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竹医院坑骗患者黑心医院 对于这样的医院绝不能心慈手软 简直天理难容 法理难容

 10月25日央视曝光北京燕竹医院涉嫌违反医疗卫生法规后,当晚,国家卫生计生委、北京市卫生计生委、丰台区卫生计生委负责人带领监督执法人员赶到该院调查取证,并决定暂停医院的一切执业活动,进一步深入调查医院人员资质、处方管理、广告宣传等方面的问题,将按照调查结果依法严肃处理。(10月27日《人民日报》)

媒体甫一曝光,三级计生委负责人即带领监督执法人员赶到医院调查取证,并且做出暂停医院一切执业活动的决定,是非不可谓不分明,态度不可谓不坚决,行动不可谓不迅速。也足见这家医院问题严重,说成“黑心医院”,说成“白色魔鬼”,一点也不冤枉。
 
不信吗?那就耐心看看——
 
燕竹医院对外宣称有28元检查妇科8项套餐,可当记者前去后,医生简单查询后便开了120元的检查。记者提醒医生说自己选的是28元套餐,医生表示套餐中的检查不准确,要想“不白来”就得另外检查。当记者检查完后,医生又开出221元的检查,并说记者患有三种妇科疾病,需要及时治疗,治疗的费用大约4000多元。
 
如果说经过检查,确诊了患者的疾病,那也算钱没白花。可是,当记者到另一家三甲医院妇科进行检查后,却证实燕竹医院查出的三种疾病,纯属子虚乌有。此外,该医院的“中国疑难病研究中心”的资料,在官方网站上查找不到。而一名自称是精神科中医泰斗的首席女专家于军,却在卫计委网站查不到执业医师的资质。看来这个“二把刀”式的医院,宰起人来,却犹如“一把刀”一样的锋利。
 
类似黑心,不惟燕竹。许多环境幽静、导医热情、问诊和蔼,看起温馨舒适,充满人性化服务的医院,却在其“温柔”外表的背后,遮蔽着很多患者愤怒、悔恨、投诉的经历,有着许多的无奈与心酸。比如家住北京市朝阳区的曹小姐,在北京五洲女子医院花掉2万多元,可医生诊断出的宫颈严重糜烂、HPV检测高危亚型、阴道B超怀疑附件囊肿、输卵管积液……在正规医院检查后证实只有轻微的宫颈糜烂,输液根本不起作用;而引起腰疼的原因,也根本不是肾炎,是腰椎天生有一节有点问题。你看,一个病人经过无止境的理疗吃药,配合中医灌肠,花了几万块钱,却根本不是这码事情,让人受到精神肉体双重折磨,此刻除了愤怒,还有什么?
 
人说“医者仁心”,是说医生这个职业,天生就是天使干的;所谓“白衣天使”,其中就有神圣的内涵。如果换成魔鬼操刀,这个职业,就能演绎出超越魔鬼的丑恶,让丑陋无比放大。伤害的,自然是无数患者的身心。让他们在病痛之外,再加上心理煎熬,这比单纯金钱损失更为恐惧。因为身体要平白无故消化药物,会增加脏器负担,甚至埋下重大隐患。没有蛇蝎心肠,没有心灵扭曲,没有人性尽失,谁能如此黑心啊!
 
著名的“希波克拉底誓言”中有这样的表述——无论到了什么地方,也无论需诊治的病人是男是女、是自由民是奴婢,对他们我一视同仁,为他们谋幸福是我惟一的目的。我要检点自己的行为举止,不做各种害人的劣行。一个步入医学学府的学子,他要庄严宣誓:“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这是“健康所系、性命相托”必然的要求,是不可轻慢的原则。上述那种黑心医院和魔鬼医生,早已悖离医学的纯洁,成了铜臭浸泡出的臭蛋。在“依法治国”的今天,不让他们“关门歇业”,褫夺其行医资格(有的甚至就不具备),不但天理难容,法理同样难容。否则更多患者遭受摧残,就成了无以避免的结果。

燕竹医院坑骗患者黑心医院 对于这样的医院绝不能心慈手软 简直天理难容 法理难容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