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精神 人类之魂

 

前一篇:铁骨砼心

领导中国工农红军长征伟大胜利,谱写长征人类最伟大史诗的毛泽东,在长征胜利时还没来得及全面深入总结长征,只在瓦窑堡的一次党的积极分子会议上对长征的直接作用用三个比喻形象简要地作了总结:

“长征是历史记录上的第一次,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讲话,他对“长征精神”有了国家民族和全人类两个层面的概述,他在人类层面是这样概述的:

“红军长征是20世纪最能影响世界前途的重要事件之一,是充满理想和献身精神、用意志和勇气谱写人类史诗。

长征迸发出来激荡人心的强大力量,跨越时间,跨越民族,是人类追求真理和光明而不懈努力的伟大史诗。”

当然,这之前国内外对长征从人类层面来总结讴歌的已有不少,尤其有《人类1000年》把中国长征列为影响人类进程一百件重要事件之一,美国总统罗斯福曾三次接见因写了《西行漫记》的记者斯诺,美国政治家布热津斯基、美国作家索尔兹伯里、瑞士传教士沙勃特、英国博士李爱德、马普安,还有朝鲜、越南、德国、法国、俄罗斯等国外已有数百人重走中国长征路,并在人类精神层面上肯定了中国长征这首感天动地、永远激动人心的“人类伟大史诗”,中国人追随重走和痴迷研究长征的志愿者更是千千万万……

“长征是突破了国度、阶级和政治界线的人类精神的丰碑。”(1)

它是一曲人类求生存和科学发展的最壮丽的凯歌,是人类精神的巅峰之作,是追求真理实现人类崇高理想并获得社会实践充分证明的不折不扣感天动地的人类精神。

长征精神,人类之魂!

一、打通五个“穴位”,科学领会长征精神。

崇尚长征精神的人很多,研究长征精神的也不少。

但人们在认识、理解、领会长征精神过程中出现的误区也不少。

我认为导制误区最主要有几个认识上的“穴位”没有打通,有的还不仅只是“堵塞”,或已成了“死穴”。

(一)人是什么?

这个问题在研究长征精神中重提,难免有人发笑,或误认为笔者不懂味。

错了,这正是长征精神认识的源头,认识正确与否,千头万绪,都是从这里开始的。

对人的认识问题,我认为人类不只是从有了哲学、伦理学、价值学、人学、人类学、社会学才开始发问的,应该早从人类有了语言文字交流时就开始了。

我的母亲是个文盲,我记得我能开始记事时母亲就反复对我说“要变人”,言下之意不要变蓄生;

在我开始懂事明理时母亲又反复告诫我“要变出人”,言下之意是要变得有作为。

一位一字不识的从旧社会走过来的农家妇女,对子女都叨念这个“变”的问题,她虽不明其中“变”的深刻道理,但至少证实了哲学界的一句名言:

人“不是力求停留在某种已经变成的东西上,而是处在变易的绝对运动中”。(2)

我们上中学时就读到教科书上有这么一句话:

“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在于人具有思维能力”。

半个世纪又过去了,现在的教科书上还是这句话。

估计这个结论也在人类几百上千年了吧。

但今天诸多动物也有思维,甚至有的植物也不同程度地具有了思维能力……

这里事例多且确凿得已成了不争的事实,为节约篇幅无需展开。

就是说:

客观世界已证明“人与动物的主要区别在于人具有思维能力”的哲学命题已告破产。

马克思在分析人的价值的时候,把人的价值分为自我价值和社会价值。

“马克思对人的价值的分析,奠定了无产阶级人生观的坚实基础。

但是在解决现实问题的方面,还不具备方法论的意义。

罗范懿先生的《人的价值学》在批判继承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价值理论的基础上,创造性地提出了人的价值的‘和分’概念原理、‘和差’运算原理、‘和谐’转化原理。

