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州市惠民医院诈骗手术失败捏造事实无处维权

 病人杜玉平2015年11月23日,右腿摔伤住惠民医院,12月10下午14:00时手术,术后伤口化脓达一年半之久,这期间伤口疼得昼夜不能睡,成天以泪洗面,院方大夫无人问津。

  妻子胡远芳给大夫下跪求助转到条件好的医院治疗,他们为了搞钱,根本不理睬我的请求。

  好心的病友们看到我们的遭遇无不落下悲痛的泪,众目之下,临床大夫周大夫说:你丈夫是精神病,才昼夜喊叫(无医师资格证),给他安宁剂让他睡觉,由于恒久用安宁剂至今造成杜玉平语言不清,酿成了神经病,是多少的残忍啊。

  2、妻子胡远芳无数次求助向院长、聂院长,再次手术取出上歪了螺钉的钢板(有照片为证),可是由于长时间无人过问,错过最佳治疗阶段,导致右腿股骨坏死,此刻双退全部瘫痪,吃、喝、拉、撒全部在床上,依靠妻子帮手完成。

  三、从2016年2月至2017年11月,妻子胡远芳无数次求助院方解决治病,聂院长代表院方说:你本身去找医院,荆州任何一家医院治病,我们都给管理转院手续,负担转院的一切费用。妻子胡远芳跑遍荆州一医、荆州医院、中医院后向聂汇报,可是聂又说:由他们联系医院,一拖再拖,至2017年11月,聂说:已经治欠好了,你去打官司又能怎样?

  四、我们夫妻双下岗,没有一分钱的经济收入,妻子恒久护理我,独子待业中,全家三口靠700元的低保,根本无法维持正常生活,哪有钱打官司。

  五、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我向聂院长讨要病历、诊断病情费用清单、费用明细,遭到拒绝后,上访到荆州市卫计委,2017年11月6日10点11分5楼医调委办公室刘川川科长说:不归我们管,不平你去告我。紧接着医政科李军科长凶狠地说:你去告我不作为,我就被轰出了门,到11月8日10点30分再次上访,同时要求要病情等资料,他们才同意叫医院给资料,医院朝阳院长指示段国斌主任东拼西凑,搞了部门资料,2015年11月24日—2017年5月21日,2017年5月—2017年12月,所有资料到至今也是坚决不提供。

  六、就2015年11月24日至2017年5月21日杜玉平实际治疗费为:90898.5元(有38张用药医嘱为证)。2015年11月24日至2017年5月21日上报医保基金费用为:185080.69元(明细费用结算单25张为证)。想钱想疯了,有80岁两老儿子瘫痪在床,每换一张床单就要收10元钱,有些医用棉签典伏也要收钱。

  七、挂空床病人冒名顶替骗医保,故意给杜玉平写上23、27、11、13、31等床(23、27床号无中生有,根本没有住过),23床实际是朝阳院长幺妈的儿子住院手术,仅花费180元,看病人姓杨,38岁,湖北公安县杨场人,农合医保。

  八、无数次上访至2017年11月30日,荆州卫计委才下达“推托词”公文。

  九、综上所述,不难看出,荆州市惠民医院带领欺骗政府,欺骗病人,病人上诉无门,官官相护,老黎民迫切盼望中央纪委派员明名暗访,纠出蛇鼠,为民作主。

荆州市惠民医院诈骗手术失败捏造事实无处维权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