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宁波北仑附大医院雇医托忽悠患者看病 无病变有病 使其消费

 事情发生在6月26日上午10点。当事人小丽今年20出头,外地人。她由于小腹莫名发胀而到北仑区人民医院妇科就医,但去晚了没挂上号。正发愁时有个四五十岁的大妈上来搭讪,建议她去北仑附大医院看病,还说本地人都是去那里看的,那里有上海红房子医院的专家。急着看病的小丽听信了大妈的话,走到医院门口。又有一个30多岁的女子来搭讪,说的话和大妈一模一样。小丽事后分析,两人应该是通过电话,以确保把她从北仑区人民医院成功“转介”到所谓的北仑附大医院。

 


去A医院看病结果被忽悠去了B医院

 昨天,记者实地走访了小丽提到的北仑附大医院,发现并没有传说中的上海专家。当天,北仑区卫生监督所工作人员也突击检查了这家医院,发现了包括超范围经营在内的多种违规违法现象,该院也因此被立案调查。

 

小丽打车来到位于人民北路151号的北仑附大医院,看到门面很小,当时心里就有点犯嘀咕。但想着来都来了,还是挂号看病去了。医院不能用医保卡,验血验尿等检查收费378元是通过微信支付宝打到个人账户的。小丽很快拿到了报告。接诊的“高主任”说她有宫颈糜烂,3度,“她说我宫颈全烂了,还有盆腔积液,一定要消炎。”小丽被专家的话吓了一跳。

接下来,高主任让她去做一系列治疗:宫颈糜烂的治疗分三档,鉴于病情严重,最好直接做第三档也就是2300多元的;盆腔积液要引流,要熏蒸,还要肛门灌中药,也是一两千元。小丽借口没钱,要跟父母商量。这时高主任的脸色就变了。“她说,几千块的治疗做不起,那200多的消炎总可以吧?”小丽想想消炎是必要的,就又交了279.6元的费用。

当天小丽输完液走了。临走高主任还嘱咐她,明天再过来治疗,千万别耽误。一天后,盆腔积液、宫颈糜烂不见了?小丽越想越不对。第二天再度回到北仑区人民医院妇科看病。B超检查结果让她大吃一惊:根本就没有什么盆腔积液!至于宫颈糜烂,也早就不算是一种病了,既然如此,相应的治疗也都是无稽之谈。

 

时隔一天,小丽的盆腔积液不见了。接诊的医生听说小丽之前去了北仑附大医院,淡淡说了一句:在那里,十有八九都会被查出一种或几种妇科病。至此小丽相信自己是碰上医托了。

记者也就小丽在北仑附大医院的诊断和治疗联系了市第一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丁慧青。丁医生表示,在一些私人医院,医生会给患者通过相关的辅助检查作出盆腔积液的诊断,从而得出盆腔炎的结论,开展一系列的消炎治疗,但实际上许多盆腔积液是生理性的不需要任何治疗,即使是病理性的确要治疗,也没有引流、熏蒸一说。

至于宫颈糜烂,早在10年前医学教材上就取消了这一说法。“宫颈糜烂是一种生理现象而不是疾病。为避免误解,也避免一些不正规的医疗机构从中牟利,现在医学界都用‘宫颈柱状上皮异位’来代替宫颈糜烂。”丁医生表示。因此宫颈再“糜烂”,也不代表病重。生理期、孕期、产后,女性在一些特殊时间段都可能表现出大面积的宫颈“糜烂”,通过宫颈筛查排除宫颈病变后,可以不药而愈,无须治疗更不必紧张。

记者走访:所谓的主任都是初级职称,昨天上午,记者来到了北仑附大医院。当天北仑区卫生监督所一行工作人员由副所长吴静科带队,也前来突击检查。“从去年开始,就陆续接到一些市民投诉,都是说这家医院有医托。”吴副所长透露,北仑附大医院确切来说不是医院,它的营业执照显示是宁波北仑附大综合门诊部。

记者见到了给小丽看病的“高主任”。她名叫高黎,山西人,今年37岁,目前是初级职称,即住院医师。周一到周五,她都在二楼妇科一诊室出诊。在妇科二诊室出诊的是“贺主任”。她名叫贺艳梅,湖北人,今年44岁,也是初级职称。同时她们作为普通医生,也不负责妇科门诊的日常行政事务。换言之,高、贺二人无论从行政职务还是专业职称上来说,都不是“主任”。

小丽描述的情况,高黎表示不记得了:“每天病人太多了。”然而从门诊登记本来看,平均每半天门诊,她最多也就看两三个病人。诊室里,记者看到墙上赫然贴着关于宫颈糜烂的大幅宣传海报。其中一半内容均影射宫颈糜烂与宫颈癌密切相关。另一半内容则是介绍“超声导航无创治疗技术”。当记者提及宫颈糜烂已经不是一种病,相关提法取消已有10年时,高、贺两人均表示不知道,并坚称这是一种需要治疗的疾病,耽误或致宫颈癌等妇科恶性疾病。

记者也采访了当天来就诊的几名患者。她们的诊断均是宫颈糜烂,其中一人几天里已经花费了数千元。最初也是和小丽一样,也是在公立大医院经“热心人”介绍来到这里就诊的。当天多名患者在卫监人员介入下,拿回了少则数百、多则数千的医疗费。北仑附大综合门诊部的法人代表张凤洪、门诊部主任王亚军均未出面,也未接受记者采访。


当天的检查中,北仑区卫生监督的工作人员发现许多问题。部门回应:后续将进一步处理,也希望市民提高警惕,首先,登记就诊人数与实际不符。门诊登记本显示,上午仅两名患者就医,开具的检查单却有4张,其中两人不在门诊登记本上,而楼下输液的患者有7人。对此,高黎等医生的解释是,忘了记了。
其次,当天口腔科门诊医生不在,出诊的是助理,而助理不具备独立行医的资质。

再次,妇科门诊超范围收治孕妇并开具不宜孕妇的阴道镜检查。但从检查报告来看,却是只收费未检查。对此,贺艳梅承认是自己失误,不了解卫生部门相关规定,不清楚门诊部没有产科行医许可。

北仑区卫生监督所副所长吴静科透露,北仑附大综合门诊部是卫生监督部门的重点监管对象,机构自去年起就频频接到市民投诉,而在数次检查中也均查出了超范围经营等问题,也都接受了相应的处罚,“医疗机构一年12分的不良执业行为计分,这家门诊部被扣了10分,差点要停业整顿。也正由于‘污点’,这家门诊部开了几年了,却一直没有通过医保部门的审核,患者来看病都不能使用医保卡。”

而投诉最集中的医托问题,却由于医托和医院抵死不认而作罢。“不少市民反应,在北仑区人民医院、北仑区中医院等几家大医院看病时,都碰到过北仑附大医院的医托,说辞也都大同小异。去年,几个医托都被公安拘留了两次,但最后还是不招。”一名卫监人员颇为无奈地说,“希望广大市民能提高警惕,不要上当,医院也能通过多种方式教大家如何识别医托。” 

浙江宁波北仑附大医院雇医托忽悠患者看病 无病变有病 使其消费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