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上表态好对下事难办 一些官员患“官场敷衍病”

   治治“官场敷衍病”(人民论坛)

  马洲兵

  《官场现形记》中讲,一些官员“敷衍的本事是第一等”。封建时代“千里做官为了吃穿”,官场中人“无利不起早”不是啥稀罕事。共产党人“做官”为的是做事,与封建官员不可同日而语。拿陈云同志的话说:党员干部“在工作中萎靡不振和用雇佣劳动的态度来对付党的工作,是绝对不允许的”。

  这些年铁腕正风反腐、从严管党治吏,官场日渐洁净、官风愈益清朗。但懒政庸政怠政现象,也的确不少见。一些官员怕担事、装作为,只说不做、说多做少,患上了严重的“官场敷衍症”。其主要临床表现:对上“表态好、行动少”——传达学习“反应很快”,开会部署“动作很大”,搭班子、建机制“抓得很紧”,却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对下“脸好看、事难办”——接上楼送出门,又端水又拉凳,似乎很热情,可谈到事情却打太极,推不掉就拖,拖不过就糊;讲话“重搬用、轻运用”——报纸网络到处抄,光接天线不接地线,光有着眼点没有着力点,完全“为讲而讲”;做事“有激动、无行动”——提起矛盾问题两腮发鼓,但解决起来上级不拨不动,甚至拨都不动,许多经费趴在账面上睡大觉。

  光说漂亮话、做样子活,不埋头真抓、撸袖实干,无疑是一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结合体。但细加分析,这种“敷衍病”,与曾经盛行过的“作秀”风,又有本质不同。作秀,图的是出名挂号,争彩头、讨掌声,许多事“想得美好、很难做到”,其背后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进取心、创新欲——当然是扭曲变形了的。而敷衍,则是不想干事、不负责任,追求“也无风雨也无晴”,以为“不做事没有事”“不花钱最保险”,躲避矛盾、明哲保身,许多事是“非不能也,实不为也”,缺少的是为官的责任与担当、做事的热情与干劲。所以,比之作秀,敷衍之害堪称更甚。

  “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毛泽东同志早作过这样的论断。随着“打虎”“拍蝇”“猎狐”不断深入,有些人以为只要不贪腐,就可以做“太平官”、当“不倒翁”。其实,敷衍塞责造成资源浪费、耽误发展机遇,是党和人民不能容忍的“大问题”。明朝走向灭亡,官员“贤者十一,而惰不事事者常九也”,官场“虚文日盛而实政亡”,就是重要原因之一。中华民族要“强起来”,岂能容忍官员“占着位子、混着日子”,让“安官贪禄,不务公事,与世浮沉,左右观望”那样的“具臣”“滑吏”有安身之地?

  贪官是恶吏,必须坚决铲除;庸官非良吏,同样不可重用。评价干部需要看态度,但判断态度好坏既要听其言更要观其行,不见行动的“态度很好”,要它何用?推动工作需要抓过程,但关注过程是为了保证最后的收成,不打粮食的“忙忙碌碌”,要它何用?选人用人必须重品行,但强调“政治过硬”还得“本领高强”,不能做事的“堂上木偶”,要它何用?为官不学无术、不求进取,却椅子坐得安稳、梯子上得顺利,如此只会助长“敷衍病”流行。

  老实人,才是最聪明的人。勤政廉政,来不得半点虚伪。今天如果还有人怀疑党自我革命的勇气和决心,看不到正风反腐肃纪永远在路上,干事敷衍、为官装为,还在东张西望等等看,不会有好果子吃。唯有勤勤恳恳、兢兢业业、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事、尽好自己的责,方能行得稳、坐得正、走得远。

对上表态好对下事难办 一些官员患“官场敷衍病”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