作者坚持了马克思主义学说的方法论,批判继承了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价值学说的合理成分,把人的价值划分为社会属性和自然属性两个部分,这就非常科学地把人与动物既联系和区别说清楚了。

而马克思经典作家把人的价值分为社会价值和自我价值,则无法解决由人的自然属性创造价值的(正价值、负价值、零价值)非常错综复杂类别的区分,罗范懿先生的这一创造性发现却清楚明了区分开来,这为后来整个理论的建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这一科学认知帮助作者展开分析人的价值的广阔空间。

他不但能把人的价值精确划分和计算,同时,也把人的价值转换这个迫切的现实问题摆到了公众面前。

这就具有了非常现实的方法论意义。

无疑这为完善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价值学说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3)

引入以上人民出版社再版确认的这一大段论述,只想让大家深信我《人的价值学》“三和原理”中“和分”概念原理人的价值从“两大属性”分出“两种价值”:

物生价值、人生价值,即人的自然属性创造物生价值、人的社会属性创造人生价值,物生价值是以满足私欲(生存生活)的基本驱同动物所拥有的价值,人生价值是以满足社会(和谐发展)公心所创造的价值。

“人生价值”终于从千百年混淆于“人的价值”中清清白白分离出来,用公式表示:

人的价值=物生价值+人生价值

人由动物变成人,不是因为人从爬行到直立行走的简单变化,而是人的自然属性(低级动物)之上还拥有了社会属性(高级动物),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有了人生价值创造,懂得为他人、为社会公众着想并为社会奉献自己的力量。

因此,奉献才是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

懂得和已经创造了人生价值的人才是我们真正意义上的“人”。

人是由低级动物因为具有了社会属性进化到高级动物,人的“高级动物”之“高”在人懂得并创造了人生价值。

从此,我们也就明白了真正代表人的精神取向是人生价值创造。

而人生价值创造又从低级向高级分为五个层次:

个人、家庭、集体、国家、人类。

(二)文化与精神和它们的关系是什么?

“文化”在辞典里的解释只两层意思:

一是物质和精神财富总和,特指精神财富,如教育、科学、文艺;

二指语文、科学等一般的知识。

前者为广义的“大文化”,后者为狭义的“小文化”,都仅仅只停留在外在文化的解释上。

辞典“老祖宗”也丢失了“文化”另一层更重要的意思:

根植人内在的修养。我们通常说的“文化素养”也还是常指知识层面的东西,“文化修养”才是已凝练根植渗透人内在精神层面的东西,即人所表现出无需提醒的自觉、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为他人着想的善良。

大家都会想起央视名嘴白岩松一句经典的话:

“一个人有没有文化,并非看他的学历有多高。

有学历的人不一定有文化;

没学历的人,不一定没文化。

读很多的书,拥有很高的文凭,和有没有文化,有时完全是两码事。”

这时的“文化”在人身上的表现已有了自觉且科学抑制“物生价值”、充分光大“人生价值”的飞跃,人的努力奋斗方向明确且正确,这时“人的文化”也就是“人的精神”,“文化”也等同于“精神”。

辞典对“精神”的解释是:

人脑对客观物质世界的反映,即意识。

这种意识的形成也就是人的灵魂。

精神需要文化来根植、渗透、表现和打造,文化需要精神来凝练和提升。

它们是对立统一体,有什么文化就有什么精神,在一定条件下对立,在一定条件下完全融于一体。

“老祖宗”把这层文化意思的解释在辞海里也丢失了,难怪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物欲横流,所谓“文化人”只与文凭、学历或从事文化工作能力挂钩,冠冕堂皇、油光鲜亮登场的“文化人”可在舞台下面干着没有文化甚至低级动物般肮脏的勾当也依然还是“文化人”……

社会衡量人、认人、用人无度,导制社会道德滑坡、精神颓废,不过也进一步证实了伟人毛泽东的那句著名论断:

世界观不正确,知识越多越反动。

因为那种文化知识只在怂恿动物的生存能力上下功夫,这种动物生存能力越强势,创造的“物生价值”越大,对他人和公众的生存、生活发展的破坏性也就越强大。

这种“文化”,就不再为“人的文化”,而是“动物文化”;

这种“精神”,就不再是“人的精神”,而是“动物精神”。

这就是文化和精神的辩证法。

(三)长征精神及中国长征精神和它们的关系是什么?

