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庄河市静脉产业园海参圈曲云柱与大郑镇银窝村贝类养殖场孙长国冲突调查

   大连庄河市静脉产业园填海事件调查

    蛇年春节刚过,一封来自大连庄河市静脉产业园(下称该产业园)海参圈养殖业主曲云柱的投诉信寄来本社。

    来信称,他在合法承包期间,海参圈被孙长国强占,另一承包人邓家民被打。海参圈被强制断水、断电损失惨重,执法机关不予立案,他维权无门。

    细读投诉者的来信,字里行间无不透露出一个弱势群体无奈的呐喊。

    事件回放:重复承包协议引发伤害事件

    据投诉信反映,2004年4月30日,曲云柱与庄河市大郑镇银窝村贝类养殖场签订了一份《承包协议书》,协议规定曲云柱承包“投放银耳仙、黑蛤蚬银窝滩涂小网梁道以东至潘店边界(大约占滩涂使用面积6—7千亩)”。

    由此曲云柱成了该滩涂承包使用业主。在其经营的三年当中,他先后投入了80多万元用于滩涂蚬苗养殖等。

    2007年8月份,庄河市民孙长国找曲云柱协商,要求曲云柱转让滩涂事宜。经过曲云柱同意后,孙长国才跟银窝村签定了相关协议,曲云柱答应转让部分滩涂给孙长国建造海参圈。

    于是,孙长国和曲云柱以协议的形式约定:曲云柱承包的滩涂区域先让出3千亩滩涂给孙长国,等孙长国建好海参圈(一期建造)后,给曲云柱345亩海参圈,使用期限20年。

    后来,孙长国将约定的3千亩海滩涂海域进行海参圈开发,一期就建造了不少的海参圈。其中除了给曲云柱345亩以外,其他大部分建好的海参圈孙长国高价卖给了其他人。

    再后来,孙长国见有利可图,又多占了曲云柱承包的约2千亩滩涂用来建造海参圈。

    就此事,曲云柱说,他只好忍气吞声,寄希望于孙长国在将来建好这另占的2千亩海滩涂后,能退还点海参圈给曲云柱,免得自己亏血本。

    然而曲云柱希望的结果并未如愿。孙长国在海参圈建成后并未退还一点给曲云柱。由此,曲云柱曾多次找到孙长国要海参圈,结果都是无果而终。

    于是,曲云柱向庄河市海监部门反映孙长国的非法行径。结果,对于曲云柱的举报,海监部门以处罚取代了执法监督。

    不仅仅如此,孙长国还利用海监的一纸处罚决定书的有效性,投机取巧、钻法律和政策的空子,利用本地开发海滩涂有国家补贴的政策,套取了国家巨额的补偿款。

    由于在大郑镇银窝村海参圈大部分是孙长国所建。所以孙长国只在简单的履行招标工作后,便成了实际掌控海参圈回填工程的操作者和实际获利人,最值得注意的一个事实是:这些海参圈的实际使用者虽众多却不是最大的获利人。

    据投诉人曲云柱讲,政府的补偿是给海参圈业主的,但实际上,其它圈主得到的补偿多少不一,绝大多数被孙长国占有。

    正因为如此,曲云柱始终认为,孙长国没有按照相关法律规定给予自己补偿,就没有同意填海工程的继续,并由此引发了旷日持久的纠纷战,最终导致了曲云柱方面的相关人员邓家民被打伤,自己家被断电、断水等恶性事件的发生。

    2010年12月16日下午4点多钟,孙长国开始派人强行取土,抢填曲云柱海参圈。邓家民上前阻止,便遭到了孙长国一方填海人的殴打,造成邓家民肋骨裂纹,多处受伤。

    当时,邓家民在无法忍受对方殴打情形下,无奈引燃自家轿车自焚来阻止他方的追打。

大连庄河市静脉产业园海参圈曲云柱与大郑镇银窝村贝类养殖场孙长国冲突调查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