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会址”日记|红色故事·闯入一大会场的陌生人姓甚名谁

 【编者按】

 

2017年10月31日,党的十九大闭幕仅一周,习近平总书记带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集体瞻仰上海中共一大会址和浙江嘉兴南湖红船,在广大党员干部群众中引起热烈反响。

 
连日来,全国各地前往一大会址纪念馆参观的党员群众络绎不绝,在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家园,他们回顾建党历史,重温入党誓词,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澎湃新闻推出“一大会址”日记,派出记者常驻中共一大会址,近距离观察、感受、记录会址每天的新闻,讲述一大的红色故事,传承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

 

1921年7月30日,天气异常闷热,位于法租界望志路的一栋石库门民居客厅里坐满了人。这里即将举行的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第六次会议,原定议题是通过党的纲领和决议,选举中央机构。

 

夜幕降临,晚八时多,代表们刚在那张大餐桌四周坐定,一个陌生面孔,“穿灰布长衫”的不速之客突然闯入,引发了所有与会者的疑惑和警觉。“他是谁?他来找谁?他又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呢?”在这些疑问解开之前我们不妨先梳理一下这个突然闯入“一大”会场的陌生人所引发的一系列“蝴蝶效应”吧。

 

首先是屋子的二先生李汉俊与其的一段问答。

 

“你找谁?”

 

“我找社联的王主席。”

 

“这儿哪有社联?哪儿有什么王主席?”

 

“对不起,找错地方了。”那人一边打着哈哈,一边匆匆离去。

 

接着便是地下斗争经验丰富的共产国际代表马林的当机立断了。在用英语与李汉俊简单交流后,他立即提出建议“一定是包打听!会议立即停止,大家迅速离开!”

 

随后大家迅速从前门走出了李公馆,15分钟后,法租界巡捕房就来人包围了会场,在与留守人员李汉俊和陈公博两人的一番答辩中,巡捕们空手而归。当晚12时左右,多数代表集中在老渔阳里二号李达的住处,商讨下一步大会该如何进行。商议的结果是大家都认为会议已不能再在上海继续开了。

 

最终在李达夫人王会悟的提议下会议转移到了浙江嘉兴的一艘游船上继续举行。从此,中国共产党也正式宣告成立,并得到了共产国际的承认,作为一支新生的政治力量开始活跃于中国的政治舞台。

 

一个突然闯入会场的不速之客竟然改变了中共“一大”的会议进程,他出现的时机又是如此的敏感,这不由得更加深了此人的神秘之感。在解放后,许多专家和学者都对此人的来历和身份进行了详细的考证。得出的结果如下:

 

此人姓程,名子卿,人称“程老三”, 又因为他的皮肤黝黑,绰号叫“黑皮子卿”,属青帮的“悟”字辈人物。镇江人,在1900年前后,从镇江到上海谋生,在十六铺码头做搬运工。他在那里结识了上海帮会头子黄金荣,结拜为兄弟。1905年,经黄金荣介绍,程子卿进入法国巡捕房当了巡捕。经过一番“摸爬滚打”后升为刑事科的政治组探长。随着法租界政治性事件不断增多,这个政治组后来扩大为政治部,程子卿担任政治部主任。 

 

据一位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曾在上海法租界工作的老人回忆,他的上司程子卿曾与他讲起过法租界巡捕房在1921年搜查“李公馆”的情况。 他回忆说,那时程子卿跟他聊天时说起,1921年曾前往“李公馆”搜查——当时只知道一个外国的“赤色分子”在那里召集会议。如此一来便更加肯定了一个事实,原来首先进入“李公馆”进行侦查的“包打听”便是程子卿啊!

 

那他又是如何找到这个开会的地方的呢?

 

原来是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引起了密探的注意!这个来头不小的“赤色分子”曾在奥地利维也纳被捕过,在获释以后,便成了各国警方密切注视的目标。因此在他动身前往中国时一路上便得到了特殊的“关照”。

 

可以说马林到上海之后,他的所有行踪都被密探们了解得清楚准确,并被记录在案。所以在7月23日晚当马林来到“李公馆”出席中共“一大”开幕式时,便使得“李公馆”引起密探的注意。也正因为这样,当7月30日马林再度来到“李公馆”,出席中共一大闭幕式时,密探程子卿,这个不请自来的“陌生人”就这样误打误撞地闯入了中共“一大”的会场。

“一大会址”日记|红色故事·闯入一大会场的陌生人姓甚名谁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