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爆:德州陵县义渡口中心医院7岁男童发烧住院 输液数小时离奇死亡

    鲁网7月31日德州讯7月29日记者赶到陵县义渡口中心医院时看到医院一楼大厅内还残留着纸钱烧过的痕迹,7岁男童小伟的水晶棺木停放在一楼的一间普通病房内,亲属们围着小伟的水晶棺木失声痛哭,孩子母亲看到记者后更是跪倒在地情绪失控。

  发烧入院,医院称孩子只是有炎症

  记者在孩子母亲张女士那里了解到,7月25日19时左右,崔小伟(化名)放学后向家长称自己头疼难受,小伟爷爷给其测过体温后发现小伟高烧,随即家人立即带小伟赶往陵县义渡口医院治疗。在主治张姓医生的建议下,小伟父母带小伟做了胸透、彩超、血常规等相关检查,小伟父母告诉记者检查完后张医生称小伟是血常规中白细胞过多,身体有炎症,在医院住一晚输点液观察一下就没事了。

  家属含泪讲述孩子由生到死全过程

  医院共给小伟开了五瓶不同点滴,在凌晨左右输到第五瓶时,小伟说腿疼难受,并且一直向张女士说口渴要喝水,喝进水后出现呕吐的症状,随即小伟家人向主治张医生打电话求助。张女士告诉记者,当时张医生说这种情况没事,让值班护士看看就行。张女士找来值班护士,值班护士给小伟测量体温是35度多,同样告诉张女士孩子正常无大碍。凌晨2点左右,小伟在病床上翻来覆去并持续出现心跳加速的症状,张女士再次致电张医生,张医生赶到给小伟做过检查后称孩子是肠梗塞需要洗肠,随后给小伟灌了数瓶开塞露,男童在排出少量大便后情况有所好转,并且慢慢睡着,张医生也随即离去。但过后不久,小伟开始呼吸急促脸色大变,张女士赶紧找来张医生,张医生赶到后给小伟进行心脏挤压等抢救措施,医院拨通的陵县120赶到查看病情后通知小伟家属做好心理准备,准备后事。

  男童家属一直疑惑,医院说输完液观察一下就没事了,可孩子为什么会死亡呢?事发后医院将输液瓶全部拿走,家属在垃圾桶翻出最后一瓶没有输完的点滴瓶,在此瓶身上清晰得看到书写男童的姓名是裴姓而不是崔姓。是医生护士大意把名字写错,或是错用了他人的药直接导致了死亡呢?针对此情况我们向院方提出了质疑。

  院方:进行尸检,根据结果院方会承担相应责任

  记者找到陵县义渡口中心医院相关负责人刘姓副院长,刘副院长向我们介绍了孩子的病情。病人刚入院时的症状是高烧、腹疼,在医院做过相关检查后发现血项过高,白细胞达两万七千多(正常成年人白细胞含量为5000~9000),医院马上对小伟进行了抗炎抗病毒的相关治疗。刘副院长告诉记者,小伟当天晚上八点左右赶到医院,凌晨四点左右小伟出现不良状况,之后相关医生对其进行抢救,陵县120赶到后也对小伟实施了抢救,但是最终小伟因抢救无效宣告死亡。随后,医院内部针对小伟发展如此迅速的病情进行了讨论,并且咨询了陵县的相关专家,但医院目前尚未得出一个合理结论。刘副院长还表示:“小伟的主治张医生医院已给予停职处分,在通过法律途径做过相关的检查,查明小伟的真正死因后,医院会承担相应的责任,可是小伟家属均不同意对小伟做尸检,所以现在院方只能在同情的角度上给予小伟一家一定的经济补偿。现在小伟家属在医院烧纸,还把棺材停放在医院病房,这种不理智行为已经严重影响了医院的正常工作。”男童家属告诉记者,孩子是家中四代单传的独子,一家人对小伟都宠爱有加,出了这么大的意外大家只是想讨个说法,给孩子一个公道。

  医院纸质手写入院记录无电子登记记录

  在刘副院长做完病情介绍后,记者拿出写有裴姓名字的药瓶,刘副院长显得有些慌乱,并一再询问记者是在哪里得到的这个药瓶。在记者的追问下刘副院长同意我们查阅医院的出入院记录,当天下午两点半左右医院上班后,医院有关人员给记者查阅了医院的出入院记录,记者发现从小伟入院到死亡这段时间之内登记材料中并没有裴姓人员信息,当记者要求查看医院电子版出入院记录时,医院却称医院没有电子版记录只有纸质版。

  医院设备设施不健全、救死扶伤的医护人员工作疏忽大意,男童的真正死因是医疗事故还是另有他因,截止今日发稿,记者未收到院方对男童意外死亡的任何回复信息,院长也至今不曾露面给予病人家属说法,医院是否应当好好的反省并承担下相应的责任。本网记者会继续关注此事。

网爆:德州陵县义渡口中心医院7岁男童发烧住院 输液数小时离奇死亡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