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丨墨西哥版特朗普:农村起家,两次败选后“卧薪尝胆”

 “出于对腐败和暴力的愤怒,墨西哥以选举出一个左翼领导人的方式,掀起了一场‘政治地震’。”

 

在墨西哥总统选举结果出炉后,美联社2日如此形容。

 

当地时间1日晚,墨西哥选举委员会公布的初步结果显示,左翼政党“民族振兴运动”候选人洛佩斯·奥夫拉多尔(Lopez Obrador)在总统选举中获得超过半数的选票,支持率在53%至53.8%之间。

 

此前近一个世纪以来,墨西哥政权长期被现总统涅托所在的革命制度党掌握,他们仅在2000年和2006年的两次总统选举中让政权旁落给国家行动党。但在涅托任内,严重的腐败问题和频发的暴力事件让民众最终再次抛弃了革命制度党。

 

作为首都墨西哥城的前市长,奥夫拉多尔政治经历丰富,但此前两次参加总统选举都失败。

 

2006年,在首次参加大选时,奥夫拉多尔为穷人争取利益的主张,让他成了批评者眼中的“墨版查韦斯”。此后,奥夫拉多尔“卧薪尝胆”,从农村开始宣传自己的主张,并在现执政党无法解决腐败和犯罪的情况下,逐渐获取了民众的信任。

 

但是,因为身上的“反建制”色彩,奥夫拉多尔也有了“墨版特朗普”的称号。

 

承认自己“有野心”

 

奥夫拉多尔在此次墨西哥大选中优势明显。根据墨西哥选举委员会公布的初步结果,奥夫拉多尔的得票率高出两个主要竞争对手——国家行动党候选人里卡多·阿那亚(22.1%-22.8%)和执政党革命制度党候选人何塞·安东尼奥·梅亚德(15.7%-16.3%)——20个百分点。

 

据美联社2日报道,初步结果出炉后,当地时间1日深夜,奥夫拉多尔宣布胜选并进行了简短的演讲。他将这一天称作“历史性一天”,誓言“深刻的改变就要来临”,个人财产权益将会得到保障,并承诺未来政府会遵纪守法。

 

“我承认自己有野心,我希望自己能以‘好总统’的身份载入墨西哥历史。”奥夫拉多尔说,“我渴望全心付出,让我们的国家重新变得伟大。”

 

奥夫拉多尔的获胜不仅打破了过去20多年来国家行动党与革命制度党轮流执政的历史,他的雄心勃勃和自身强烈的反建制倾向,也使得许多观察者纷纷拿他来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做比较。

 

像当初特朗普一样,奥夫拉多尔也在竞选阶段打造出了一个反对传统政治精英的“人设”。他将自己描绘成了一个敢于挑战建制派精英的形象,民族主义倾向较强,并且带有民粹主义色彩。他的主要竞选承诺是终结腐败,就改革事宜询问民意,把总统官邸改造成文化中心,出售总统专机,总统薪水减半。他还主张把增值税由15%减至8%,把养老金提高一倍。

 

上周三,在首都的一处足球场中,为竞选造势的奥夫拉多尔称,“新的墨西哥总统将拥有道德和政治双重权威,他将能够要求每个人都变得更诚实,诚实将成为我们生活方式的重点。”

 

英国《独立报》1日分析,随着奥夫拉多尔的胜选,他的“民族振兴运动”势必将墨西哥民族主义带入新政府,而这会使已经关系紧张的美墨关系雪上加霜。

 

此前,美墨两国已经因为边境墙以及特朗普威胁退出北美自贸协定而频生嫌隙。今年4月,奥夫拉多尔谈及对美政策时,曾用“皮纳塔”、即西班牙语“彩罐”作比喻,拒绝任何国家随意敲打墨西哥。

 

“我们将非常尊重美国政府,但同时要求美国尊重墨西哥人。墨西哥及其人民不做任何外国政府的‘皮纳塔’,”奥夫拉多尔说,“治安和社会问题无法靠修墙解决。”

 

两次竞选失败,田间地头开始经营

 

在赢得此次大选之前,奥夫拉多尔的两次竞选经历都以失败告终。

 

据半岛电视台1日报道,奥夫拉多尔早在2006年第一次参加总统大选时就提出“将把穷人放在第一位”。他的政治对手们纷纷指责他想做“墨版查韦斯”,并使用各种公关手段,将他称作“墨西哥的危险”。

 

或许是因为来自政商精英集团强大的反对,他没能赢得当年的大选。不过,失利的奥夫拉多尔转而经营起了农村地区。

 

