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油车污染攻坚战|“煤炭第一港”秦皇岛酝酿搬迁

 伴随大气环境治理进程的推进,环渤海各港口于2017年10月起不再接受汽车运输的集疏港煤炭,逐步转由铁路运输。

 

禁令改变了无数柴油车司机固有的生存路径,也重塑着沿岸各港口业已形成的运输格局。

 

各大港口受影响的程度各有不同:

 

“汽运煤”禁令让缺乏运煤专用铁路的天津港成为“北煤南运”版图中受冲击最大的港口,其庞大的“汽运煤”吨位亦分流至其他港口。

 

但“煤炭第一港”秦皇岛在煤炭吞吐量大幅上升后,却计划迁移出煤炭业务。多位河北省官方人士对澎湃新闻确认,秦皇岛港计划把煤炭运输功能转移走,未来主要发展集装箱、杂货运输和旅游功能,但目前仍在省内酝酿探讨阶段。

 

此消彼长之外,未来一条从内蒙古穿越大半个中国到江西吉安的运煤专线——蒙华铁路,或将影响环渤海地区的运输格局。

 

7月2日,中国铁路总公司相关负责人公开表示,2020年蒙西至华中铁路即蒙华铁路投产后,将开行万吨重载列车,形成“北煤南运”亿吨级的大能力货运重载通道,届时“北煤南运”万吨重载通道将由大秦铁路一条线,增加到包含唐呼线、瓦日线、蒙华线在内的四条线。

 

天津港受“汽运煤”禁令影响最大

 

满载煤块的火车车皮排成长队,缓缓滑入秦皇岛东港区煤炭码头外的铁路终点站,历经六百多公里的旅程,这些产自 “三西”(内蒙古西部、山西、陕西)地区的煤块从这里装船下海,驶往南方。

 

与港区内外紧张繁忙的工作气氛有所不同的是,谈及“汽运煤”禁令对于河北三大港口的影响,河北港口集团相关人士语带轻松的对澎湃新闻说,此前环渤海港口的“汽运煤”主要集中于天津,河北几大港口“汽运煤”较少,且有运煤专用铁路连接,配套设施齐全,执行禁令并未有太大困难。

 

天津港受“汽运煤”禁令冲击最大,这是接受澎湃新闻采访各方人士所秉持的共识。

 

相较于天津港面临的冲击,河北港口集团人士则将“汽运煤”禁令看作是河北港口的一次机遇。

 

这一判断亦有详实数据作为支撑。

 

天津港股份有限公司在其2017年年度报告中称,2017年,公司实现利润总额15.71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29.19%,主要原因是公司煤炭及制品、矿石、钢材等主干货类装卸业务量减少,装卸业务利润总额下降。

 

天津港于2017年4月底停止接收公路运输煤炭,集疏港煤炭全部由铁路运输。

 

受货源发货地和天津港铁路疏运条件、能力以及铁路发运量限制,天津港煤炭及制品吞吐量同比下滑30.15%。受钢铁行业去产能和矿石集港车辆减少、矿石货源分流影响,公司金属矿石吞吐量同比下滑14.10%。

 

天津港方面坦承,公司面临前所未有挑战,“汽运煤”停运打破了天津港多年来形成的传统集疏运模式,给公司货源开发、生产组织带来严重影响。

 

河北唐山京唐港区内的煤炭传送带。

 
与之相对的是,秦皇岛港和唐山港在其年报中均称其煤炭吞吐量和效益有明显提升。

 

秦皇岛港方面称,2017年完成煤炭吞吐量2.33亿吨,较2016年增长31.83%,而唐山港仅京唐港区便完成煤炭运量6925.54万吨,同比增长19.62%。

 

上述两大港口在其年报中均将“汽运煤”禁令执行后,煤炭向铁路运输回流视为其煤炭吞吐量增加的主要原因。

 

