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开化:少年42年前因公牺牲 如今父母年迈谁慰藉?

  浙江省开化县中村乡光明村村民吴忠寅日前致函上级有关部门反映称,1976年,年仅16岁的其兄吴建寅和同学一道在山上开防火线路时,不幸壮烈牺牲。42年过去了,当地政府关于给其父母生活费等承诺至今未予落实。如今其父母年迈,生活不能自理,希望当地政府能够兑现诺言,使其年迈的父母得到生活上的照顾和精神上的慰藉。

               在提交给上级有关部门的一份书面反映材料中,吴忠寅陈述了事情经过:我是浙江省开化县中村乡光明村村民,姓名吴忠寅,1996年出生,汉族,小学文化。我父亲吴如兵,母亲宋宝英。在1976年,我兄吴建寅在中村乡中学念书,学校组织师生开展勤工俭学,开荒山种茶叶,进行烧山时,我兄吴建寅和同学一道在山上开防火线路。快开通之时,山下的师生七手八脚就点着了火。由于风大火焰很旺,我兄和同学们为了周围的集体森林不被烧毁,冒着生命危险把防火线路开通。这时,由于烟雾弥漫,其他同学逃出了安全区,我兄在最后面被大火吞噬了。       人命关天的事发生的当晚,县、乡村的干部及老师向我的父母亲做了善后事宜,口头承诺每年给我的父母亲一定的生活费,另外等我到了18岁安排我工作。第二天安葬我兄,我爸收到100元现金,20个鸡蛋。       时间过的很快。一下几年过去,自从失去我兄后,父亲体弱多病,母亲患了精神分裂症一直至今,精神病院也不接收,常年服用利培酮片。非常艰苦的生活困扰着我们,那时在生产队年年缺粮户,为挑起家里的重担,我没上完初一,被迫退学回家务农,一边照顾父母亲,一边照顾弟妹上学。在八十、九十年代里,因生活实在艰苦,我无数次请求地方政府给予照顾及帮助,兑现诺言,可是那个时候的极少数职能部门干部是不闻不问、置之不理,为官不为的态度作风。找他们寻求帮助,他们把我的请求就像足球一样踢过来踢过去。从事发到至今,无一个领导上门看望过我的父母。为了这个家,为了弟妹能考上大学来改变家庭命运,我吃尽了苦头,失去了很多,是别人无法体会的到的,是我3块、5块到15块一天打工在维持着这个家。       十八大以来,在习近平主席的英明领导下,我对如今的党和政府感觉到希望,是时时刻刻在为人民服务的党,为人民办事的党。因此,我前些日子就关于我兄的死迟迟得不到解决的问题,再次向当地政府反映并提出要求,给县委书记的信中提出的要求是:我父母亲培养了我兄16年,希望能得到死亡补偿金,给我的父母亲在县城一套廉租房,使两个80多岁生活都不能自理的老人,看病就医行个方便;另外给我的女儿调到开化家乡基层部门工作,在空余时间协助我的妻子共同照顾我的父母亲(我女儿大专毕业在金华市某单位工作了已3年多),九十年代时我要求安排我工作说我没文化。       4月初,市委徐书记、开化县委项书记作了批示,请县民政局及中村乡政府共同解决。乡党委副书记展开了全面走访调查,对我所反映的问题己确定完全属实。4月25号,张某富同志和民政局科长及两个村支部书记找我谈话,并提出大致解决方案,令我非常伤心和失望。对于我提出的要求,张某富同志说,处理历史问题于情不合,于理不符。不知道这是哪条法律之规定,宪法中的第几条。还说,我所提的要求一时半会可能解决不了,也许再过几年政策变了就好解决。我说眼下这么好的国策都不能解决问题,我还期盼更好的年代政策出台。       民政局科长说我母亲有低保,父亲还有我和弟妹,还说一个在乡政府,一个大学毕业在湖北电力公司,父亲不能享受低保。我说,弟妹在我非常艰苦的岁月里,他们多次想放弃上学,是我咬紧牙把他们培养成大学生的。那个时候如果政府支助过我三、五百元,现在我不会向政府提任何要求。今天我不是为我父亲申请低保的,是想为了我兄的事讨个公道,是想为我自己这么多年来受的苦讨个说法。       民政局科长还说,因为我弟、妹是大学生还在政府部门工作,而且日子比以前好了,根据现在情况只能给我的父亲每年1千元生活补助。我说,80多岁的老人啦,有几年可以享受?每年1千元可以做什么?况且现在是处理解决我兄之死,之前政府做出的承诺一事,跟我的弟、妹工作也好,生活好差是两码事,扯不到一起的,我母亲因残疾而亨受国家福利,难道还希望我日子没法过了,让政府来救济我父亲那1千元吗?我当面就说了,不如我把父母亲送乡政府去让政府部门照顾,我拿出2千元给乡政府。我清楚这说的是气话,也不能这么做。这位科长还说,我期望越高,失望越大,而且过去死一个人跟现在的赔偿不一样。我就说,问题是那个时候1.3元可以买2斤肉的时候政府都没帮助过我。我说全国各地法院之前判决的错案现已得到平反,并且拿到赔偿金;这位科长还说,我兄的死和这些刑事案是两码事,还说因时间过去太久啦。我说难道错的是我吗?我难道没有找过政府吗?是过去政府亏欠我们,不是我们亏欠政府。按处理此事的两个同志讲的意思,假如一个消防战士牺牲了,家里有兄弟姐妹,条件很好,政府就不用经济补偿和精神上的安慰了吗?       “最后我想重申一下我的要求:我父母亲培养了我兄16年,希望能得到死亡补偿金,给我的父母亲在县城一套廉租房,使两个80多岁生活都不能自理的老人,看病就医行个方便;另外给我的女儿调到开化家乡基层部门工作,在空余时间协助我的妻子共同照顾我的父母亲。望能得到妥善解决。”浙江省开化县中村乡光明村村民吴忠寅说。(来源:京华网  作者:夏秀娟)

浙江开化:少年42年前因公牺牲 如今父母年迈谁慰藉?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