“长征”在中文辞典里的意思:

一是长途行军或征讨,二是红军长征。

在中国,“长征”已是“红军长征”的专有名词。

但在国外,目前还不一定。

“长征精神”在中国业已成了专有名词。

特指:

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特殊环境里对非凡事物的科学反映并超凡胜出所表现出来的并充分证明了正义无挡的文化特质,这种文化特质就是维系长征的灵魂、胜利的根本,是留给后人无上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但“长征精神”,此前在海外也不一定是“专有名词”。

因为人类较有影响的远征事件已有多起。

人类哪一次远征最能代表“长征精神”呢?

我认为,对这种远征精神的特质应从基、本、灵、魂和目标五个要素上去考量和探索,缺一不可。

“中国长征精神”是对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精神的界定。

虽然,中国过去有过大蒙古国的成吉思汗多次发起对外远征,征服了西达中亚、东至黑海海滨,因为扩张外侵非正义,受“目标方向”所限。

也有国民党在抗日战争中的远征缅甸,可那次远征虽为正义战争,但那次远征损失惨重,夺回的领土多又失去了,基本是失败的。

只有中国工农红军的北上抗日,正义的被迫转移,反遭受非正义的围追堵截,红军冲破了大自然和人类本身设置的两大障碍的极限,让真理走出了死亡谷,证明了正义无挡和人类精神的不可估量,并且中国共产党的这种“长征精神”80多年来从胜利走向胜利,把一个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的中国,把一个“东亚病夫”的中国,由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崛起了综合实力世界第二强国的“东方巨龙”,“三个世界划分的理论”、“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等战略实施,中国已成为对人类带来了最大富祉的国家,尤其“长征精神”今天已在中华复兴、世界和谐中展现出人类精神的伟大续航力。

我们要加大力度让中国长征精神走向世界,让世界人民自觉接受、领会中国长征精神。

深信,“长征精神”在人类也如同在中国一样,它将成为“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精神”专有名词,指日可待。

(四)长征文化与文化长征和它们的关系是什么?

“长征文化”:中国特指的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留下来物资和非物质的文化,这个文化包括万里长征路上留下的各种长征文化遗址等实体实物和非物质的伟大长征精神。

“长征文化”是一个过去时的名词性偏正或主谓结构词组。

但“长征”这个词在这里却不可动化,它只是一个名词。

“文化长征”:

这是一个现在时的动词性主谓或偏正结构词组。

“长征”这个词在这个词组里既是名词又是动词。

我们前面研究了文化与精神的同一性,那么“文化长征”也可以用一个等式来直观表示:

文化长征=长征精神+新的长征

而“长征文化”只是包括或等同于“长征精神”,用公式直观表示:

长征文化=长征精神

以上分析足以可见:文化长征包含长征文化,长征文化是文化长征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们相互联结,不可分割,不完全等同,是一对不断发展的种属关系。

因此,我们这里先排除了13年前中宣部、教育部、国防部等对活动的表彰,还排除了中国军博征集“文化长征”旗帜为“国家文物”,也排除了海内外广大社会对“文化长征”的广泛好评等各种因素,只从词性上来研究分析所得出的结论。

可见,社会公认的“文化长征”是科学的、前进的、发展的,是弘扬红军长征精神的一次新时代的思想道德建设新长征,正如文化长征队歌歌词所唱的“上世纪长征用马列主义理论唤醒一代人,新世纪长征用马列主义人生感化一代人”,一个宣传马列主义伟大理论的长征加上一个宣传马列主义伟大人生的长征,科学融合成为更完美的新时代新长征。

