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德支付公司总部又被围堵 被疑默许合作方违规二清

  上海杉德支付网络服务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杉德支付”)近日再次陷入了二清风波。4月10日,由于其合作方二清”机构诺漫斯跑路,来自各地的商户近三百人来到杉德大楼进行维权,称“钱款被诺漫斯公司进行违规二清之后不翼而飞,现已报警,并要求持牌第三方支付公司杉德支付给予合理的说法,帮助寻回钱款”。  2018年年初至今,二清机构“诺漫斯”频繁出现大面积刷卡后钱不到账事件,随后人走楼空,牵出包括杉德在内的多家持牌支付机构,后者为其提供了交易通道,其中杉德作为诺漫斯的持牌依附方,被疑默许后者违规二清,导致商户钱款不翼而飞。

  钱款不翼而飞

  来自东莞的叶先生向记者反应,自己是个体商户,一年前经过朋友介绍购买了诺漫斯的pos机,因为这个pos机手续费低廉而且给商户的优惠力度较大,身边商户朋友用它的也不少。

  一直以来,诺漫斯pos机的清算和到账都没有出现什么大问题,但是从2017年12月28日左右开始,陆续有商家发现pos机资金持续不到账,商户在疑惑下进行拨打诺漫斯客服进行查询,却发现诺漫斯太原总部早已人去楼空。心急如焚的商户通过银联得知该pos机持牌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是杉德支付,随后联系杉德客服,并和一些有相同遭遇的商户们结伴来到上海杉德总部寻求解释。

  叶先生表示,他们这一群人多是来自广州、东莞和深圳等地,常常分批次前来上海追问欠款下落。叶先生本人现在有16万的钱款不知去向,其朋友杜先生也有15万的钱不翼而飞,现在广州过来一起追款的商户合计金额共计一千多万元;除他们之外,其他省市的也有不少在追款的商户。现在最苦恼的是大家为了拿回自己的钱已经在家和上海之间来回跑了很多次,人力财力消耗巨大却依旧得不到答案。

  除了怀疑杉德公司违规给不具备资质的诺漫斯提供交易通道以外,商户们还发现pos机小票中商户代码为伪造,商户代码前三位显示为896,而在查询银联后台之后,叶先生发现其实是827,并且在交易名称方面也有猫腻,该pos机并不是以常规渠道录入,其套用的多是公共事业支付通道,即居民水电煤气等。

  杉德:否认和商户有合同

  目前杉德在对商户和律师的解释中表示,这个事件中和商户签约的是外包商即诺漫斯,所以这些商户并不是他们杉德的特约商户,商户不翼而飞的钱款跟他们并没有关系,既然有直接关系的诺曼斯早已经人去楼空,商户无法证明自己是否和诺漫斯以及杉德有交易往来,杉德对外表示,这个外包商是通过外部转账给商户的,和自己没有关系,而根据商户提供的交易凭证,部分清算商户名称和商户编号和杉德旗下的产品“哆啦云”的备注是同样的;商户提供的部分流水清单显示,备注写的是“杉德清算”,清单反映出来的确是重庆杉德发出支付指令。

  对于杉德在此风波中应该承担何种责任的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蓝中华律师,蓝律师表示,在这个事件中,杉德因不承认自己跟商户有合约于是推脱责任的行为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13)第9号《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中的第三章第36条规定:收单机构作为收单业务主体的管理责任和风险承担责任不因外包关系而转移。既然杉德和外包商“诺漫斯”的合约是有效的,那么诺漫斯因违规经营而产生的风险杉德无法逃避。

  同时,蓝律师表示,根据央行出台的《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强银行卡收单业务外包管理的通知》中的条款规定:因外包服务机构原因导致特约商户、持卡人或发卡银行资金损失的,收单机构应全额承担先行赔付责任。

  面对以上条款,杉德代表方仅向蓝律师表示“会依法办理,但现在仍不知情,需耐心等待”。

  截至截稿时,有三百多名商户仍持续寻求说法,蓝律师和人民银行沟通,得到的答复是“银行无权检查用户相关资金数据” ,而根据《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第四章第42条规定,中国人民银行及其分支机构可以采取如下措施,对收单机构进行现场检查:检查有关系统和设施,复制有关数据材料。

  “二清”机构风险高

  在市面上,pos机已经是我们日常生活中习以为常的刷卡消费机器。正规的pos机业务的办理方是“一清”机构,也就是各家银行以及获得了央行颁发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机构,“一清”机构在监管机构的监管下,销售、支付结算等都有自己独立的后台系统,能够有效确保商户和消费者的安全。

杉德支付公司总部又被围堵 被疑默许合作方违规二清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