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涡阳:道路施工无警示标志 3死5伤谁之过?

 本报讯(记者 王春凯)“你们来看看吧,昨天上午11点多,在涡阳县新兴镇通往大曹新修的水泥路上,发生一起交通事故,死了3个伤了5个,修路本来是好事,可是修了这么长时间了,施工队也不放提示修路的标志,现在出事了,谁负责呢?”7月21日下午记者接到涡阳县大曹村农民打来的电话。

目击者:超车造成3死4伤

    7月22日上午,记者赶到事发现场,发现整条道路未设任何警示以及施工标志。映入眼帘的反而是地上的血迹及散落的几双鞋,且对面的一棵树被某种硬物撞击掉了皮,再看修了一半的道路,一侧仅有不到3米宽的路面,而另一侧比修好的路面凹下去近40公分,形成路面的上下错层,如果遇到会车的情况,就必须要有一辆车先退回让另一辆先过去,自己才可以通过,遇到不了解情况的司机从对面超车,极易发生危险。

     附近的村民告诉记者:“7月20日上午11点多,一位妇女骑着电动车带着一名男孩,另一辆三轮车上坐着两名妇女和三名儿童。对面过来一辆出租车从右面违规超前面一辆河南厢式货车,厢式货车一打方向撞向了迎面而来的电动车和三轮车,电动车上母子当场死亡,三轮车上一名妇女送往医院途中死亡,其余三人被送往医院抢救,是否有死亡就不清楚了”“这条路出了多少交通事故了呀,就是没人管,非得等到死了人,上面才来管管”,一位过路的老大爷讲到。随后记者走进大曹村,遇到当时正在场的一位男同志,据他介绍,当时一辆车号为豫A962UT的小货车,自北向南行驶,正好走到曹北路段时(注:该路段同样属于施工路段,并未经有关部门验收交付使用,且没有任何安全防护措施)与由南向北行驶的朱淑英骑得电动自行车还有一辆电动三轮和一辆皖ST6132号的出租车先后相撞造成朱淑英(化名)及其儿子左兴全(化名)当场死亡,骑电动三轮的女同志到医院后也没抢救过来,听说电动三轮车上的一名9岁小男孩内脏度出血了,3岁小女孩颅骨骨折,昏迷不醒,还有一个小女孩今年11岁,脾脏破裂已经被切除了,出租车上的人员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

死者丈夫身患癌症家徒四壁

     在村民的带领下,记者来到死者朱淑英家中。记者发现死者朱淑英家中家徒四壁,唯一的电器就是一顶吊扇。而朱淑英的丈夫左福银(化名)瘫卧在床上。“当时涡阳县新兴镇左楼村左福银爱人朱淑英带着5岁小儿子去曹庙卫生室看病回来的路上,就在大曹通往新兴镇水泥路上。迎面而来的河南籍厢式货车撞到他们,母子俩当场死亡,与她娘俩一同被撞的还有一辆三轮车,三轮车上两位大人三名儿童,女的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另外四个人就不知道了”村民们告诉记者。“那条路出的事太多了,有十多起了吧!你修路就修呗,本身就是造福百姓的事,可是你总得设置一个安全标志呀,让过路的人知道这条路正在施工,哪里能走,哪里不能走呀”村民李大哥讲到。“好好的一家人,就这么被毁了”,流着眼泪的刘大姐讲到。

交通局:交警有责任

     经过2天的实地了解和走访,7月24日下午3点,记者来到涡阳县交通运输管理局(以下简称:交通局)想要了解为什么修路期间没有设置安全标志,记者来到该局办公室,一位女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称所有的领导都不在家,当记者问其有没有主持工作的领导在单位时,该同志回答没有,记者再问到是不是只要领导不在,单位就处于瘫痪状态时?该同志沉默了。记者离开该局。

     当天下午,一位自称是交通局姓刘的男同志来到记者所住的宾馆,称领导都在开会,记者问其对这起交通事故了解多少时,该同志表示他不分管这项工作,不了解,而24日晚间,记者正准备休息,一位自称交通局副局长的龚姓女同志跟一位姓张的副局长来到记者房间,要求与记者谈谈,据龚副局长介绍,涡新公路(事故发生地)是涡阳通往河南永城的必经之路,为了方便过往车辆和附近村民的出入,所以不能封闭施工。而当记者问到道路施工为什么不在施工路段放置安全标志或者道路施工标志时,旁边的张副局长称都已经放置了安全标志,记者表示去现场看过,并没有发现任何标志时,而且据当地村民介绍从施工开始也没见过什么安全防护措施和施工标志时,张副局长便沉默了。当记者问起这起交通事故是什么原因时,该局长表示:“责任也不光只有交通局,交警队也同样有责任,你们应该去交警队采访”。看着该局长在记者房间里谈笑风生却避谈施工单位关于警示标志的事情,记者的无语了,随后该副局长被记者请离了房间。

   对于涡阳县此次交通事故的善后处理,记者也将继续关注并择时做详实报道!

相关链接:

    根据我国《公路法》的规定,改建公路时,施工单位应当在施工路段两端设置明显的施工标志、安全标志,需要车辆绕行的,应当在绕行路况设置标志; 

安徽涡阳:道路施工无警示标志 3死5伤谁之过?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