理论高深,多数民众接受程度受限,鲜活的人生故事却人人易懂,马克思主义伟大理论和他们的伟大人生,“两个伟大”相互映照、相互诠释、相互证明,有助于马克思主义真理在人类高高树起血肉丰润且坚不可摧的永恒丰碑。

因此,时代要求、时代呼唤、时代期盼“文化长征”大有作为,“文化长征”是更好地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一篇讲话中重复6遍发出“弘扬伟大长征精神,走好今天的长征路”(4)伟大号召的重大践行。

因此,我欣赏中共广西灌阳县委宣传部在我们组织立80座长征精神碑时,他们也同全国人民一样有先见之明,在灌阳长征路上立碑时还立上这几句话:

弘扬长征精神,传承红色文化,打造文化长征。

我们研究长征文化、研究长征精神,决不能为研究而研究,而是为了更好地学习、传承和发展长征文化、长征精神,是为传承和发展而研究,是为走好今天的长征路而研究。

毛主席长征到了延安、后来又进入了北京建立了新中国,他都常说:

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

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

世上没有停止不前的真理,真理是发展的,不发展真理是不存在的。

因此,对长征文化、长征精神的不断发掘、不断总结、不断提升、不断完善、不断发展的任务,也就义不容辞地落到了我们文化长征广大志愿者和这个专门从事研究和践行“长征精神”的社会团体“民间生气军”面前。

(五)长征精神是什么?

长征胜利82年来,我们中国共产党和广大社会对长征已有过不断的总结,每个阶段、每个时代都各有其阶段性、时代性的不同特点,这都是非常正常的。

毛主席长征刚结束,只在长征当时直接作用层面上用三个“比喻”词艺术地作出形象概括。

中国共产党后来几代党的主要领导人每十年对长征都有过讲话,纪念长征胜利50、60、70周年的杨尚昆、江泽民、胡锦涛讲话对长征精神都只是站在国家和民族层面的总结。

习近平总书记2016年10月21日《在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对长征精神在国家和民族层面是这样概述的:

“伟大长征精神,就是把全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坚定革命的理想和信念,坚定正义事业必然胜利的精神;

就是为了救国救民,不怕任何艰难险阻,不惜付出一切牺牲的精神;

就是坚持独立自主、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的精神;

就是顾全大局、严守纪律、紧密团结的精神;

就是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同人民群众生死相依、患难与共、艰苦奋斗的精神。”

很可喜的是,习总书记的这次讲话整体上有了很大程度新的突破,他在这段国家和民族层面总结概述长征精神之前,就先讲了长征在人类历史的巨大影响和伟大意义,作为中国共产党领袖他是第一次把长征精神的概述从中国走向了世界,作出了较为全面的科学的总结。

2013年12月26日,我们研究院为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在韶山毛泽东诞辰120周年纪念日开启了立80座长征精神碑的历时三年的又一次文化长征活动。

当时,我从本人文化长征10年的万里长征徒步体验和读书学习研究,对长征精神用一首四言诗的形式作了一番总结概述,后经本团队志愿者们反复考究,又书面报上级宣传、党史部门及专家认同,尤其于2014年11月间又报“红军长征突破湘江80周年学术研讨会”专家认定。

80座长征精神碑上的40字四言诗长征精神概述如下:

“自强不息,百折不挠;

团结精进,奉献忘我;

艰苦卓绝,智勇双超;

人民至上,信仰天高;

世界大同,不胜不休”。

我们对这首长征精神四言诗的“基本灵魂”和相互关系解释为:

“自强不息,百折不挠”为精神之“基”:

共产党人是特殊材料制成的,红军品性和根基倔强、坚韧、牢靠;

“团结精进,奉献忘我”为精神之“本”:

队伍团结奉献凝固一体,力量无穷、坚不可摧;