远望河北唐山曹妃甸港

 
2016年,天津港煤炭集港运量为1.04亿吨,其中汽运集港5600万吨,占比超五成,天津港执行“汽运煤”禁令比其它环渤海港口提前近半年的时间差,使大量汽运煤炭转移到了唐山曹妃甸、黄骅等河北港口。

 

榆林煤炭交易中心人士及多位河北物流业人士对澎湃新闻说,相较于河北的秦皇岛、唐山和黄骅港,天津港没有运煤专用铁路,此前发往天津的煤炭多为中小煤企的产品。

 

在此背景下,天津港方面在其年报中称,一方面港口正提升煤炭集装箱运输运量,与铁路部门协调争取支持,一方面以集装箱运输为增长点尽力冲抵“汽运煤”禁令带来的冲击。

 

酝酿搬迁的秦皇岛煤炭码头

 

相较于眼前看得见的变化,一场港口运输格局的大调整也正在酝酿之中。

 

今年3月,财新网率先披露了河北省正酝酿搬迁秦皇岛煤炭码头的消息,一时间引发业界热议。

 

秦皇岛港煤炭码头内的高大装卸设施。

 
4月初,澎湃新闻在秦皇岛东港区的煤炭码头看到,高大的防尘网横亘在煤炭堆场与港区外的公路间,横跨公路的传送带缓缓转动,正将跨越大半个华北而来的煤炭运送至堆场。

 

井然有序的煤炭码头内外,计划搬迁的消息却已不是秘密,澎湃新闻接触到的多位秦皇岛当地人士均表示已知晓该消息,煤炭码头可能搬迁至唐山曹妃甸。

 

“因为搬迁的消息,秦皇岛港东区煤炭码头周围的房价都明显上涨了。”一位秦皇岛市民对澎湃新闻说。

 

多位河北省官方人士对澎湃新闻说,秦皇岛港计划把煤炭运输功能转移走,未来主要发展集装箱、杂货运输和旅游功能,但目前仍在省内酝酿探讨阶段,尚未上报到更高一级部门,也没有形成正式文件。

 

事实上,秦皇岛港多年来作为全球最大的煤炭码头,是我国“北煤南运”大格局的主枢纽港,2017年环渤海主要港口完成煤炭吞吐量6.77亿吨,而秦皇岛港便达2.33亿吨。

 

“搬迁很大程度上是港口和城市绿色发展理念的体现。”一位河北省官方人士对澎湃新闻说。

 

2017年,秦皇岛市社科联亦将秦皇岛港口转型作为立项课题开展研究。

 

澎湃新闻获取的一份秦皇岛市社科联的研究报告称,秦皇岛港目前功能水平仍较低,以运输货物的装卸、储存为主,业务较为单一,而由于日常运输煤炭较多,产生大量粉尘和噪声,港口运营过程中的污染在城市污染中占比约为10%。

 

研究报告称,秦皇岛作为旅游胜地,港口转型升级必然要以绿色、生态、智慧港口为方向。

 

秦皇岛这座山海之间的港口城市,以北戴河的旖旎风光和山海关的大气磅礴闻名于世,秦皇岛港营业收入虽在2017年大幅增长43.21%,达到70.33亿元,但相比于秦皇岛统计局发布的2017年全市658.29亿元的旅游总收入,数额小得多。

 

另一方面,环渤海港口同质化竞争和协作分工不足的现象在上述研究报告和多份港口年报中均被提及。

 

交通部在今年3月也公开表示,秦皇岛煤炭业务转移是京津冀一体化的规划之一。

 

而从运煤专用铁路的运力情况来看,秦皇岛港煤炭业务迁移也确有操作空间。

 

据原环保部的数据,环渤海地区主要有四条线路运输集港煤炭,分别是大秦、朔黄、蒙冀和瓦日铁路,总设计运输能力12亿吨/年,2017年实际运输7.5亿吨煤炭,空余运能4.5亿吨,运能利用率62.8%。

 

