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60人南报情缘|蒋文澜:宣传抗战历史,我给晚报点赞!

 在江西抗战史学术界,提起蒋文澜的名字几乎无人不晓。这位93岁的退休历史系教授,研究抗战史已经整整38年,著有《江西八年抗战》、《中国抗日战争实录》两本专著,撰写了100余篇论文。

他学识渊博,有关抗战的数据几乎都能脱口而出,被誉为“江西抗战史活字典”。就是这样一位赫赫有名的教授,对《南昌晚报》情有独钟,并在南昌日报社六十周年华诞之际送上了衷心祝福。日前,本报记者对蒋老进行了专访。

2018

人物名片

原江西科技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蒋文澜

原江西科技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1980年开始专门研究中国抗日战争史。现为江西省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理事、学术委员,著有《江西八年抗战》、《中国抗日战争实录》。

亲历抗战,几度与死神擦肩

1926年,蒋文澜出生在南昌市一户普通人家。当时的中国内忧外患,战火连绵,百姓生活在动荡不安的恐惧中。1934年,正在念小学的蒋文澜在学校看到了一块黑板报,上面画着一幅中国地图,其中辽宁、吉林、黑龙江等省份的边界是用红线画的,老师告诉他那些都是被日军侵占的土地。“那些鲜红的线条深深地刺激着我的视觉,让我第一次意识到日军正在践踏中国的土地。面对缺失的国土,我的心中燃起了仇恨。”蒋文澜对记者说。

1937年8月15日,日军首次空袭南昌。当时蒋文澜正在象山南路一带的家中,听到头上敌机的轰鸣和巨大的爆炸声,他第一次感受到战争是如此迫近。从1937年到1939年,日军共轰炸南昌49次,蒋文澜和家人几度与死神擦肩而过:“一次,日军飞机又来轰炸,当时我和母亲已经来不及躲进防空洞,只得躲到我家堂前的一张四方桌底下。一个弹片飞到了桌旁的地板上,几乎就落在我们脚边。轰炸结束后我们上前仔细查看,发现那个弹片足有一尺宽、一寸厚,捡起来还是热的。”

“逃难的景象我一辈子忘不了”

1939年3月22日深夜,已进入梦乡的蒋文澜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他父亲打开门一看,是两个警察,神色慌张地告诉他们赶快撤离,日军已打到安义,南昌即将沦陷。蒋文澜永远不会忘记父亲当时的反应,他站在原地半晌没有挪动身子,脸上写满惊愕。那一晚,警察挨家挨户敲门,通知市民赶紧撤离。

第二天一大早,蒋文澜的父亲挑着两个担子,带上简单的衣物和锅碗盆盏,领着一家人向罗家集方向奔去。“走到南关口时,我们发现那里逃难的百姓人山人海,掀起的尘土迷住了眼睛。孩子在大人怀中哭号,妇女在悲叹流泪,羸弱的老人坐在路边呻吟,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恐惧,那幅景象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蒋文澜一家投靠到罗家集的亲戚家,住了一段时间后,又逃往渡头、武宁,最后在泰和安定下来。说起那段东奔西跑、颠沛流离的生活,蒋文澜说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苦不堪言。小小年纪的他经历着炮火的洗礼,思想和心灵都迅速成熟起来。

年逾五旬开始研究中国抗战史

在战火中度过了童年、少年,蒋文澜一直没有放松学习。他从小就对历史感兴趣,工作之后也很爱阅读历史杂志。1952年,南昌市总工会创办了一个小学教师业余进修学校,蒋文澜在校内进修了一年历史学,次年,他被保送至江西师范学院历史系。

大学毕业后,蒋文澜长年在中学教书。1978年,他被调入江西师范学院南昌分院,成为该院历史系首任主任。几年后,历史系教师从三四名增加到十多名,课程也越来越细化,但蒋文澜发现,当时国内抗战史资料不多,给学生讲授的内容不太丰富。作为亲身经历过抗战的人,蒋文澜心中一直有一个情结,那就是希望能还原和展现那段历史。

1980年,已经年过五旬的蒋文澜决定开始专门研究中国抗战史。他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资料缺乏,为此,他曾在两年时间里几乎天天前往江西省图书馆,在书架上寻找当年的资料。他还到省外参加抗日战争研讨会,与各地学者交换资料。至今,蒋文澜家里的书架上仍摆满了与抗日战争有关的书籍,他告诉记者,最高峰时他收藏了2000多本书。

光做案头还不够,蒋文澜还要实地考察。“江西省在抗日战争中曾有过两次大胜仗,一次是万家岭大捷,一次是上高会战,我都去实地考察过好几次。”蒋文澜一边说,一边拿出自己在上世纪80年代拍的实地照片给记者看,一张张黑白照片带着一股历史气息扑面而来。为了真实还原抗战历史,蒋文澜采访了许多当年的国民党军政要员,足迹遍布北京、南京、桂林、长沙等城市。

有关抗战的数据能脱口而出

2005年,蒋文澜将自己研究的材料集结成册,出版了第一本抗日学术专著《江西八年抗战》,2011年,他的第二本抗日学术专著《中国抗日战争实录》问世。除此之外,他还撰写了100多篇论文。至今,蒋文澜已经研究抗战整整38年,是江西省一位享有盛名的史学专家,被誉为“江西抗战史活字典”。一谈起抗战史,蒋文澜便滔滔不绝,虽然已年逾九旬,记忆力却相当好,有关抗战的数据几乎都能脱口而出:“江西是中国抗战一个很重要的战场。全国一共打了13场胜利战役;抗战期间江西征兵103万,人数排名全国第四;抗战期间江西对全国教育也作出了重要贡献,1940年在泰和杏岭创立的国立中正大学,是当时中国非常有名的一所大学。”

由于年事已高,蒋文澜现在已经不再从事写书工作,主要精力用于整理史料和宣传抗战历史。对于全国各地的媒体,蒋文澜家的大门总是敞开的,他说自己要当好抗战历史宣传员,让更多的人能够铭记历史,珍爱和平。

一直关注《南昌晚报》

93年的人生,蒋文澜历尽沧桑,也见证了南昌一点一滴的变化。“我小时候,南昌城非常小,现在面积不知道扩大了多少倍。以前八一大道那一带还是土马路,现在是笔直宽阔的沥青马路,旁边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因为祖国日益强大,我们才有今天这样美好的生活啊!”蒋文澜感慨道。

虽然年逾九旬,视力不佳,蒋文澜却一直保持着看报的习惯,而《南昌晚报》就是他的“案头必备”。得知《南昌晚报》已经走过整整60年春秋,蒋文澜脱口而出:“我是《南昌晚报》的忠实读者,我会一直把《南昌晚报》订下去!”

蒋文澜说,《南昌晚报》内容丰富,关注民生,他很爱看。而他印象最深的是2015年《南昌晚报》推出的抗战系列报道。2015年,正值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南昌晚报》推出特别报道“抗战记忆”,每天数版重磅报道,发掘那段苦难深重、刻骨铭心的历史。

采访抗战老兵、再现经典战役、宣传纪念抗战文艺活动……蒋文澜几乎看过《南昌晚报》每一篇抗战特别报道,他说要给《南昌晚报》点个大大的“赞”:“总体而言,这些报道详实准确,让人们了解到许多鲜为人知的细节,从而进一步增进了对历史的认知,明白了和平的来之不易。”蒋文澜说,值此南昌日报社60周年华诞,他衷心祝愿南昌日报社越办越好,为广大读者奉献更多的精神食粮。

60年60人南报情缘|蒋文澜:宣传抗战历史,我给晚报点赞!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