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突围资本更爱平台方

 从去年开始发酵的短视频,成为内容创业领域最热的风口,近年融资额超300亿元,未来还将迎来融资高峰。与此同时,制作粗糙、内容低俗的短视频不断涌入市场。4月3日,针对央视批评短视频平台出现大量未成年妈妈视频等低俗内容,快手CEO宿华发文道歉。同日,腾讯微视宣布推出三个首创功能,并打通QQ音乐曲库,腾讯的出手令短视频江湖更为热闹。然而,喧嚣的短视频社交如何应对盈利和监管的双重紧箍咒?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倪明

  从去年开始,一条、二更、快手、秒拍等创业公司先后涌现,另一方面,互联网巨头集结上阵。据易观分析数据显示,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中国短视频领域发生的投融资事件数分别为64起、102起和91起,投融资金额分别达到20.16亿元、62.4亿元和53.97亿元。其中,2017年,快手完成由DMC中国、腾讯华兴资本领投的3.5亿美元D轮融资,更是让短视频看到了资本青睐下的“钱景”。围绕着短视频概念做的布局,整个融资额超过300亿元。

  未来一年还有融资高峰

  不过,从行业整体融资分布轮次看,79.55%的企业集中在天使轮和A轮,B轮以上的企业仅占12.5%。短视频市场处于发展初期。对此,艾媒咨询集团CEO张毅认为,“未来一年里可能还是融资的高峰,估计资本在短视频的投资会比过去3年总和还要大,超过300亿元。”

  《QuestMobile 2017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短视频独立APP行业用户已突破4.1亿人,同比增长率达116.5%;短视频行业月总使用时长在移动互联网的整体时长占比由2017年12月的5.5%增长到2018年2月份的7.4%,还在继续增长。短视频的发展已成当下最大红利蛋糕。碎片化使用、内容的丰富性促进短视频总使用时长暴涨。土豆总裁何小鹏认为“中国短视频的竞争是在UGC(普通用户上传内容)领域的,在PGC(专业生产内容)领域的竞争基本上没有开始。”在何小鹏眼中,短视频的发展只是走过了早起阶段,刚刚来到初级阶段,未来短视频仍保持“指数级”增长。

  投资平台盈利空间更大

  记者梳理发现,从资本投入的类型上看,资本进入短视频行业主要以平台方为主,平台方的吸金能力明显高于内容制作。相关研报数据也显示,2012年至2017年短视频平台方的融资事件占比达到44.8%。除了平台方,短视频垂直细分的内容方也受到资本关注。2017年8月,二更获1亿元人民币投资;2017年9月,一条科技获得超4000万美元投资;2018年1月,一条科技再次获得的C+轮融资。

  为何平台更受资本欢迎?张毅告诉记者,主要是因为内容的收益不如平台高,盈利空间不如平台大。“好比资本为什么愿意花很多钱投腾讯而不是投一个微信公众号?因为做内容的公众号,即使再好能有几个亿就不错了,但投资腾讯背后产生的利润可能是以万亿来计算的。”

  由此,接下来资本布局的方向会向内容方倾斜吗?张毅表示,在完成了平台布局后,接下来的融资或主要在两个方向上:第一是继续投平台,“因为目前短视频行业的格局仍未确定,平台是建窝,肯定先要有平台再放内容”;第二是会投一些产业链上下游,比如说做内容的,做用户流量等。

  数据

  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中国短视频领域发生投融资事件数分别为64起、102起和91起,金额分别为20.16亿元、62.4亿元和53.97亿元。

  2017年短视频独立APP行业用户已突破4.1亿人,同比增长率达116.5%。

  未来一年短视频融资或超过300亿元。

  分析

  1.短期不考虑盈利

  站在风口的短视频真的“风光无限”吗?据了解,短视频的商业变现方式主要依赖流量所带来的广告收入、电商模式以及打赏等用户付费模式。此前,今日头条在《2017年短视频创作者商业变现报告》中指出,47.9%的短视频团队不能盈利,30.25%是略有盈余。让人意外的是,平台贴补成为内容团队最大的收入来源,占72.58%。

  易观新媒体分析师庞亿明说:“短视频的生意并不好做,盈利模式还有很多路可走。虽然有分析称付费内容时代即将来临,但目前短视频市场主要的商业变现模式仍是广告。”

  艾媒咨询CEO张毅说:“未来3年短视频不应该过于关注盈利。”他认为,“未来视频社交是关键,而且是具有排他性的,一定会有一个在战争中脱颖而出的赢家,就像微信。一旦打通市场,要把市场份额凸显到80~90%以上再考虑盈利,这时候你想怎么盈利都可以。对资本来说,过于早期盈利,都只是小钱。”

  2.内容需要监管加以引导

  华南视频创业者吴冲(化名)去年率团队涉足短视频领域,创作具有一定门槛的搞笑动画。吴冲告诉记者,团队十个多月来所创作的精品内容败给了搞笑、低俗视频,辛辛苦苦创作的“桥段”被随意抄袭。“没有流量,生存也成了问题。”

  央视近日曝光了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上,除了自制各种“名牌”化妆品,搜索“名表”“原单”等关键词,还能找到大量展示山寨奢侈品的内容。短视频平台出现大量未成年怀孕视频,以未成年生子为噱头,争相炫耀。

  随后在节目中被点名的快手在官方微博上作出回应,称进行了全站清查,查删封禁了一批视频和账号,同时关闭推荐功能,升级人工智能识别系统,加强核查。快手CEO宿华昨日发文道歉,称快手社区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偏离了原来的方向。宿华说,将用正确的价值观指导,梳理完善社区运行规则,建立未成年人保护体系,坚决打击和清除低俗色情内容。

  昨日,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再在抖音和快手上搜索“手作彩妆”“自制口红”“未成年怀孕”等类似关键词时,已无相关搜索选项。

  3月22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特急文件,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易观新媒体分析师庞亿明表示,短视频发展中的难题主要是如何确保内容的高质量性与趣味性、传播性相结合,而这需要大量投入,也需要监管加以引导。

  吴冲希望通过监管,让行业内从业者都受到有效的约束。他对记者表示,更希望那些泛娱乐传播渠道的头部平台,也能够加强内容的规范化管理,不能为了流量而对低俗内容坐视不理,管理上更不能掩耳盗铃般外严内松。“如此一来深耕内容的短视频创作团队才有机会脱颖而出,更多积极、有价值的内容才能够被更多人群接受。”

短视频突围资本更爱平台方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