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儿烫伤筹款引质疑家属退款借钱治病,保险公司:先帮忙垫付

 成都商报客户端7月7日报道,一天之内,周宇就在网络筹款平台获得接近40万捐款,但面对网上的一些质疑声,他一怒之下,选择了退掉捐款,借钱给娃娃治病。

 

6月25日,萧萧妈妈胡彩云和3岁的萧萧在崇州市三江镇文庙街,不慎被卤水烫伤,胸前、双下肢、臀部,萧萧的烫伤面积达到55%。7月3日,周宇在网络筹款平台水滴筹上发起了众筹,不到24小时就达到了近40万捐款。但同时,质疑的声音也开始出现,“三江做羊子生意的”“崇州有两套房子”“给小孩买了300万保险”“车都是两辆”。

 

萧萧烫伤的小脚。

 
7月4日,受质疑声影响,一怒之下,周宇主动申请了水滴筹退款,选择借钱给儿子治病。但舆论并没因此停止。

 

妻儿意外被烫伤 不到24小时筹集近40万善款

 

迫于舆论压力 他决定原路退款

 

7月4日上午,为了给深度烫伤的儿子筹集医疗费而折腾了一天一夜的周宇,凌晨才睡下,却被朋友、同学电话打“懵”了。“你做的啥子?我好心帮你转发(筹款),被他们说骗人的。”一连几个电话后,周宇打开3日晚上才上线的筹款链接,下面的评论让他傻眼了。

 

周宇将筹集近40万善款退还给捐款人。

 

6月25日,周宇的妻子胡彩云骑电动车带着儿子萧萧在三江镇文庙街的一个卤肉摊前,不慎被滚烫的卤水烫伤,萧萧站在电动车前面,双下肢、臀部和腹部都被严重烫伤,胡彩云的整个右腿也被浇了个遍。母子俩被送到当地医院,随后因萧萧伤情严重,当天转院至四川省人民医院烧伤科。医生告诉他们,孩子伤情严重,后期治疗费是个大数字。

 

7月3日晚上7点左右,周宇在水滴筹上发布了求助筹款信息,以萧萧的名义,筹集60万元医疗费用,贴出了萧萧和胡彩云的伤情证明、村委会出具的证明以及受伤照片。链接被迅速转发到朋友圈,善款也从四面八方而来,不停地有人在链接里捐款。“孩子好可怜,希望早日康复。”

 

部分网友评论。

 

但在一夜之后,有了不一样的声音。有人直接在水滴筹评论里提出质疑,周宇一家在镇上做杀羊生意,家里有车有房,为什么要筹款?也有人在当地人的微信群里转发,“父母给娃娃买了300万保险,就在我同事的组上。”

 

一时间,周宇和家人承受着巨大的舆论压力,7月4日晚上,不到8点,周宇主动申请了水滴筹退款,该链接不能再捐款,且将陆续退还已捐的善款。截至到关停捐款,链接已经被转发了9293次,共收到22859笔捐款,总额为390373元。

 

筹款人讲述:

 
确实是着急没有医疗费才筹款的
 
买了300保额的保险,治疗结束后按发票报销

 

7月6日上午,成都商报记者在医院见到了周宇一家。萧萧刚刚换过药不久,痛得哭闹了一阵,正在发烧,头上贴着退烧贴。

 

萧萧腰部也被严重烫伤。

 

周宇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网上的不实舆论,让家里人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甚至还有人到医院来偷拍,将孩子受伤的视频和照片传得到处都是。

 

是否真如网络评论一样,家里有车有房,还在网络筹款?周宇解释说,自己家确实是做杀羊生意的,但都是小生意,挣的钱并不多,完全不是网上传的,轻易可以拿出上百万。

 

周宇出售羊肉的档口。

 

周宇说,家里住的房子,已经修了二三十年。两年前在崇州按揭买房,除了首付外,每月还需要支付4050元贷款。今年3月开始装修,刚刚装修完毕,就在孩子出事前一天,才支付了购买家具的钱,装修和购买家具的钱,大约花费了13万。所以出事后,自己和妻子的银行卡上,仅有2万多元现金,而一住院,光是萧萧就缴纳了4万元。 “车都是面包车,一辆开了8年,一辆5年。”周宇说。

 

周宇出售羊肉的档口,事发后大门紧闭。

 

除了萧萧,夫妻俩还有一个17岁的孩子在上学。3年前,萧萧出生前后,萧萧奶奶因为心脏病做了手术,花了十几万,孩子出生后也是意外不断,经常受伤住院。而在今年4月,夫妻俩还同时因病住院治疗,花了好几万。

 

而给孩子购买的保险,是在今年6月2日购买的,“业务员可能给我说了,会生效,但是我当时慌乱,记不得了。”周宇说,给孩子买保险,保额确实是300万,但直到现在,保险能够赔付多少,业务员也说不清楚,必须等到治疗结束根据发票才能报销。

 

周宇说,筹款的金额确实是医生开具的证明上的预估的医药费用,之所以填了60万,是抱着“能筹多少是多少”的心态。而网上说的,孩子妈妈“带着金手镯”,那是10多年前结婚时的嫁妆。