其中,连接秦皇岛港的大秦铁路和连接黄骅港的朔黄铁路运能接近饱和,2017年运输煤炭7.34亿吨,运能利用率91.8%。

 

而连接唐山港的蒙冀铁路和连接山东日照港的瓦日铁路运能潜力巨大,2017年共运输煤炭1950万吨,运能利用率仅4.9%,尚余3.8亿吨运能。

 

但涉及数万职工的港口搬迁并非一朝一夕之事,这场酝酿之中的大调整即使实施也需数年时间。

 

“北煤南运”万吨重载通道将增至4条

 

伴随“汽运煤”禁令的实施,环渤海各港口或此消彼长,或酝酿迁移业务,但在业内人士看来,一条正在建设中的铁路或将较大程度影响环渤海地区的运输格局。

 

远望秦皇岛港,河北沿海主要分布着秦皇岛、唐山曹妃甸、唐山京唐港和黄骅四个主要港口。

 

这种担忧在2017年的秦皇岛港的年报中也有体现。

 

上述年报中称,2019 年底或 2020 年初,蒙华铁路将建成通车,部分内蒙、陕西煤炭货源将通过该铁路直达至华中地区,分流“西煤东运”部分货源,届时环渤海下水煤炭业务将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给公司煤炭业务的增长带来不利因素。

 

蒙华铁路北起内蒙古鄂尔多斯境内浩勒报吉南站,途经内蒙古、陕西、山西、河南、湖北、湖南、江西七省区,终至京九铁路吉安站,线路全长1814.5公里,设计为国铁Ⅰ级铁路;规划煤炭输送能力超过2亿吨/年,预计于2019年12月开通运营。

 

相较于目前“三西”地区煤炭经由运煤专用铁路到达环渤海港口,再海运至南方的运输路径,蒙华铁路将省去港口转运环节。

 

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赵坚对澎湃新闻说,未来货运铁路在京津冀运输格局中将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而事实上,现有的铁路格局已然深刻影响环渤海港口的发展。

 

赵坚分析称,此前天津港的汽运煤炭主要经北京东部和南部到达港口,如在北京南部规划建设一条从“三西”地区到达天津港的货运铁路,便可以很大程度解决北京过境柴油车污染问题,且天津港2016年5600万吨的汽运煤炭运量,已满足建设货运铁路的条件。

 

7月2日,中国铁路总公司相关负责人公开表示,2020年蒙西自华中铁路即蒙华铁路投产后,将开行万吨重载列车,形成“北煤南运”亿吨级的大能力货运重载通道,经过3年努力即到2020年,中铁总计划将万吨重载通道由大秦铁路一条线,增加到包含唐呼线、瓦日线、蒙华线在内的四条线。

 

中铁总相关负责人还表示,下一步将着力解决运输能力问题,将以大秦线、唐呼线、侯月线、瓦日线、林西线、南渝线等六条线和山西、陕西、内蒙、新疆、援海援疆等六个区域为重点,深入挖掘运输潜力,为铁路货运增量行动提供可靠的运力保障。

 

在澎湃新闻采访的多位煤炭及物流业人士看来,暗流涌动般的格局调整和勾勒的美好蓝图背后,却有隐忧。

 

在他们看来,“汽运煤”禁令的实施以及未来蒙华铁路的建设,将使中小煤矿和企业面临更大压力。

 

榆林煤炭交易中心人士对澎湃新闻说,铁路运输目前尚有一定门槛,相较于神华集团(现国家能源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这样的大型企业,中小企业在争取车皮等方面有劣势,而神华集团拥有从煤矿到铁路、港口的全产业链,“不用受中铁总制约”。

 

如今,从天津港率先实施“汽运煤”禁令、开启公路运输转向铁路运输的序幕算起,已一年有余。

 

这项新政激起的涟漪或许还会回荡多年。

柴油车污染攻坚战|“煤炭第一港”秦皇岛酝酿搬迁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