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惠州市惠阳区三和医院提前剖腹 一尸两命 谁该承担责任

 2009年3月20日,年轻的湖南永州人唐庐山,真正地体验了人生的大“喜”大悲。2009年3月19日晚上10时,唐庐山22岁的妻子在广东惠州市惠阳区三和医院做完胎儿检查,即被医生告知须要马上实施剖腹分娩手术。

据唐庐山讲述,他当时因工作原因不在妻子身边,接到电话得知医方决定后十分意外,因为早些天在其他医院接受过全面检查,结果一切正常。3月18日在三和医院复检也无异常,同时按常规推算距预产期还有半个月,为何突然要做手术了?

待他赶到医院时,妻子已签完字准备上手术台,接下来便是签字再签字,手术再手术,抢救再抢救,最后“生”人变死人,丈夫“喜”得没妈的婴儿,妻子悲惨死去化作一缕冤魂。后经相关部门的调查取证和医学权威机构鉴定,认定这是一起严重的医疗事故,根据事故性质,完全是一桩违法犯罪的刑案。然而,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11月却以民事性质作出终审判决,判令“负主要责任”的三和医院仅对死者家属承担经济赔偿。

为了代亡妻讨回公道,唐庐山于2011年3月及2012年5月23日先后两次向惠阳区公安局提起刑事诉讼,但至今案件未能得到书面答复意见,希望遥遥无期。听完当事人悲愤的诉说,看过本案相关资料,笔者心中不由得生出种种质疑。首先是三和医院对该案中产妇行剖宫分娩手术指征不明,无依据和理由。居然在未进行全面认真检查分析的情形下便仓促实施剖腹手术,即连医院在出了人命后出示的电脑胎儿监护分析报告都是为逃避责任而伪造。

在当时医院“不剖腹则胎儿不保”的威胁下,“同意”剖腹成了产妇唯一的选择。一般说来,医生的“诊断”和决定无异于“圣旨”,病人只有服从。不过,本案中产妇的被“不正常”被“难产”被“剖腹”似乎来得太突然,一个本来半个月后才出生的婴儿被“提速”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第二,在医院护士们辛辛苦苦十几个小时的剖腹、接生、止血、救人过程中,有多少专业技术含量,有多少科学预测和判断,与“病人”及家属有多少负责任的告知和沟通?一例生前反复检查一切正常的孕产妇在“手术”中岂有诺多“病情”的突然恶化?

直至要产妇和家属一连四次签字承担风险和责任?难道“病人”一切不幸都在自负责任的“意外”中?第三,事后从惠州市卫生局获得的信息才知道,当天操刀行医的多名医生及妇产科主任并无合法执业资格,尽管事后作了注册追认,但能否认无证经营非法行医的事实吗?我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中明文规定,医务人员由于严重不负责任,造成就诊人员死亡应予立案追诉,而这一桩人命关天的刑案就凭打发若干昧心钱就能使唐庐山一家死者瞑目,生者平愤吗?我们不相信仁术已成过去时,不相信谋财才是硬道理。

但三和医院的天使们却在大胆实践“人不为财、天诛地灭”的信条。常识告诉我们,剖腹产的收入是自然产的两倍以上!如此诱人的买卖,谁不心动加行动? 

广东惠州市惠阳区三和医院提前剖腹 一尸两命 谁该承担责任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