 

周宇说,目前,母子俩的治疗费用已近10万,其中2万多是自己的存款,卤水摊老板分两次支付了3万。其余的钱,是周宇向朋友暂借的。“这个朋友借5万,说好了过几天还,然后又借另外一个朋友的,先还上,答应了几天(还),要做到。”周宇说,而保险公司仅垫付了1000元钱。

 

探访:

 
两层两间门面的老房子
 
面包车上用蛇皮袋做椅背

 

6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来到崇州市三江镇富国村,村上的工作人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3日,周宇来过村上开证明,但当时她并不知道是开来做水滴筹的。因胡彩云和萧萧的户籍确实在村上,因此开具了当日受伤事实的证明。(这一点,成都商报记者向周宇核实时,他表示,是明确说明了作为筹款证明,在证明盖章处,记者也看到了“此证明仅限用于水滴筹使用”的字样。)这位工作人员也表示,胡彩云家在村上,家境也属于一般。

 

周宇家用蛇皮袋做椅背的面包车。

 

随后,成都商报记者来到三江镇桥东社区,这是周宇一家所在的社区,社区调解主任郑涛带着记者找到了周宇家,这是一个两层的楼房,楼下的两间门面外搭着玻纤瓦和木头搭成的棚子,看上去是平日做生意的地方,如今大门紧闭。棚子外挂着“批发零售羊肉”的招牌。

 

成都商报记者向对面的邻居了解,邻居表示,孩子受伤的事情知道,有人说他们家很有钱,在崇州买房的事,自己不了解,也是才听说。但这位邻居表示,周宇家的房子至少也有二三十年的时间了。

 

周宇家的面包车。

 

而在距离房子不到20米的地方,停放着一辆白色面包车,根据周宇出示的行驶证,这正是周宇家的其中一辆车。走近后,记者看到,这辆看上去并不新的面包车的座椅上,套着蛇皮编织袋做椅套。

 

郑涛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周宇家的家庭情况,在村上相比,确实也是一般。这两天,已经有很多不知道身份的组织和个人,来社区打听周宇家的情况。

 

而在医院时,周宇的家人当面拨打了保险公司客服电话,咨询保单是否生效,业务员表示意外导致的住院已生效,但具体报销金额需要等到实际报销时才能知道。

 

心寒:

 
网络谣言不实失去了朋友信任
 
“说那些的都应该是知道情况的人”

 

周宇说,自己文化不高,不会说话,在水滴筹上筹款,确实是因为家里拿不出钱来给孩子治疗,朋友才建议自己试一试水滴筹。也是在同学朋友帮忙写链接上的文字,开具了相关证明,自己才成功发起了众筹。

 

4日,一连几个责问电话,以及网络上的评论,周宇说,这让自己和家人感觉到很大的委屈和难过,那些情况都并不属实。“同学给我捐了2500元,老师说,要争一口气,就都退回去了。”周宇说,当质疑的声音出来后,自己就将同学群里的捐款,一个一个都退了回去。除了水滴筹外的捐款,微信上,朋友同学的捐款大概有四五千,退还了一半。

 

周宇取钱治病。

 

周宇说,让自己最寒心,一是来自朋友的质问,一连几个电话,责问他“做了什么”,将捐款退还给同学后,也没有一个人打过电话安慰自己。“我们家做生意的,信誉很重要,这让我觉得我失去了大家的信任。”周宇说,二是,那些在网上说自己家有车有房的,肯定都是熟悉的、同一个地方的人,不然不会知道自己家的情况,但是说的又不是真实的事实,这让周宇觉得非常气不过。父亲说,“树要皮人要脸”,这样(网络舆论压力)以后让周家怎么做生意,因此,在保险公司业务员再次核实能够报销医药费后,4日晚上,周宇关闭了水滴筹。

 

医院收费凭证。

 

6日晚上,成都商报记者向晓晓的主管医生求证萧萧的伤情,医生告诉记者,萧萧确实是大面积烫伤,为深二度到三度,现在创面的情况还比较好,但是孩子一直在发烧。具体的治疗费用,要看孩子创面的恢复情况,以及是否需要再进行植皮手术,如果恢复不好,肯定还需要不少的费用。至于病情证明上的预估50万元治疗费,医生说,这是根据深度烫伤病人的受伤面积来估计,大约每1%需要1万元左右,而萧萧的烫伤面积,在50%以上。

 

目前,萧萧已缴的治疗费已经花得差不多了,周宇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幸好有亲戚朋友表示可以借钱支持孩子的治疗费,解了燃眉之急。“后面再想办法,总不能放弃。”周宇说。

 

周宇说,不管情况如何,还是希望能借媒体采访,向那些为孩子捐款的好心人表达谢意。

 

(原题为《妻儿烫伤筹款引网友质疑 家属退款近40万借钱治病 保险公司:先垫付1000元,治疗结束后按发票报销》)

妻儿烫伤筹款引质疑家属退款借钱治病,保险公司:先帮忙垫付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