“艰苦卓绝,智勇双超”为精神之“灵”:

智慧加勇敢空前绝后、无坚不破,创造人类军事神话;

“人民至上,信仰天高”为精神之“魂”:

信仰马列主义科学真理,一切尊崇人民群众,依靠人民群众,服务人民群众,以为广大人民群众谋福祉为至上追求,这是贯穿言行的指针和灵魂;

“世界大同,不胜不休”为精神之伟大理想和最终奋斗“目标”:

实现共产主义,世界大同。

四言诗40字五句话,紧密关联,层层递进,缺一不可,它具备了长征精神“基本灵魂”和奋斗目标五要素。

这个长征精神概述的文艺表达形式,具有了比较全面、简练、顺口、易记的特点,它让中国红军长征精神超越了政治、党派、教派、国别、种族,而成为人类共仰的精神,成为至高无上的人类精神。

时代要求我们必须站在人类精神这个高度来学习、弘扬、研究、挖掘和发展长征精神。

当然,长征精神博大精深,其内涵是很难用几个字几句话甚至几篇文章几本书所能概全道尽。

这首四言诗的表达也还有挂一漏万的遗憾,只是在形式和内容上率先跨越了一步。

我们今后应在不断研究和践行长征精神的同时,还要不断发掘、不断完善、不断提升和发展长征精神,我们期盼有更科学、更全面、更精炼的“20字”“10字”甚至“4字”长征精神概述早日问世。

毛主席历来倡导艺术和学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双百方针”,人人参与,各抒己见,学习研究、弘扬实践长征精神永无止境。

二、确保“双轮”驱动,文化长征走向世界。

确保“双轮”,指哪“双轮”呢?

就是习总书记在讲话中反复强调的“弘扬伟大长征精神,走好今天的长征路”。

这个“双轮”不只是停留在学习研究长征文化、长征精神上,更重要的还在践行长征精神上。

则把“长征”既作名词又作动词,既为过去时又为现在时。

把“长征”名词动化的功能,“文化长征”这个文化品牌在活动名称上已具备了“双轮”:

长征精神+新的长征。

可实际上,我们的活动“两轮驱动”却比较难得?

过去的活动中我们身体力行,虽然做了一些工作,见了一点成效,但研究还在皮毛,实践更是蜻蜓点水,微不足道。

目前看,文化长征20年、院筹5年,“双轮驱动”比较起来,学习研究弘扬这一“轮”驱动较好,志愿者们各自立足岗位,或自觉利用业余时间,不计报酬,乐做义工,自加“润滑油”,运转自如,初见成效:志愿者们《人的价值学》、《红色标语》等专著出版达30余部,理论文集出了3本,全国性研讨会开了3届,长征路石刻永久性标语70幅,立长征故事碑80座,专题讲座数百场,组建研究基地上10个,团结志愿者600人,旗帜等物品17件收入中国军博,活动和队员受到中宣部等党国家多部委表彰。

中国军博著名军史专家王聚英同志总结说:

文化长征有了极其显著成绩:

旗帜成国家文物、日记创世界之最、团队授时代卓越、队员评全国先进、文章进中学语文、故事入红色经典、理论进大学课堂、图文添历史课件、立碑布长征万里、活动入中央文献、讲学达数百场次、传播向国际发展(5)

但是,仅有社会影响还远远不够,我们的研究基本上还是停留在从研究到研究,或者说还处在志愿者们为理想自娱自乐初级阶段。

走好新的长征路,这一“轮”我们也有可喜的一面:

志愿者们注重在各自的岗位上发光发热,绝大多数表现优秀,有全国劳模、全国道德模范、全国拥军模范、全国国防教育先进、全国十大孝子、全国十大卓越团队、全国三八红旗手团队、全国优秀教师等等,尤其我们老同志退休不退色,义务传帮带,青年志愿者们在各自岗位学红军当先锋,弘扬长征精神捷报频传。

但是,这一“轮”作为已拥有600人的大团队,我们却没有造血功能,“基金”建设自奠基后基本上处停止不前,活动“润滑油”稀缺,驱动不自如。

这就难免不影响文化长征的另一“轮”驱动,“双轮驱动”受阻。

有人会说“双轮驱动”受阻,还不如“一轮驱动”轻捷,自行车就是一轮驱动?不行。

那要么会是为研究而研究,要么会是丢下“长征精神”而失去正确目标的“新长征”。

那么这一“轮”究竟怎么办为好呢?

