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狗大黄的到来,最后成为了家里的“功臣”

 父亲并不是爱狗之人,但那日,莫名的对一只流浪狗起了恻隐之心,带回家收留。因其颜色土黄,随口起名“大黄”。

初来乍到的大黄并不招我们喜欢,长相不可爱,性格不讨巧。大黄似乎知道自己不受欢迎,似乎故意和我们疏远。它没有对我们摇尾乞怜、故作讨好,只管仰着高傲的头颅我行我素。

一天,母亲到院子的台子上取灌肠,发现少了许多,就问我们:“你们谁吃了外面台子上的灌肠,那可是生的,没蒸。”我和哥哥、父亲相对一视,纷纷摇头,并说我们知道是生的啊。母亲纳闷地说:“那怎么会少呢?难道有小偷了?可小偷只偷灌肠吗?”蓦然间,我们不约而同地想到家里的“新成员”——大黄,我们转头打量卧在院子里的大黄。大黄好像感知了大家的目光,一个激灵站起来,直起身子,扭头看着我们。它好像明白这一切似的,渐渐地,目光黯淡,耷拉着头。这天,大黄始终都无精打采的,迈着松松垮垮地步子,不叫一声。晚上,大黄一改白日的萎靡,轻微的声音也能让它两眼放光、精神抖擞,圆溜溜的眼睛像雷达一样东看看西瞅瞅。

几日后的一个夜里,我们被一阵激烈的狂吠惊醒,急忙到院子看。只见大黄正在和一只野猫搏斗,大黄凶猛地扑向野猫,野猫双眼泛着蓝光,拼命用爪回击。最后,野猫落荒而逃。父亲说:“看来我们错怪了大黄。”

经此一事,大黄不再是那只勉强被收留的成员,它用自己的能力证实了它是一只有用的看家狗,而不是讨欢心的宠物狗。

紧接着,大黄又干了一件事,华丽大转身,成功地成为我们全家的宠儿。

父亲有烟瘾,母亲屡屡让他戒烟都半途而废,灌肠事件之后,父亲在母亲的强迫下又开启了新的一轮戒烟之势。一日,父亲忍不住偷偷在门口的大树后抽了起来,缕缕烟气飘散。突然,大黄叫了起来,越叫越勇,随后母亲出现在父亲旁边,瞪了父亲一眼。父亲憨笑:“不抽了,不抽了。”母亲才告诉父亲,大黄本来围着她做饭,突然冲过去叫,她还以为什么事,就过去看看,谁知是某人意志低下。母亲很满意大黄的这次预警,摸摸它的头,并丢了块肉给它,大黄喉咙里发出愉悦的咕噜咕噜的声音。

后来又有几次,父亲又被大黄搅和了几次,母亲对此特别满意,总是赏食。后来大黄把这当成任务来干,只要父亲抽烟,大黄就叫个不停,非要叫到父亲放下烟才罢停。父亲无奈地说:“我这是给自己找了个监工啊!”后来父亲戒烟成功,母亲眉开眼笑地说:“大黄是你戒烟最大的大功臣。”

大黄因为帮父亲戒烟有功,成了家里的功臣,原本不太喜欢大黄的母亲也真心接纳了大黄。

 

流浪狗大黄的到来,最后成为了家里的“功臣”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