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A股刚俩月,姚珏为何辞别周鸿祎?

 

今日下午,三六零公告称,姚珏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副总经理兼CFO职务。同时,廖清红亦因“个人原因”辞去副总经理职务。

这距离奇虎360借助江南嘉捷之壳回归A股不到两个月。看上去颇有些异动的感觉。

不过,想想看,应该也不那么神秘吧。夸克认为,这还是在过去的逻辑之中,就是说,许多公司一上市,CFO本来就是最常辞职的角色。这个也是A股上市公司群的一大“风景”。

当然要略微具体展开一点点。这种“风景”背后,常常对应这样的原因:

一、权力与利益诉求:职业升迁空间、薪酬等利益;

二、压力面:工作创新空间、业绩变脸导致市值管理压力等。

三、新的机遇:追求更为独立的个人价值、新的成就感、满足感。

我快速串起来说几句。

所谓压力面还有多重:工作本身、业绩变脸、来自投资人、董事会的压力等。

姚珏99年就是搜狐财务总监。2006年到2008年担任奇虎360财务总监,自2008年起担任奇虎360财务副总裁,2012年成为联席CFO。

看得出,她不但经历过搜狐IPO与搜狐复杂并购、奇虎360挂牌美国,还经历了奇虎360更复杂(代价也高)的私有化以及眼前的借壳重组上市。她几乎经历了相对完整的中国互联网发展史。

于一位本土成长起来的职场女性来说,就更不容易。这样的职业女高管,一定承受了远比男性高管更多更隐秘的考验。

周鸿祎在内部信里高度赞扬了姚珏12年来的忠诚、责任、专业度、每逢大事时的决断力,确实名副其实。他多次用了“战友”,并罕见地用了一个“亲人”词汇。显见感情多深。

但履历越丰富,向下走可能就没有那么多新的期待了。或者说会很少新鲜感了。

就职位说,她已是CFO,位高权重,按照奇虎360的业务模式、三六零董事会格局,以及周鸿祎个人风格,她很难再有更高的空间。即便未来奇虎360会有更多成长机会,尤其是涉及到资本运作,她的工作可能也会有相当程度的重复。

何况这个周期,许多公司CFO的角色,越来越要跟具体业务紧密结合。你能看到过去几年,CFO变身CEO的案例很多。

但是奇虎360的愿景与重新定位决定了它未来将向许多行业、企业、政府、机构等场景渗透,就是B端气质更浓。这对高管的专业度会有更大的挑战。而且,在中国,360的安全类业务,每一步渗透基本都很难脱离当局的政策面变化。

当初,周鸿祎对外表示,私有化让公司背负了巨额债务,但这是为了中国本地市场,必须做出的牺牲。

我个人认为,未来一到两年,三六零CFO岗位一定也会发生变化。

除了上述一层,她会因为个人利益离开吗?

放在她身上,恐怕也不是没有一点迹象。姚珏虽然位高权重,而且在奇虎360IPO尤其是后来融资私有化、借壳上市中立下了汗马功劳,甚至有人说,没有她,奇虎360不可能成功回归A股,但一个尴尬是,她所持有的三六零股份,不要说无法与机构比,在诸多自然人股东里,她也排不到前面。

也就是说,如果纯从利益看,姚珏的位置、承担的责任与压力,与她的实际薪酬可能有比较明显的反差。

还有,身为高管,锁定期无法套现,买卖自家股票都会敏感。辞职而去,即便仍有锁定,也会自由许多。此前多年,本地许多公司高管挂牌后密集辞职,确实跟这有关。

当然,我们判断,这层应该也不是姚珏离职的核心理由。

直接说说压力与机遇吧。在我们看来,这应该是她离开三六零的两重主要原因。

先说压力面。工作压力谁都有。这里不想展开一个CFO面向内部、外部比较繁重的职责。有人说回归A股后,比应付美国投资人要轻松,我觉得肯定相反。除了内部业务层面,除了面对投资人,本地资本市场,也还有诸多社会人际的压力。

但更大的压力。我想,应该来自三六零业务层面以及未来的变化。

你要体会一下这微妙的时间:两周前,三六零刚发布了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公司营收122.38亿,同比增长23.56%;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33.72亿,同比增长80.15%。

看去非常强劲。但要意识到,这是借壳重组上市前一个财年的数据,不太可能完全反映360的成长性。这里面不可能没有非常积极的财务政策。

这当然不是说财务造假,而是说为了借壳上市,许多有利的操作利好都可能提前释放,透支未来一年甚至更久的业绩。那么,随后就可能会有业绩变脸的压力。

这一幕,暴风科技当初已经上演过。更多企业也是如此。有的公司刚刚IPO后第一季都已经大变脸。

当然,你若细心,能注意到,根据重组上市相关协议,360公司承诺了未来3年的扣非归母净利,分别不低于29亿、38亿和41.5亿。应该说,增幅预期还是很乐观。敢这么承诺,应该有它的底气。

目前看,360业绩是不错。收入构成看,2017年主要收入为互联网广告及服务、互联网增值服务和智能硬件业务,分别约为91亿、17亿、11亿。其中导航、游戏、搜索业务属于大头。

也要看到,传统的业务形态、2C的业务形态占比仍很大。当然只就架构来说,毕竟羊毛出在B端。但是,周鸿祎在2017年年报中渲染的未来业务,尤其围绕安全方面的自主创新能力和研发能力,建立人工智能、操作系统、云服务方面的研发平台,对可穿戴产品、智能家居产品以及消费车联网进行研发等等,这类涉及行业互联网业务,都不是那么容易快速吃到蛋糕的。

一旦主业利润无法达成,为了履行承诺,未来3年,360不排除继续陷入激进的财务政策中,强化资本运作,导致后续业务风险累积更多,透支未来业绩更多。

我们相信,姚珏应该能看出这种压力面。既然通过财务操作能安仁度过,360市值承压也一定颇重。股价波动幅度应该不小。

事实上,过去一个多月,它的市值大幅缩水,已反映出过去一年多的激进财务策略。老实说,我们觉得它的市值水分较高。

在奇虎360的发展史上,姚钰于它的价值,已经处于一个历史高点。放在整个行业也是光彩照人。但是,她不太肯能置身于上述压力之外。

此刻辞职而去,在我们看来,其实也是最佳的时间,称得上急流勇退、功成名就。否则拖下去,2018年Q1、Q2财报,就可能削弱她的风光。

我们判断,这应该是她辞职的主要原因。

当然,这不是度君子之心,不是否认姚珏离开奇虎360的意义,以及新的职业机遇的来临。

其实,我们觉得,以她的资历,在这个时间窗口,以她的资历与专业度,或许能帮助更多需要融资甚至IPO的中国独角兽们踏入资本市场,获得更大的竞技场。

事实上,我们确实也已经看到,最近几年,一批从成熟企业中走出来的CFO,越来越呈现为“职业化”角色。就是说,他们会在许多新的公司之间快速迁移,完全短期的融资或者IPO目标后,会快速离场。这也是一个市场成熟的想象。当然它的成效(包括社会层面)是否完全合理,是要经过一段较长周期的沉淀才好下个粗略的结论。

不过,我们自己此刻的判断是,姚珏不排除去赶下一批中国独角兽企业群体集体变现的职业商机。或者她本身就是新一轮创业者。放在上面的逻辑里,则是追求更为独立的个人价值、新的成就感、满足感一层了。

所以说,姚珏辞别奇虎360,也是一种颇富深意的春秋笔法。一个词,“继往开来”罢了。

回归A股刚俩月,姚珏为何辞别周鸿祎?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