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曝江苏大丰三峡移民杨瑞祥走投无路被迫服毒

      我是一个三峡移民,响应党的号召,2000年从重庆移民到江苏省大丰市。我的父亲杨瑞祥原来在重庆是一名有17年工龄的代课老师,原本考虑不久就有机会转正,原本没打算移民,但是我们一家一百多口人,五世同堂,上面还有个九十几岁的老太爷,老太爷不愿背井离乡,说只要家里还有人不移民他就不走。最后政府多方面做工作,家里的人也在多方面做工作最后我家才决定移民。政府还承诺我父亲到江苏以后还是会安排跟教育相关的工作。  

 
  从2000移民到江苏以后并没有安排任何工作,也没有任何部门过问此事。从2014年年初开始,我爸爸就又重新开始找政府协调此事,一直没有结果。 2015年3月2日上午10点 ,我父亲又到大丰市移民局沟通此事,没有任何结果我父亲绝望了,在移民局金主任办公室吞服了农药。十一点左右就开始呕吐,呕吐物呈绿色,当时办公室有主任和另外一个姓徐的办事员。之后移民办联系了万盈镇移民办和我的家人,我的家人还郑重的在电话里提醒了他们说可能是吞服了毒药,我家人知道情况之后就立即赶往大丰市移民办,直到下午四点五十分我家人到了之后才拨打了急救电话。到医院之后政府说不惜一切代价救人,但是我没有看到他们的任何措施,我自己和医生联系了盐城的专家到大丰市人民医院会诊。晚上好像有市里面的领导来医院,但是没有任何人和我们家属沟通。当晚我就和在场的领导沟通说我想见见你们领导,打了很多电话都没有领导过来。零点四十分钟我又拨打了市长热线,反应了情况说希望能见见领导。零点五十一分市长热线回电话说领导已经休息了让我3号早上八点到信访局反映情况,我当时就说如果我父亲等不到明天早上怎么办,当时的人给我回答说现在没有办法。  
 
  凌晨移民局金主任到了医院,我和他说了我的意见,谈了话,可是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3号早上民政局潘局长到医院,但是没有和任何沟通,早上八点多钟院方提出说要用药需要缴费 ,当时我们就找潘局长沟通,他说这个要自己解决,给他也没有用,最后还是我们自己掏钱买了药。早上九点十分我再次拨打市长热线沟通了这个问题,早上九点三十分市长热线回电话,说这个费用问题需要自己解决,我问他这就是他们不记一切代价抢救人的态度,他能不能对他说的话负责,他没给我答复。  
 
  我也是一个党员,我可以对我说的话负责。再此公之于众就是希望大家能一起帮我,在此感激不尽,请大家帮我扩散,再次感谢,希望我父亲能有奇迹出现。  
 
   1.jpg
 
  杨江波:15152882188  

网曝江苏大丰三峡移民杨瑞祥走投无路被迫服毒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