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湖股份20万吨硫化碱项目停工5年 后引入的承包方也不见入场

  每经记者 张 静 沙一舟 曾 剑 每经编辑 陈俊杰

  计划没有变化快,盐湖股份20万吨硫化碱项目就出现了这种情形。

  2008年,项目投资伊始,盐湖股份信心满满,称项目以柴达木盆地丰富的芒硝及煤炭资源作为原料,成本较低,来源充足质量稳定;2013年,项目试生产过程中,却因原材料成本上涨、硫化碱市场疲软陷入停产。

  今年3月2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走访了盐湖股份20万吨硫化碱项目厂区,该项目已经停工撂荒5年,尚不知何时复工。且盐湖股份2014年公告将项目承包给成都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然而至今其并未进场接手。

  ●项目停工近5年

  雪峰连绵,沙丘起伏,车驶道路两旁尽是盐湖、碱滩和沼泽,地处青海省中西部的格尔木地貌复杂,拥有世界最大的天然盐湖察尔汗盐湖,因资源丰富,聚集了众多化工企业。

  盐湖股份的钾肥厂区及部分化工项目厂区,便紧邻察尔汗盐湖,近160公里之外的饮马峡工业园区,则是盐湖股份20万吨硫化碱项目的所在地,由盐湖股份孙公司青海盐湖三元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元化工)投建。

  出饮马峡火车站,视野内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除了路旁静静矗立的化工厂,几乎看不到人烟。20万吨硫化碱项目建在工业园的最深处,离饮马峡火车站约15分钟车程。

  绕过外围铁丝网进入项目内部,偌大的厂区显得很是荒芜,厂房和办公白色板房里空无一人尘土满布,露在外面的部分设备及管廊已经严重腐蚀生锈,整个厂区杵在戈壁滩上,几乎没有铺硬化的道路。

  “厂子(项目)从2013年就停工了,一直停到现在。”离厂区不远的三元化工生活区留守工作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项目停工后,仅留了6名员工看守厂区。

  据盐湖股份(吸收合并前)2008年第45号公告,对20万吨硫化碱项目的投资事项,公司如是描述,“估算总投资为3.22亿元,达产后年利润总额约1亿元,建设期约2年。”

  在盐湖股份此后的公告和年报中,该项目其中10万吨硫化碱项目于2011年进入试车阶段,2012年逐步调整工艺,进行产品试生产。到了2013年,公司披露自建成试车以来,项目不能连续稳定试生产,于2013年下半年停止试生产。

  而在之后的年报中,盐湖股份对于硫化碱项目的披露均为在建停工状态,这也意味着,项目尚在试生产期间就已停工,且自2013年下半年停止试生产后,直到目前为止,近5年时间其一直处于停工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盐湖股份公告及实地走访发现,20万吨硫化碱项目停产时仅建了其中10万吨硫化碱项目,剩余10万吨并未开建。

  “一期10万吨建好后,成本太高了,市场也不好,就停工了,这块空地原本是要建二期的。”上述留守工作人员指着厂区和生活区中间的一大片荒滩,“一期现在都没起来,二期怎么能上?”

  ●承包方尚未介入

  翻阅最初20万吨硫化碱项目投资的公告,记者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细节,公司称该项目以柴达木盆地丰富的芒硝及煤炭资源作为原料,生产硫化碱、聚苯硫醚产品。目前青海省为已探明国内茫硝储量最大的省份,而柴达木盆地又是青海省茫硝储量最大的地区。

  该项目所在地饮马峡工业园靠近察汗斯拉图芒硝矿床,属国内特大型芒硝矿床。项目所需原料煤和燃煤可以就近在柴达木的煤矿购买,成本较低。项目原料来源充足质量稳定。

  不过,项目在2013年下半年停止试生产,盐湖股份对此说明称,停产很重要原因之一,恰是因为原材料(煤、芒硝)及人工、运输成本上涨过高,另外,硫化碱市场疲软低迷。

  2014年5月,盐湖股份又公告称,为了盘活资产提高经济效益,公司将20万吨硫化碱装置对外承包给成都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进行经营。

  双方合作模式为,成都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租赁经营期限为5年,盐湖股份在承包经营期限内将硫化碱装置经营权发包给成都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承包费分为固定承包费和经营提留承包费。

  但是,从公告发布直到今年3月26日记者实地走访现场,成都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并未介入项目生产。“对方谈了5年都还没进,按理说我们把厂子租给他们,就是我们收一点管理费就行了,不知道为啥他们没进来。”前述留守工作人员称。

  按照公告,盐湖股份已将项目承包给成都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后者缘何一直未进场?就此记者联系了三元化工采访,一位内部工作人员表示,“当时因为这个(产品)价格起不来,所以他们也犹豫,不能保证见效益的时候,不能投资啊。”

  ●项目复工时间待定

  因至今停工未生产,20万吨硫化碱项目不仅没给盐湖股份业绩助力,反而成为拖累公司业绩的“包袱”之一。

  2013年年报中,因硫化碱项目停止试生产,由于项目部分装置设备腐蚀,当年计提了减值准备2987.43万元。

  此后的年报中,盐湖股份每年都会对硫化碱项目计提减值准备。2014年,20万吨硫化碱项目计提减值准备2400万元。2015年,计提减值准备3052.62万元。2016年,计提减值准备3050.18万元。

  在盐湖股份巨亏的2017年,硫化碱项目计提在建工程减值准备则为1995.5万元。截至2017年底,减值金额累计1.35亿元。

  而据盐湖股份2017年年报又披露,20万吨硫化碱项目因生产工艺不成熟等造成产品生产成本偏高,现项目处于停建状态。项目似乎并未有复工的迹象,这意味着若项目继续停工,且成都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迟迟未介入,该项目将持续成为盐湖股份的“包袱”。

  不过,记者在采访中也得知,随着硫化碱市场回暖,成都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有望今年介入复产。上述三元化工内部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从去年开始,硫化碱价格回升,所以他们准备过来合作,先复产两万吨。”

  至于具体的时间表,该工作人员表示,厂区正进行资产核定,核定完资产评估后,成都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入驻,具体复工日期尚未确定。

  针对相关情况,记者向盐湖股份发去采访提纲,公司回应称暂不接受采访,一切以公告为准。

  4月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位于成都市新津县新津工业园区B区的成都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不过该公司似乎已经不再生产,大门顶部的“成都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几个字残缺不全,厂区内杂草丛生。

  记者在门卫室看到一张张贴于2016年10月12日的“员工放假通知”。通知称,鉴于现实困难,公司董事会、高管会决定:除财务部和管理人小组办公室员工正常上班外,其他在岗员工一律放假。记者询问厂区值守的工作人员,其称,工厂已完全停了。

盐湖股份20万吨硫化碱项目停工5年 后引入的承包方也不见入场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