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人民医院把我孩子逼向更残忍形式的死亡

 是不是只要在治病救人,抢救生命垂危患者的名义下,医院就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而无需得到患者家属的同意,甚至是对抗家属的合理意见强行实施?医院有没有这样的权利?如果医院有这样的权利,是否意味着无论再花多少治疗费,也无论最终治疗结果是什么样,家属都得无条件承担和接受?医院这种对抗家属意见严重侵犯患者知情同意权的违法行为,除了让孩子多遭了几天罪,受了几天苦,给我们家属造成了更深的心理创伤和更沉重的经济负担外,最终又得到了什么?难道唯一的收获就是医院又因此多赚了一笔治疗费?医院强行这么做有没有提高经济效益方面的动机和目的?医院真的救了孩子吗?没错,是暂时保留了孩子的生命,但同时也把她逼向了另一种更残忍形式的死亡。医院给了孩子一个最残忍的结局,给了家属一个最不可接受的结果。孩子在入院第二十八天的时候,脑子还是好的,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彻底坏掉了,医院难道不知道这样的结果对于一个刚出生的孩子意味着什么?

这就是我们花了近十万元治疗费所应该得到的结果吗?医院应不应该为此承担责任?纠纷发生以后,医院方面为推卸责任寻找各种借口,在其书面回复中,除了孩子的病史描述还算客观以外,其他内容充满了谎言和欺骗,而且还故意隐瞒最关键,最重要的基本事实,这就是一家省级著名三甲医院所应该具有的诚信和素质吗?一个忠告:和医生谈话一定要录音,一旦发生纠纷,这将很可能成为你维护自身权益的重要证据。我是一名患者家属,我妻子于2014年10月18日在陕西省人民医院早产产下一名女婴(胎龄28周,体重1200克),孩子随即送入该院新生儿科进行治疗。在住院期间,某些医生违反法律,违反医疗人员行为规范,粗暴侵犯我们患者依法享有的知情同意权,最终给了孩子一个最残忍的结局,给了我们家属一个最不可接受的结果(事件详情见其后材料)。

在我得知我们的合法权利被医院侵犯以后,我试图采取向医院法务处投诉的方式来解决。因为我有现场录音为证,所以医院方面对整个事实并无异议,但却寻找各种借口百般狡辩,推脱责任,不承认自己有一点问题(详情见其后《医患双方谈话现场录音实况》)。之后我又向陕西省卫计委医政医管局投诉,但医管局季老师也只是把材料转给了省医院,让其给我一份书面答复,并给我发信,告知我“关于你反映的问题,根据有关规定,建议向省人民医院反映,或选择司法诉讼的办法解决”,这样就算处理完毕了。其间,一没有把相关当事人叫到一起进行任何调查,二没有任何结论性的东西。我不禁愕然了,难道作为监管部门的省卫计委处理投诉的职能仅仅就是把投诉材料转交给投诉对象让其自行处理吗?莫非省卫计委信访部门只是一个投诉材料的中转站而已?如果被告都能主动承认自己有罪,那还要法官做什么?如果投诉对象都能主动承认自己有错,那还要监管部门做什么?省卫计委这种既想护短,又不想落下口实授人以柄的意图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而省医院给我的那份书面答复,则更像是撒在我们伤口上的一把盐。几乎与之前跟我们家属交涉时的说法完全不同,该文换了一套全新的说辞为自己辩解。但却故意隐瞒了一个最关键、最重要的基本事实,并且还有多处无中生有,捏造事实的情况。针对这样一份故意隐瞒真相,捏造事实,充满谎言和欺骗的《答复》,我写了一份材料揭露其存在的问题(相关材料见其后)欲递交给省卫计委,但卫计委季老师拒绝接受,并说此事已经处理完毕。我不知道季老师拒绝接受这份材料的行为是否代表他们作为监管部门已经接受并认可省医院提交的这份故意隐瞒真相,捏造事实,充满谎言和欺骗的《答复》?他们这么做是否是在纵容省医院这种为推脱责任,逃避惩处,不惜隐瞒真相,捏造事实的行为?

最后,我只得把材料放到省卫计委传达室。我当然也曾经考虑过采用法律手段来讨个公道,但律师告诉我:医院不经过你同意就插管当然是违法的,可是要让法官判你胜诉,还需要进行医疗鉴定,证明医院的违法行为和给孩子造成的伤害之间有直接的必然的因果联系。我们当然都很清楚,插管和孩子脑子彻底坏掉这个结果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联系,但却跟孩子的最终结局和给家属造成的巨大伤害之间有直接的必然的因果联系,但你不能因为这个理由去告医院,这是法律的一个漏洞。也正因为这样,医院才有恃无恐不怕你去告。好吧,既然法律途径走不通,那我就选择其他方式来讨个公道,比如向更高级的主管部门投诉,比如媒体,比如网络。事情已经结束一年多了,我曾希望时间能够抚平伤口,让自己平静下来。

但实际上我做不到。相反的,我觉得这个伤口在不断的加深和撕裂。现在我将这件事公开出来,当然也想到可能会招来某些喜欢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人的指责,我当然尊重你们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我只想请你们扪心自问一下,如果你们遇到这样的事情又会怎么做呢?

 

陕西省人民医院把我孩子逼向更残忍形式的死亡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