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摔伤急需治疗,三个儿子却因一份30年前的养老协议,争执不休

 王垅眉老人今年86岁,她常年独居,身旁没有人照应,十几天前她在家附近摔倒,在地上躺了两个小时才被人发现。然而,当邻居通知她住在同村的二儿子时,儿子却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老人的女婿黄忠初称,老人的二儿子对这件事漫不经心,也没有作出具体的措施,而他看着老人会有生命危险,就打120将老人送到了县医院。

老人摔倒却无人过问,在家中耽搁了近7个小时后,女婿和老人的儿子沟通无果,才将她送进了医院,入院等一系列手续也都是女婿黄忠初办的。

按照农村的民俗,老人的一切事情都应由儿子做主,所以作为女婿的黄忠初即使心里着急,也不敢大包大揽,毕竟老人有三个儿子,怎么也轮不到他这个女婿做主。

“刀戳心哦,我难过……”

老人大声地呼唤着自己的难过,年过八旬的她骨瘦如柴,左大腿骨折让她在床上动弹不得,入院后她只做了一个牵引的简单处理,医生表示,老人目前的情况十分危急,需要尽快商量出治疗方案,再继续拖下去,很容易错过最佳治疗时间。

然而,老人家属因为意见不统一,所以就签署了拒绝医疗同意书,老人也因此无法继续治疗。

老人病情危急,为何她的家人就忍心不让她继续治疗呢?

老人在外打工的小儿子周细民听到母亲病重的消息就回来了,目前由他承担起老人的医疗费用。

周细民表示,他的大哥言辞激烈,自称对母亲没有责任,不出钱也不出力,而二哥则态度冷漠,对母亲不闻不问。

周细民的妻子陈美红也表示,老人的求生欲很强,不想因为一个小小的骨折就放弃治疗,作为儿媳的她觉得老人十分可怜。

实际上,如果老人想进行手术,需要三个儿子都到场同意并签字,但大儿子和二儿子都不出面,老人的治疗就耽搁了下来。

为母亲治病是责无旁贷的事情,为何两个儿子既不出钱又不出力,还不让母亲治病呢?

来到老人大儿子周新民的家中,他拿出了一份30年前分家时就签订好的协议。周新民声称,当年红纸黑字写明了,祖父由大哥周新民承担,父亲由二哥周小民承担,母亲由老三周细民承担。

但是周细民却说,母亲之所以由他承担,是因为分家时他才19岁还未成家,母亲担心他一个人无人照料,就主动提出要跟他一起生活,然而爷爷和父亲在分家之后两年就相继离世,大哥二哥不过就照顾了两年,而他养母亲却是一养就30年。

兄弟因为这一纸协议陷入争执,大哥周新民坚决要遵循协议,而周细民却认为协议是30年前的,并没有明确指明范围,不能作数。大哥对此提出了质疑,他认为小弟是觉得母亲现在帮不上什么忙了 ,就想推翻协议。

这时大嫂也站了出来,她表示,婆婆以前就一直在帮助小弟,不管其他人,她的家庭无论多困难,都没有得到婆婆丝毫帮助。当年她唯一的儿子因破伤风去世,在生命垂危时,婆婆竟毫不顾忌她的心情,到她家要米,这更让她对婆婆心怀怨恨。

大嫂细数着婆婆种种让她心寒的往事,她认为小弟周细民得了母亲的好处,如今理应承担老人的一切照料,而周细民的妻子却不认同,妯娌之间又为此争吵了起来。

老人的二儿子周小民也表了态,他说老人今年已经是第三次摔跤了,前两次他都出钱了也照应了。当初他家中贫困,赡养父亲也没有拜托别的兄弟,如今小弟却来让他们分摊,他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至此,三兄弟为了母亲治病的事和这一纸协议,已经吵得不可开交了,三兄弟各执一词,谁都不肯退步。老人的女儿看到兄弟们为了钱闹成这样,也忍不住上前劝说,她希望兄弟三人各退一步,但三人依然固执己见。

周细民甚至说了狠话,如果协商不成,干脆他一个人包揽母亲所有的费用,权当老人只有他一个儿子。但这时大哥又不同意了,于是三人冷静下来,决定再从长计议。

最终,三兄弟就母亲的赡养费达成了一致,小儿子周细民承担百分之五十,剩余百分之五十由大儿子周新民和二儿子周小民均摊。

周家的养老风波终于结束了,老人也可以继续进行治疗了

 

母亲摔伤急需治疗,三个儿子却因一份30年前的养老协议,争执不休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