我这里提出几点,抛砖引玉,供大家开发思路。

(一)广大志愿者继续在各自岗位上走好新的长征路。

遵纪守法,在家庭在社会争当模范、先进,做创业急先锋,做专业拔尖人才。

(二)团队挂当地党组织建立院党组织,各基地也尽可能建立党支部。

让社团在党的直接领导之下稳健开展工作。

(三)团队兴办集体企业。

组织一班志同道合的优秀志愿者举家搬迁,奔赴“空壳”乡村,开发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尤其是到长征路上去建设“共产主义小区”,近距离抚慰长征先烈。

(四)团队借助社会信誉度和影响力,按公司法建立不受空间限制的长征文化(或红色旅游类)股份制企业,民主选举董事长和经理,人人入股,企业按百分比提留“基金”。

(五)团队同五十强或大型慈善家企业联营,借鸡生蛋,共同创业。

(六)团队举办“一带一路文化长征”、“人类命运共同体文化长征”或“文化长征环球行”等长时间大、中、小型不等的国际旅行活动。

用长征宣传拉动企业广告和海内外互动。

社会、经济两个效益双收,直接推进文化长征走向世界。

三、开启“基金”领航,长征精神人类之魂。

“长征精神奖励基金”是面向全人类颁奖的基金,这是世界东方的“诺贝尔奖”,可她是一项用东方“长征精神”命名的人类精神巨奖。

前面我们讲了“长征精神”在中国已是专有名词,作为专有名词此前在世界却暂时还没获得公认。

下面,我们先来看看世界历史上的远征事件,看除了中国长征之外,哪一件能取代这个专有名词?

上世纪80年代,美国记者哈里森·索尔兹伯里曾以独特的视角评价长征说:

人类曾经有四大史诗,以色列走出埃及,汉尼拔翻越阿尔卑斯山,拿破仑进军莫斯科,美国人征服西部。

但是,它们与长征相比都黯然失色,长征是举世无双的,长征在人类活动史上是无可比拟的。(6)

下面,我们用衡量人类几次大的远征中几个容易明析的距离、目标(性质)、结果三要素展开比较,来论证一下这位美国记者所作出的结论。

以色列走出埃及:

1、远征距离不足红军长征一半;

2、摩西借助神的力量带领以色列人脱离埃及法老的奴隶压迫,征战性质是正义的,但局限于拯救一个民族;

3、结果胜利回到了以色列。

可见,这次远征的目的和意义只限于“国家人生价值”创造,又是借助于上帝神的力量,一种传说。

汉尼拔翻越阿尔卑斯山脉:

1、远征距离与红军长征相当;

2、汉尼拔有古代欧洲的战略之父之称,从西班牙远征意大利,属侵略战争;

3、先胜后败,汉尼拔最后服毒自杀。

可见,这次远征为非正义战争,创造的只是物生价值的负价值。

结果又是失败的。

拿破仑进军莫斯科:

1、远征距离与红军长征大致相当;

2、征战性质为对外侵略战争;

3、结果是失败,并宣告拿破仑帝国走向末日。

可见,这次远征也为非正义战争,创造的也只是物生价值的负价值。

结果也是失败的。

美国人征服西部:

1、远征距离小于红军长征;

2、美国人屠杀美国西部当地土著人,非正义战争;