为奥夫拉多尔做了8年助手的西耶拉(Polimnia Romana Sierra)透露,自2006年到2012年奥夫拉多尔第二次参选期间,他频繁“下乡”,到那些以往从来没有接待过任何政治领导人的地区宣传自己的主张,有时不得不面对寥寥数人的听众。

 

“不管是在乡间的树荫下向仅有的十位村民宣传主张,还是在首都墨西哥城的萨卡罗(Zacalo)广场面对云集的群众演讲,他都以同样的精力来对待。”西耶拉称,“没有人能像他一样不用麦克风就能上台演说。”

 

与此同时,2012年上台之后,涅托治下的墨西哥社会不平等现象日益严重,政府曝出多起腐败丑闻,犯罪问题迟迟未能改善。去年,墨西哥创下了有史以来最高的谋杀犯罪案件记录,甚至在大选进行的9个月期间,先后有130多名政治人物遇害。

 

这也让墨西哥民众开始有了寻求改变的想法。巴斯克斯(Vazquez)女士是一名退休的艺术老师,她曾在2012年的选举中投票给涅托,但她感到了失望。她赞赏奥夫拉多尔承诺铲除腐败,不再增加税收,为社会提供更多福利,她相信奥夫拉多尔会照顾好国民。

 

奥夫拉多尔的政治资本随之逐渐增强。今年以来,他的支持率领先优势逐渐扩大。

 

“现在我能干得更好了。”今年4月,面对一群大学生听众,奥夫拉多尔大笑着说道。

 

“奥夫拉多尔就像个普通人”

 

在支持者眼中,更像普通人的奥夫拉多尔是个“值得相信”的人。

 

1999年,布兰卡(Blanca Vazquez)和丹尼尔(Daniel Islas)去餐厅吃饭,偶遇了奥夫拉多尔。他们走上前去介绍自己,奥夫拉多尔站起来迎接,邀请布兰卡坐下来,并礼貌地和他们聊天。

 

“他就是这样的人”,70岁的丹尼尔说,“这就是我们为什么相信他,并给他投票。”在丹尼尔眼中,奥夫拉多尔就像个普通人,与墨西哥冷漠的政治精英阶层相差甚远。

 

而吸引这对老夫妇的不仅仅是奥夫拉多尔的亲民。他们所住的公寓虽然非常简朴,但350美元的退休金却仍然无法支撑房租和生活用度。如果不是儿子帮助他们支付各种账单,他们的生活会很困难。

 

像许多墨西哥选民一样,为了寻求彻底的改革,他们把奥夫拉多尔视作最大的希望。

 

丹尼尔夫妇相信,奥夫拉多尔会提高针对老年人的社会福利,也会为学生提供更多的奖学金,“这个国家的年轻人没有足够的机会,好工作都给了有关系和门路的人。”

 

“他之所以成功,是因为长期以来,他与其他候选人都有着完全不同的谈论内容。”墨西哥城大学经济学研究与教学中心的法律研究教授科雷亚(Catalina Perez Correa)说。他表示,在过去的25年里,该国的两大政党都在经济自由化和军事化打击暴力和犯罪等领域展开讨论,而左翼的奥夫拉多尔却是唯一一个用完全不同的方式讨论国家积弊的候选人。

 

多年来,奥夫拉多尔掌管着首都墨西哥城,他为单亲母亲、老年人和残疾人设立了收入补助金。科雷亚表示,奥夫拉多尔认识到,贫困和不公等社会问题,造成了墨西哥社会缺乏安全感。而对这些社会问题的重视,也让奥夫拉多尔成为最受千禧一代选民欢迎的候选人,他们几乎占据了一半的选民人数。

 

因为治安问题,丹尼尔夫妇在门上装了三个插销。他们关注到了暴力事件不断上升的趋势,也曾整天待在家里,尽量避开公共场所。现在,他们希望奥夫拉多尔上台后,能获得更多安全感。

 

科雷亚称,她和公共安全专家都曾为奥夫拉多尔将缉毒战中的步兵放归部队的提议感到振奋,她相信,军队不应该履行警察的职责。

 

不过,尽管得到了高支持率,但奥夫拉多尔一系列的承诺仍然受到质疑。26岁的利马斯(Limas)告诉美联社,奥夫拉多尔的一些主张不切实际,由于成本太过昂贵,将很难执行下去。

人物丨墨西哥版特朗普:农村起家,两次败选后“卧薪尝胆”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