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阿波罗男科医院医疗黑幕 市民被手术台上“持刀要价”

 最近,天津日报收到一名读者来信——

  我因为觉得自己性生活时间比较短,刚好在网上看见天津阿波罗男科医院的广告宣传,说他们是卫生部门指定的专业男科平价医院,就在网上申请了男科检查,费用是177元。

  2016年3月23日,我上午来到阿波罗医院,出示网上预约号,交了10元挂号费后,护士带着我去二楼找李××主任面诊。李主任说我这个情况需要检查之后才能确定怎么治疗,交钱检查完之后,护士又把我带到医生办公室。李主任说我属于严重早泄,必须要手术治疗,而且说了好多关于早泄的危害,吓得我不敢不做手术。我就问李主任手术费是多少钱,医生说两三千元左右。因为我带的钱不多,所以再三和医生确认费用之后才决定做手术。

  去手术室之前,他们让我先交了410元的费用。到了手术室之后,李主任让我脱掉裤子躺在手术台上,在我面前放了一块遮挡视线的布,然后在我阴茎上打了麻药。我当时特别生气,因为什么也没和我说就给我打麻药,打完麻药解释说这是做检查,并且把检查结果说得很严重,必须手术。手术吧,价钱可就变了,不是两三千元的事了。说是现在做手术有两种价位,一种是4000元,一种是6000元。然后说4000元的手术效果不理想,有不好的地方,让我做6000元的。我说之前医生说的不是两三千元左右吗,现在怎么这么贵,他也没做具体答复,就说现在这种情况必须手术,而且不做的话以后会更严重。去掉了挡着我视线的布,我发现李主任已经在我的阴茎上开了一个小洞,并且又说了一些诱导我的话,让我感觉不做手术的恐惧。无奈之下,我只好同意做6000元的手术,随后护士给我一个协议让我签字。过程中,李主任又说我的包皮长,必须要割包皮,不然会影响手术的效果,也影响恢复。随后,又告诉我有900元和2000元两种割包皮费用,他一直建议我选择2000元的,但是因为我没带这么多钱,我坚持选择900元的。

  手术完成后,护士带我到楼下交完6900元的手术费,又带我到李主任的办公室,李主任说我必须要做术后治疗。因为我没有钱了,我说不做可以吗?之前不是说好手术两三千元吗?现在怎么这么贵?李主任也没给确切的答复,就说现在这种情况必须要做治疗,术后治疗很关键,要是不治疗手术有可能会失败。在医生的强烈劝说下,我被迫选择了术后治疗,费用是6742.8元。术后治疗之后,阴茎红肿,李主任让我未来一周左右,每天都得再去医院治疗,费用大概是1500元左右一天。之后我就离开了医院。

  3月30日早上,我去找李主任,他说我恢复得不好,有好多问题,我说那你能确定我这手术效果吗,手术会不会对我的健康和生育会产生影响?李主任却说这个没法保证,总之就是各种的不负责任。

  截至离开医院,我一共在阿波罗医院花费了14052.8元,这和之前医生与我在办公室里谈的手术价格相差太远,和医院宣传的卫生局指定男科平价医院出入很大。为什么我在医院做手术时,医生在术前说得天花乱坠,术后却说不能给我基本的治疗保证?而且,我现在也不知道手术成功与否,甚至我都不能确定给我做的是什么手术。如果医院都是这样对待患者,那患者的利益应该去哪里维护?在手术台上扎了麻药针、打了洞眼才加价,这样的情况为什么会出现?不希望更多的患者被欺骗。

  市民陈先生

  记者调查——

  为什么要等上了手术台才说价格?

  记者打开了“天津阿波罗医院”的网页,浮动窗口上写着“天津唯一国际化男科医院”。同时,网页上还显示医院拥有国际卫生组织WHO认证的“男性生殖检验室”。在网页上记者看到,可以通过在线咨询和网络预约专家号,原价800多元的前列腺疾病、阳痿、早泄、性功能障碍的男性全项套餐,只要177元。

  4月1日,记者来到位于南开区的天津阿波罗医院“就诊”。医院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中国医院协会团体会员单位”“全国重点男科疾病科研诊疗基地”“美国沃尔曼前列腺研究院技术协作医院”等。导诊给记者挂了一个胡主任的号,记者说想咨询关于早泄的问题。胡主任说,早泄并没有固定的定义,夫妻生活不和谐即为早泄,来这看病的一般都是早泄。早泄只能进行手术,没有别的方法。4月3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天津阿波罗医院,点名要求李××主任看病。一系列的检查过后,李主任称记者的身体没问题,不需要治疗。

  4月6日上午,记者带反映人陈先生来到天津阿波罗医院进行采访。李主任承认给陈先生进行过治疗,收取了14000多元费用。当记者问到为何要在手术台上才说价格时,李主任说,在先期的检查中只能看出是否神经敏感度的问题,在手术台上才能知道具体原因,才能告诉价格。李主任表示,患者现在恢复的还可以,就是有点肿,需要拆线并进行“烤光处理”,还需要几百元钱,1到3个月就可以缓解。

  天津阿波罗医院到底给陈先生做了什么手术?

  1.4万元的收费是否合理?

  说好的价格,到了手术台,打完麻药后涨价钱,是否合适?

  本报将做进一步的追踪报道。天津日报记者 赵煜

天津阿波罗男科医院医疗黑幕 市民被手术台上“持刀要价”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