3、结果胜利。

可见,这次远征也为非正义战争,创造的也只是物生价值的负价值。

中国工农红军长征:

1、远征距离较远;

2、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军,参加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北上抗日战略大转移,一次正义远征却遭受数倍敌军从天上、地上围剿,为民族解放和世界和平而远征,目标远大,意义重大;

3、长征胜利,并且毛泽东和中国共产党领导这支队伍从胜利走向胜利。

足以可见,红军长征是一次为创造最高级的“世界大同人生价值”的伟大远征,一次为真理为理想的远征全过程自始至终受到非正义一方的围追堵截。

长征对人类的的最大贡献:

证明了正义无挡的世界客观规律,证明了人类的精神一当唤起其威力是无穷无尽的。(7)

美国作家协会主席、著名记者哈里森。

索尔伯兹里在他的《长征》著作中对中国红军长征还作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本世纪中没有什么比长征更令人神往和更为深远地影响世界前途的事件了。”

但是,我这种比较,肯定还会有人提出来:

你怎么不把各次远征的艰难程度作出比较?

提得好。我们上面已讨论了“精神”这个词,它是人们对客现事物的反映,即人脑意识的存在。

人们对客观事物有正确的反应,也有错误的反应,即有正确的精神和错误的精神之分,我们现在通常又叫正能量和负能量。

当下量子科学已反复证明了人死后只是驱壳消失,看不见的精神的微粒物质还在宇宙的另一个世界里存在,正能量越大可为“正神”,负能量愈大可作“恶鬼”。

可想,在另一个我们看不见的世界里正负能量的斗争、正义和非正义的斗争也是从来没有停息过的。

中央红军长征过腊子口被堵,红军战士“云贵川”用身体作“炸弹”炸毁了敌人的雕堡;

恐怖主义分子也在用同样的方式以身体作“炸弹”伤害无辜。

这可都算是“忘我奉献”的精神吧!?

可最终的裁判只能看他的目的是为谁、为什么而“忘我奉献”,是为多数人还是为少数人,为正义还是为非正义。

由此,我们再来以我们40字四言诗为例:

四言诗前面三句话都是中性词,只凭这三句话无法判断“精神”的正义还是非正义,平常我们说的“艰苦奋斗”也一样,非正义的越是“艰苦奋斗”其负能量影响越大。

只有后面两句话才能裁决了正义与非正义。

所以,我这里作比较时,中性这一点可以免去。

这个问题却往往在人们生活中判断事物时被忽略,从而引起误会或者犯下严重错误。

我们假设把以上“长征精神”概述精简删去最后两句话,这就不一定还是长征精神了,说不定它会是恐怖主义和非正义斗争的精神。

下面,我们不妨再来简要回放一次中国工农红军长征:

中外历史早已铁证,红军长征肩负起双重使命:

肩负北上抗日、民族救亡的世界反法西斯正义战争的伟大人类使命;

同时肩负着拯救具有人类最先进共产主义理想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军面临生死存亡严重危机情况下走出重围、实现新生的救党救红军、救中国革命的伟大使命。

1934年10月,中国共产党中央革命根据地(瑞金)第五次反“围剿”战争遭到失败,红军第一方面军(中央红军)主力开始长征。

1936年10月,红军第一、二、四方面军在甘肃会宁胜利会合,结束长征。历史上把这次历时两年、辗转10多个省、最远行程25000里的军事战略大转移称之为“长征”、“万里长征”和“二万五千里长征”。

这次为人类正义而战的长征,一支劲旅一年内翻越过18座山脉,渡过24条河流,经历过大小300多次战斗,几万人至最后3000人也冲破了几十万大军的围追堵截,走出了300公里人迹罕至的茫茫草地“死亡谷”,30万红军在万里长征路上每100米有1位烈士血洒征程、献出宝贵生命,胜利大会时只剩下3万余人。

