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吉沉船瞬间:没人通知撤离,二楼KTV的孩子大多未能逃出

 “钱江晚报”微信公号消息,据泰国军方搜救人员提供的消息,截至7日中午,普吉游船倾覆事故已造成至少38人遇难。泰国总理巴育同日督促各相关部门全力搜救失踪人员,并下令在普吉设置救援指挥中心。

 

7月6日,在泰国普吉,军方人员和警察在码头待命。新华社记者 秦晴 摄

 

钱江晚报记者

 
随泰方军舰抵达出事海域
 
潜水员准备深潜

 

当地时间下午1点10分左右,钱江晚报记者随泰方的军舰赶到了事发海域。

 

此时,军舰上的泰方海军搜救人员正在做最后的设备调试,他们的潜水员正准备进行深潜,搜寻失联人员。

 

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此前因为天气影响,深潜搜救曾一度暂停。

 

随船前来的中方搜救人员在和泰方的指挥官做沟通,也准备下水搜救。

 

杭州公羊队的救援人员告诉钱江晚报记者,他们此前在码头遇到了带工作组前来泰国协调搜救工作的海宁副市长,当时他们沟通了一下搜救的计划和一些情况。

 

因为急着出海,并没有谈很久。

 

在出事海域,虽然天气很好,但是海上风浪依然很大。钱江晚报记者在军舰上依然能明显感受到海浪的起伏,一个浪打过来,记者都有些站立不稳。泰方人员用手势提醒记者,要抓牢附近的栏杆或者绳索。

 

钱江晚报记者看到,此时,在事发海域,还有一些其他的船只在参与搜救,其中包括另外两艘军舰,海面上还不时有快艇掠过,驶向远处。

 

在空中,有两架直升机在不断盘旋搜索。

 

钱江晚报记者在海面上扫视了一圈,发现虽然这片海域边上有一些岛屿,但是出事的海域离那些岛屿都比较远,几乎处于中心的位置。可以想见,当时船只倾覆后,那些落水或被困的游客,想要自救,难度还是很大的。

 

此外,从当地搜救人员和医院方面,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这次事故造成一些孩子不幸遇难,因为事发时这些孩子大多在凤凰号游船二楼的KTV,那里有空调,孩子们觉得凉快。

 

伤心的外公郑兰庆:

 
剩下我一个也成了遇难者

 

普吉岛的夏天是灼热而潮湿的。

 

如今正是普吉岛的旺季,这里有着似乎和美景不相匹配的实惠价格,吸引来不同肤色操着不同语言的游客。

 

从杭州来普吉的郑兰庆,其实早在4年前就来过这里,觉得“没什么意思”,但女儿精心策划了这次旅行,于是,一家五口,在这个七月来到直飞航程5个小时开外可以抵达的热情海岛。

 

7月5日下午,郑兰庆感到筋疲力尽。早上出海时,天气晴朗,碧涛无限,但船像一条横冲直撞的鱼,随着海浪颠簸。

 

从不晕船的郑兰庆,吐得七荤八素,还不会说话的孩子欣欣(化名),小脸也透着不适。

 

爸爸妈妈把她抱上二楼,那里有个KTV,冷气很足,欣欣可以睡上一觉。很多孩子也都随着自己的妈妈,在这里暂时歇息。

 

下午四时左右,郑兰庆眼看天色骤变,墨色的乌云在海平线边际翻滚,他没有在意,因为普吉岛的天气是如此变化无常;他甚至也没察觉出船的颠簸不同寻常,以为是驾驶员“技术不好”,直到他看到妻子的手机,定位的红点还停留在一小时前的位置,才觉得有点慌神,按照原计划,再过半小时,结束游览的他们将能抵达岸边,回到陆地。

 

萧山导游小韩也曾在今年6月下旬,突如其来的暴风雨肆虐之时,置身游艇,她发了条朋友圈:“谁来救救我啊。”

 

郑兰庆说,停留了二三十分钟后,才有船员来到已经被浪打得忽高忽低的船舱内,向乘客抛掷救生圈。

 

