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湘雅二医院误判进行开颅手术女子术后偏瘫索赔1600万

 4月27日下午,50岁的欧阳凡说起女儿小琼的病情,几度低头叹气。“我老了谁来照顾她?”他说。

2012年8月3日,小琼发生车祸,被送往当地医院,随后转到湘雅二医院。“医生说我女儿脑袋里有一个巨大的动脉瘤,有死亡危险。”欧阳凡同意了医院建议,让女儿做了开颅手术。但没想到手术后女儿“手脚没了知觉,连我都不认得了”。欧阳凡认为是医院误诊导致女儿的悲剧。于是他起诉湘雅二医院,索赔1600万元。

4月27日,该案在长沙市芙蓉区法院一审开庭审理。

父亲

这场手术“不必要”,索赔1600万

欧阳凡说,女儿出车祸后头部受伤,最初在娄底市中心医院治疗,发现大脑里有“鼓起来的东西”。转到双峰当地医院后,医院又建议到上级医院进一步检查。

2012年8月15日,欧阳凡带着女儿转到湘雅二医院。“照影之后,就说有一个巨大的动脉瘤,有血管破裂的可能,甚至有死亡的危险。”于是,欧阳凡同意了这场开颅手术。

8月21日,是做手术的日子。但这时,欧阳凡发现,手术记录里,这个所谓的“巨大的动脉瘤”其实只有0.8cm×0.8cm,并非之前所说的约2.5cm×3cm,“所以根本不相符,也就是说,不需要做这个手术。”他说。

而女儿手术后的状况也让欧阳凡“没有一点心理准备”。“从病房出来之后,身体右侧就偏瘫了,手脚也动不了,怎么用力掐她都没反应。”他说,最让自己难受的是,女儿连自己都不认识了。

欧阳凡说,随后他找了医院,但对方回应称这个结果是脑血管痉挛引起的,“不承认他们有医疗过错。”于是,欧阳凡决定起诉湘雅二医院,索赔医疗费、护理费等共计1600万。对于索赔金额,欧阳凡拿出医院的《病历简介》称,“上面写了下一步需要继续康复治疗,预计每月仍需4万元,所以我按这个标准算了20年,再加上之前的治疗和护理费用等。”

手术前医生有讨论,是正确医疗措施 法庭上,湘雅二医院法律顾问林春江提出,医院对小琼的整个治疗过程是没有任何过失和错误的,“这个结果是之前就设想到了的,只是发生的概率很小,可能是万分之一。”他说。

此外,对于欧阳凡提到的告知义务履行不当,他也表示在手术之前的同意书里都写明了,医院也已经尽到了告知的义务。

“目前他(欧阳凡)也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医院有过错,而且我们认为在这次事件中,医院也不需要承担法律责任。”他说,给小琼做手术的决定是经医生讨论过的,是一个正确的医疗措施。

当天上午,经过近3个小时的庭审,法官宣布将择期判决。

第三方

有司法鉴定所认为瘫痪与开颅手术有关

欧阳凡是一名乡村医生,从业34年。他说,自己看到手术记录之后,就去了几所大学的图书馆,还找了教授,“他们都告诉我,像我女儿这种情况是不需要做那个开颅手术的。”

法庭上,他还递交了一份由衡阳市云集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书。在鉴定意见上,写着“右侧肢体瘫痪(肌力3级)评为三级伤残;智能损伤评为四级伤残;肢体瘫痪、智能损伤与开颅手术有关。”而对于这份第三方鉴定结果,湘雅二医院法律顾问林春江不能认同,“那个鉴定是单方面做的,而且也是不科学的。”林春江说。

“就是因为他们(湘雅二医院)的概念上出现了误差,进行了一场不必要的手术,我女儿才会变成现在这样,不能继续过正常的生活。”他说。

欧阳凡提出,湘雅二医院在治疗女儿的过程中,作出了错误的决定。“本来不该做手术的脑动脉,被说成是巨大动脉瘤。”他认为,医院主观上存在严重的过错,且在治疗过程中存在不符合常规的医疗行为才致使女儿的病情进一步恶化。

为给女儿治疗他变卖家产借高利贷

4月27日下午,欧阳凡说,为了给女儿治疗,这3年多来他几乎卖掉了家里所有能卖的东西,责任田也转让出去了。不仅如此,他还借了10多万的高利贷,“最后还是找亲戚朋友四处借钱,才还上的。”

但小女儿的病情一直没有好转,“不是躺着,就是在轮椅上,生活不能自理,偶尔有力气走路时,还得有人扶着慢慢走。”他说,手术后女儿的生活完全发生了改变。

“她现在的智力相当于一个几岁的孩子,偶尔还会不认识我们,心真的很痛。”欧阳凡说,女儿一直懂事能干,成绩也很好,一直在大学名列前茅。“她最大的梦想是当一名心理医生,所以她选择读应用心理学专业,但现在她连基本的生活都不能自理了……”

“我很想跟她说说话,但我有苦说不出,她现在无法沟通,大脑意识不清楚。”欧阳凡说,每次望着女儿,想到她以后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心里就过不得”。

曝湘雅二医院误判进行开颅手术女子术后偏瘫索赔1600万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