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亭子学校不履行义务

 尊敬的区教育局领导:

我们是沧水铺镇花亭子学校教师陈*群猥亵学生案三名被害学生的家长,2016年9月陈*群利用教师身份的便利多次在上课期间对我们的小孩实施猥亵行为,我们报案后,司法机关已对陈*群进行了逮捕、审判。考虑到事件对我们小孩今后成长和赫山区教育声誉的影响,案发后我们没有通知新闻媒体,也没有到政府机关吵闹,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将近20个月,对我们的赔偿仍然没有到位,也没有追究花亭子学校相关责任人员的责任,我们心有不甘,特向主管部门反映相关问题。

我们没有像八字哨镇的学生家长一样状告市、区政府,市、区教育局,也没有通过政府信息公开的方式向政府施加压力,但我们恳请区教育局能督促对事件负有责任的花亭子学校积极履行其赔偿义务。花亭子学校作为陈*群的工作单位,负有对其管理的教师考核、评价、教育的职责,但其没有发现陈*群在课堂上实施的犯罪行为,其管理上存在明显漏洞、其师德教育更是沦为笑话。

且学校作为对在校学生依法负有管理、保护义务的单位,在我们向其反应陈*群的犯罪行为后,其应当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第9点的规定及时报案,但其要求陈*群假借生病到医院住院,妄图逃避法律制裁的做法,不仅没有履行其义务,而且是在刻意阻碍侦查。

更可恶的是,陈*群的犯罪行为被立案侦查后,花亭子学校仍然没有尽到其对学生的保护义务,其放任陈*群的妻子,利用其同为学校教师的便利,在在校期间将我们的孩子叫至其办公室,威胁学生告知其陈*群犯罪行为的具体细节,干扰了学生的正常学习,进一步加深了对小孩的心理伤害。

陈*群的责任我们不必说,花亭子学校在此次事件中同样存在过错,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目前我们的小孩均仍在花亭子学校读书,受农村交通条件的限制,我们找不到其他合适的学校就读,如果我们找花亭子学校要求赔偿,我们也害怕这会影响我们小孩的正常读书,因此只能请求区教育局督促花亭子学校积极赔偿,同时也请区教育局按照中共中央组织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原监察部《关于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和机关工人被采取强制措施和受行政处罚工资待遇处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人社部发〔2012〕69号)第一点的规定及时停发陈*群的工资。

2018年4月 

花亭子学校不履行义务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