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摄像头简史以及被改变的智能手机行业

 根据 Canalys 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报告,2017 年中国智能手机销售额出现历史上首次下滑,同比 2016 年下滑了 4%。

这都也让 2018 的智能手机市场充满变数。至少在上半年,这个市场都将围绕两个主题展开:其一是比 iPhone X 更小的「刘海」,其二则是比 iPhone X 更好的拍照。

本周,随着华为 P20 在国内的正式发售,上述两个话题也进一步被引爆,尤其是后者,搭载三个摄像头的 P20 Pro,不仅在 DXO 评测中拿到 114 的最高分,还在随后网友的自发评测里不断上演碾压众多手机的现实故事。

摄像头是如何成为手机标配的?

这个星球上第一台拥有摄像头的手机还要追溯到遥远的 2000 年,夏普联合当时的日本移动运营商 j-phone 发布了一款名叫 J-SH04 的手机(如下图所示),该手机具有96×130 像素的 256 色液晶屏以及 11 万像素的 CMOS 感光元件摄像头,但该个手机并没有在市场上引发多大反响。

随后几年时间,日系厂商对于摄像头的创新有目共睹,不管是首台百万像素的手机还是首台具有疝气闪光灯以及首台自动对焦的手机,都来自日本厂商,但由于日系手机过度注重日本本土市场,也阻碍了这些在当时炫酷的手机真正走上世界,反而是诺基亚,依托强大的市场品牌效应,通过 N 系列手机,将手机拍照打造成产品的卖点之一。

时间来到 2007 年,当第一代 iPhone 在外观上惊艳世人的时候,其后置摄像头只有区区的 200 万像素,更不支持自动对焦,而此时的诺基亚,N95 的摄像头像素高达 500 万像素,而且还支持自动对焦。

但手机与摄像头之间的故事远非硬件参数的对比,真正的推动力乃是社交媒体的崛起。当 iPhone 4 发布时,500 万像素、优质传感器带来的革命性提升更多还是利用社交媒体完成的。晚于 iPhone 4 四个月的 Instagram 彻底改变了手机与摄像头之间的关系。

通过社交媒体,人们将手机摄像头记录到的世界万象分享到全球各地。与此相呼应的则是两件事情:快速发展的 Instagram 不到两年就被 Facebook 以 10 亿美金卖下;传统相机胶卷供应商柯达宣布破产。

更进一步,iPhone 4 的另一个巨大革新则是带来前置摄像头,其初衷不过是为了视频通话——这是典型的社交应用场景,随后,前置摄像头的社交应用得到新的扩展:Selfie(自拍)。

Slefie 并非由手机前置摄像头带来的创新,事实上,目前网络可知的最早的 Selfie 出现在 2002 年:

一个叫 Nathan Hope 的小伙,在参加完哥们的生日趴体喝断片儿后从台阶上飞下来用嘴着陆了。手术之后他上网咨询手术缝合线的问题,放了一张嘴的特写,然后补了句“跑焦了不好意思,照片是张 selfie”。

两年后,照片分享网站 Flickr上有了 #selfie 的标签,但根本没有流行起来。直到 2011 年,还是在 Instagram 上,用户用 iPhone 完成自拍照后,第一次将「#selfie」标记着 Instagram 上,由此也开启了一个社交媒体、selfie 与手机拍照的新时代。

这也就不难理解,「Selfie」被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评为 2013 年「年度单词」 ,下图展示如今 Instagram 上「#selfie」的数目,你可以感受到这种巨大的趋势:

与之相对应的另一组数字,来自 Flickr 官方的统计显示,整个 2016 年,智能手机拍摄、上传后的照片占据了 Flickr 所有上传照片的 48%,这些智能手机拍摄的照片里,约有将近一半(47%)来自于多款 iPhone。

手机摄像头的命运变化:记录到创造

过去 18 年,摄像头与手机的结合产生了四大全球性的影响:其一,过去和现在正在发生的,手机摄像头已经成为记录世界变化的重要工具。苏桑·桑塔格曾说:「(相机是一个)随时准备出击的武器」,而手机上的摄像头(相机)则是一个更没有门槛的「武器」,在社交媒体的帮助下,我们依然看到了所谓「随手拍」给全球政治、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显著影响(下图是 8 年间两任教皇就职典礼的样子)。

