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拉暴跌摧毁土耳其足球,“天价引援”的后遗症都在这了

 贝西克塔斯两战两胜排名榜首,同分的加拉塔萨雷因净胜球少名列第三,费内巴切在第二轮输球,暂时排在第八位……

 

新赛季的土耳其超级联赛不出意料,还是贝西克塔斯、加拉塔萨雷和费内巴切三强争霸的局面。

 

贝西克塔斯两战两胜高居榜首。

 

然而在这种表面的平稳下,土耳其足球却是风雨飘摇。上周,土耳其几家大俱乐部的老板齐聚伊斯坦布尔,商讨如何面对里拉危机。

 

美国在8月10日宣布对土耳其的钢铝产品关税加倍,作为全球第八大钢铁生产国,土耳其经济遭受重挫,导致官方货币里拉在一夜间暴跌20%。

 

这股大潮中,土耳其的足球俱乐部显得尤为脆弱。这些俱乐部的主要收入来源于国内,基本是里拉作为货币单位,而他们向那些外籍名帅和外援支付的工资大部分是美元或者欧元。里拉暴跌让原本债台高筑的俱乐部雪上加霜。

 

特拉布宗主席阿高格鲁。

 

特拉布宗体育主席阿高格鲁对媒体表示:“我们将球队的工资从3300万欧元降到2300万欧元。可是随着货币危机到来,成本反而在上升。我们球员80%的工资是用欧元支付的。”

 

特拉布宗体育决定,他们未来与球员签约时,只用里拉作为支付手段。“土耳其的法定货币是里拉。如果球员和教练对此不满,那他们将来就应该去一个用欧元作为货币的国家踢球。”

 

其实里拉的贬值是持续的,2012年至今,货币一直是俱乐部的问题。今年春天,费内巴切主席改选,在任20年却丑闻缠身的伊尔迪里姆下台,科茨担任新主席。他许诺要创造一个成功的新时代,却发现俱乐部经济情况糟糕透顶,一度三个月发不出工资。

 

其主要原因是,费内巴切上赛季在与本菲卡的欧冠资格赛中失利,未能进入欧冠小组赛。

 

费内巴切在欧冠资格赛遭本菲卡淘汰。

 

欧战赛事几乎是土耳其俱乐部唯一获得欧元的方式。加拉塔萨雷今年独享2700万欧元电视转播费用,无需与费内巴切分享。正因为如此,费内巴切遭淘汰后,加拉塔萨雷的球迷在伊斯坦布尔进行了盛大的狂欢。

 

不过加拉塔萨雷的兴奋持续不了太久。这家由前土耳其国家队主帅特里姆执教的俱乐部,经济状况也不容乐观。他们不仅用欧元给球员付工资,而且俱乐部所有借贷都是以美元或者欧元计息。

 

今年六月统计数据显示,加拉塔萨雷负债4.728亿欧元,折合25.8亿里拉,贝西克塔斯18.8亿里拉,费内巴切17.5亿里拉,特拉布宗体育9.484亿里拉。那时里拉与美元的汇率5比1左右,而现在7里拉才兑换1美元,俱乐部的债务必然随之膨胀。

 

费内巴切新主席科茨也难以拯救俱乐部财政。

 

由于财政危机的不断加深,上赛季,这些俱乐部就提前支付了他们的电视转播费用。

 

加拉塔萨雷为生存不得不出售拥有的部分土地,费内巴切抵押了未来三年的球票收入,以及到2023年为止的VIP包厢、电视转播权、球迷用品商店和广告的收入。新主席科茨上任后,给俱乐部注入5000万欧元的资金,这也只解决了一部分流动性的问题。

 

土耳其俱乐部的债务如此之高,是因为过去几年在转会市场上的激进运作,用大笔欧元吸引球星来到土超。

 

这是一条单行路:俱乐部高价买入球员,却很少能在转会市场上卖出球员,获得同等级别的收入。收入里拉,支出欧元的运营模式,让俱乐部的命运与里拉的价值捆绑在一起:

 

里拉上涨,俱乐部的日子好过,里拉下跌,俱乐部就愁云惨雾。

 

加拉塔萨雷承担不起波多尔斯基的薪水。

 
土耳其的足球文化中少见长远眼光,短期成功高于一切。但在如今的情况下,如波多尔斯基、斯内德这样的昂贵球星,土耳其俱乐部已经承担不起了。

 

上周,加拉塔萨雷把上赛季的联赛最佳射手、法国前锋戈米卖给了沙特的阿尔希拉尔俱乐部,主要理由:太贵!

 

土耳其媒体称,贝西克塔斯在寻求出售佩佩和内格雷多两名球员,他们的年薪都超过400万欧元。

 

而土超本赛季最昂贵的引援是贝西克塔斯从桑德兰签下的荷兰中场伦斯,身价只有409万欧元。俱乐部不得不寻找自由身的球员,或者培养年轻人。

 

上赛季土超最佳射手戈米转投沙特。

 

不过这场危机是否能让土耳其人痛定思痛,重新系统化建设早已经被忽略的青训体系,这仍是一个疑问。

 

至少大俱乐部的高层没有开始考虑这个问题,加拉塔萨雷副主席阿尔拜拉克还在抱怨:“因为特朗普,我们没有办法购买新球员了。”

里拉暴跌摧毁土耳其足球,“天价引援”的后遗症都在这了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