中国长征,为真理为理想奋斗,征服了人类社会本身和大自然两大障得的极限,红军用崇高的信仰、超凡的毅力和精神,悲惨变悲壮,让正义的火光不灭,证实人类的拚搏和生存能力不可估量,证实人是万物之尊,证实正义是不可战胜的宇宙真理。

长征的胜利,许多国家的作家和记者对于史无前例的长征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和极大的热情,写出了一部部记述和歌颂中国长征的著作。

早在上世纪30年代,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撰写了《红星照耀中国》,成为第一个外国人向世界介绍中国工农红军长征;

上世纪80年代,美国记者哈里森·索尔兹伯是继斯诺第二个以“美国作家协会主席”的名义,体内还安装支架和心脏“启拨器”的70多岁的古稀老人会同妻子走完了万里长征才发出来以上那番感慨;

以色列军人伍大卫也曾经评价长征:

中国红军表现出来的精神是全世界的珍贵财富,值得世界各国军人景仰和学习……

长征是举世无双的,长征是无与伦比的。

“它过去是激动人心的,现在它仍会引起世界各国人民的钦佩和激情。

我想,它将成为人.类坚定无畏的丰碑,永远流传于世。”(8)

在美国、欧洲、日本等世界各地,有用各种文字出版的关于红军长征的著作,无论作者的意识形态、政治立场如何,无不认为长征是“人类历史上英勇无畏和坚韧不拔精神的典范”。

因此,中国长征精神早已无国别、政见、教派之分,蕴藏着世界各民族的先进文化基因、精神特质、价值观念、心理结构、气质情感等核心因素,是全人类共同的宝贵财富。

它属于中国精神,更属于至高无上的人类精神。

中国红军长征是人类文明的伟大文化遗产,它的伟大正是因为它造就了这样一种精神——中国工农红军用鲜血和生命造化的长征精神,无论时代发生什么样的变化,长征文化的辐射作用是永不消逝的,长征文化的影响力是世界范围的。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关于世界文化遗产的申报文件,“长征路线”作为举世闻名的线性文化遗产,它是在拥有特殊文化资源集合的线形或带状区域内的物质和非物质的文化遗产族群,是近年来兴起的一种全新的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理念。“

长征精神”正是这世界文化遗产千古不灭的人类伟大灵魂。

因此,实际上“长征精神”在全世界成为“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精神”专有名词,业已成了不争史实。

我们奠基的“长征精神奖励基金”是面向全人类颁奖的基金,这是一项世界东方的“诺贝尔奖”,可她是一项用东方“长征精神”命名的人类精神巨奖。

我们一定坚持、坚信用“长征精神”打造这项伟大的基金,早日实现“长征精神奖”向人类开奖,早日实现用“长征精神”在人类千万年来人们盲从动物“丛林规律”、盲从物生价值创造“动物精神”而咆哮晦暗无序的茫茫苦海里,高高耸立起人类精神的航标灯塔!

写于2018年5月5日马克思诞生200周年纪念日

(作者系世界和谐科学院副院长兼文学院院长、中国国际报告文学研究会副理事长、长征精神工作委员会执行会长、长征精神研究院名誉院长)

[参考文献]

(1)王树增著:《长征》(上)人民文学出版社2016年7月第二版第04页。

(2)《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二版]第92页。

(3)卓尚栋:《中华复兴、人类和谐无法绕开的治本科学》,人民出版社2016年8月《人的价值学》第4页。

(4)习近平:《在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2016年10月21日。

(5)王聚英:《中国长征精神研究》(第一集)前言,华中书局2016年8月版第1页。

(6)[美]哈里森。索尔兹伯里著:《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解放军出版社2001年1月版正文第5页。

(7)[美]哈里森。索尔兹伯里著:《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解放军出版社2001年1月版序言第5页。

(8)[美]斯诺著《西行漫记》、[美]哈里森。索尔兹伯里著:《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解放军出版社2001年1月版序言第5页。

长征精神 人类之魂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