其二,正在发生的影响,手机摄像头成为创造现实的新工具。很多人将 iOS 里的 AR 功能定义为人类进入手机 AR 时代的开始,不过广义上说,从 Instagram 的滤镜到 Snapchat 的贴纸以及各种美颜相机、美图应用,这些难道不是在现实图像上的叠加吗?PingWest 记者贾大方这样描述发完一张 AR 照片后的众生相:

直男们前来点赞,老同学夸你最近又变漂亮了。但女孩们心知肚明:那是修图软件又进化了……

从这个角度看,苹果的确给行业带来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即 AR 会成为基于手机摄像头的巨大应用场景,游戏、社交、教育、家居,一个可以足够诱人的市场空间就摆在哪里,借助 iOS 11 和 2015 年以后的 iOS 设备,上述增强现实的应用都能够低成本实现。

但对广大 Android 厂商来说,实现这个目标有不小的难度,尤其是中国的安卓公司,倘若没有上游芯片公司(如高通)、上游系统供应商(Google)的支持,几乎不可能有追赶的可能性。但即便是如三星这样的大厂,如何能在软硬件上实现整合,进而打造极致体验,都是个未知数。

第三,未来的潜在影响,手机前置摄像头会成为一个重要变量。前置摄像头从一开始定位视频通话,到后来转为自拍利器(还记得「前后 2000 万的广告语」么?),如今在 iPhone X 的产品设计里,前置摄像头被升级到 3D 结构光深度摄像头,不仅实现了生物识别(人脸识别),还能提供 AR 效果,这意味着你既可以通过前置摄像头拍到更好看的自己,也能体验上文提到的 AR 应用,要知道,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一款智能手机的前置摄像头具有 AR 能力……

第四,以这次华为 P20 的成像效果来看,人工智能与智能手机的结合,将给手机摄像头的发展方向带来重要影响。

在关于 P20 的评论里,多数人聚焦在 P20 的三个摄像头,还并以「底大一级压死人」的行话来凸显 P20 此次相机的硬件提升,但有一点却被忽略了,那就是去年那颗麒麟 970 处理器给拍照带来的算法优势。

我曾在麒麟 970 发布现场体验到这款处理器的拍照算法,他们给出的测试环境也是一个密闭的房间,模拟城市夜景环境,用一台搭载麒麟 970 的工程机(看不出型号)和一台 iPhone 8P(那时 iPhone X 还未发货)来对比夜拍效果,其结果如下图显示,麒麟 970 完胜。

由于当时外界还在期待 Mate 10 系列手机,现场很多人,也包括我,误以为这是 Mate 系列的特性。不过随后的 Mate 10 系列尽管拍照有了较大提升,但在硬件层面——无论是镜头还是感光器件——都没有真正意义的更新。直到 P20 发布,华为将硬件(三镜头加手机行业目前最大的感光元件)与软件(麒麟 970 里的图像处理能力)结合起来,最终成就了这款或许是目前为止可应对各个场景的拍照手机,

有评论指出华为 P20 的最大成绩其实是做成了手机拍照的标杆,我更愿意将其作为智能手机与人工智能结合的样本——只有实现软硬件的结合,才能真正释放人工智能在移动设备上的各项能力

尾巴

智能手机的进化史虽然足够精彩,但本质上依然扮演着如何让人与人之间更好沟通的重任,从早年间的电话、短信,到后来的视频通话、即时通讯,每一次技术的进化都在让我们的连接变得足够简单。

在这个变革过程中,短期内,基于语音的交互还停留在人机交互层面,无法真正实现「人—机—人」的美好愿景,但摄像头所带来的想象力,正改变着你我对于自己、对于沟通以及对于世界的认识,我们用前置摄像头构建完美的自己,用后置摄像头记录世界变化的一瞬,所有这些影像数据都在被类似宇宙黑洞的互联网所吸纳进去,形成一个或真或假的现实。

 

手机摄像头简史以及被改变的智能手机行业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