利和克里斯汀,但杀害二人的却是卡拉。

  从录像带被发现后,关于卡拉是积极从犯的说法就不胫而走。公众对于卡拉在罪行中扮演的角色怒不可遏,而卡拉和检方达成的协议此时看来也成为笑话。然而根据协议,卡拉已提供了足够的证据,政府最后认为不应撕毁协议。

  保罗因谋杀和性侵犯被判终身监禁,卡拉因误杀罪被判12年监禁。

  2005年,卡拉出狱,随后在魁北克省安家,结婚并育有一子。

  2007年,加拿大媒体接到爆料说卡拉与丈夫及其子离开加拿大,前往安德烈群岛,并将名字改为卡拉·琳恩·蒂尔。

  2011年10月,加拿大国家邮报报道称,卡拉返回了加拿大并居住在蒙特利尔,再次结婚,并生育了三个孩子。

淫魔夫妻连环杀人案,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