剧烈的颠簸将郑兰庆和妻子像一袋面粉一样地,在一楼的地面“甩”来“甩”去,郑兰庆此时真正预感到,大难将至,他对妻子说,如果雨停了,我们就得救了,如果天不亮,我们可能真的遇到麻烦了。妻子则有点生气,她埋怨一直紧紧拉着她的郑兰庆:“你快把我的手都拉出血了,”她脚撞伤了,蹲在地上揉着流血的伤口。顾不得分辨,郑兰庆听到一声呼喊“快到外面来”!他拉着妻子跑到门边一看,一艘小皮艇在浪中像指南针一样摇摆,摆到哪里,靠近的人就从船舱上跳过去。郑兰庆看到一丝希望,尤其当他看到一个相识的瘦瘦的船员已经在皮艇上时,他还开了个玩笑:“现在轮到我了吧。”

 

“你不要拉我!”妻子想让郑兰庆先跳过去,先顾好自己——这成为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巨大的翻覆力将他们原本紧紧牵着的手分开,郑兰庆使尽全身力气试着抓住皮艇的缆绳之时,妻子随着“头尾整个掉了个”的船,沉入海底。

 

那是郑兰庆生命中最绝望的时刻:他好不容易爬上打开的救生艇,躺在只容纳了二三十人的空间时,咸咸的海风让他感到寒冷。

 

郑兰庆再也没有力气呼喊,甚至来不及思索可能到来的最残酷的结局。

 

多位幸存者说,事发当时,很多躲在二楼KTV的孩子没能跑出来,因为没有人通知他们及时撤离。一位遇难者的家属边流泪边说,“我接送了这孩子四年啊!”

 

郑兰庆成为整条船上,最后一个获救的人。

 

6日下午5点,妻子遗体的照片最先被传过来,9点,女儿一家三口的照片陆续传来,“难看得不成样子,”郑兰庆说,感觉自己的眼泪都流干了。

 

郑兰庆缓缓展开手中的大号塑料袋,一一翻出成套的衣服:一套是穿旧的连衣裙,上面还留着妻子的气息;一套条纹T恤衫和米色短裤,是女儿的,里面还有套干净的内衣;一套POLO衫和休闲皮带,属于女婿;郑兰庆最终翻出一套小小的衣服,色彩活泼的印花裙,里面还有一片日本品牌的纸尿裤,昂贵而柔软,这是他外孙女的欣欣的,郑兰庆哭出声来。

 

“我们一家五口在船上,剩下我一个也成了遇难者,”郑兰庆说。

 

钱江晚报记者随行军舰

 
第一轮深潜搜救已结束

 

当地时间下午2点多,钱江晚报记者来到了事发海域。

 

记者在现场看到,在事发海域,已经有几艘橘色的橡皮艇在搜救,艇上坐着一些泰方的搜救人员,他们身边放着一些桔红色的浮标。这些浮标是用来标示水下沉船的。记者看到,他们已经把凤凰号的位置标示得很清楚。

 

 

 

当地时间下午3点不到,钱江晚报记者在军舰上看到,泰方的搜救队的指挥官正在做潜水前的计划安排。搜救人员坐在船上聚精会神地听着安排。

 

随后,泰方参与搜救的重型潜水员在做好准备之后,潜入海中。此时是当地时间3点10分中作。

 

记者在现场看到,除了长长的安全绳索,潜水员的头盔上也带有实时的视频设备,设备连接上船上的一台监视器。这样船上的指挥官可以实时看到水下的情况。钱江晚报记者也一直盯着屏幕。

 

这些潜水员身上还特意带着一把匕首,这在水下搜救中会用到。

 

下潜五六分钟后,潜水员已经能看到沉没的凤凰号。白色的船体看上去已经有些扭曲,船上的玻璃几乎都碎了。有潜水员进入船舱里面,船体内部的一些设备已经挤压变形。

 

 

 

经过20分钟的搜寻,潜水员并没有发现任何生命迹象,也没有找到失踪人员。随后,第一批的2名潜水员陆续浮出水面。


普吉沉船瞬间:没人通知撤离,二楼KTV的孩子大多未能逃出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