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第一书记|梅吉伦:两次驻村只为实现乡村振兴设想

 【编者按】

 

脱贫攻坚声急,第一书记真忙。

 
今年七一前夕,澎湃新闻记者深入走访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等地的多个贫困村,探寻“90后”驻村第一书记们的生存状态。
 
“90后”第一书记群体,年纪最大的也不过28岁。这些年轻的第一书记们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已经或者正在改变着这些村庄的面貌,并且这种改变仍在继续。

 

梅吉伦在黎明村村委会门前留影。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梅吉伦供图(除署名外)

 
人物档案

 

姓名:梅吉伦

 

出生年月:1990年6月12日

 

驻村前职务: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城市管理局城市监察执法大队工作员

 

第一次驻村职务:纳雍县董地乡进新村驻村第一书记

 

开始驻村时间:2016年2月16日(正月初九)入村报到,2月23日(正月十六)正式驻村工作

 

第二次驻村职务:纳雍县董地乡黎明村驻村第一书记

 

开始驻村时间:2018年2月22日(正月初七)正式驻村工作

 

2018年6月中旬,梅吉伦到黎明村背后寨村民组,走访贫困户登记核实基本情况。

 
“脱贫攻坚冲锋队”是梅吉伦的微信名,也是他目前生活的写照。

 

今年2月的最后一周,1990年出生的梅吉伦做出了一个选择,重新回到贫困村,回归到帮助村民脱贫攻坚的冲锋队伍里,担任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董地乡黎明村驻村第一书记。

 

彼时,距离梅吉伦正式结束上一段驻村经历只有一个月的时间。

 

2016年2月16日,还未满26周岁的梅吉伦作为纳雍县县派驻村第一书记,到董地乡下辖的深度贫困村之一的进新村开始为期两年的驻村经历,直到今年1月底才结束。

 

回归

 

黎明村和进新村都是董地乡下辖的行政村。被列为贵州省20个极贫乡(镇)之一的董地乡下辖11个行政村、132个村民组,总人口7711户33539人,现有贫困户1242户4903人,保障兜底贫困户408户742人,贫困发生率为14.62%。

 

在贫困程度上,黎明村比进新村稍好一些,已于2016年整村出列,但仍属于二类贫困村,目前在册的贫困人口有58户147人。

2016年3月,梅吉伦在进新村田坝寨组,和农户一起种植树苗。

 
从董地乡政府驻地驱车到黎明村,要经过几道“胳膊肘”似的弯路,车程约半个小时。

 

6月25日上午,在黎明村村委会见到梅吉伦时,他刚从董地乡卫生院赶回来,穿着的格子西服皱皱巴巴的,藏青色的西裤裤脚沾染了好几块黄土,黑色的皮鞋上一层灰。当天一早,村民黎关艳因孩子生了病,一脸焦急地找到村委会寻求帮助。恰好梅吉伦因为有约访未下村走访,便开车给他们送到了乡卫生院。

 

村里的事很多都是类似的细碎小事,比如一项政策要怎么讲村民才听得明白,张家砍错了李家的树枝,刘家赶牛时牛粪拉在了王家门前引起纠纷怎么解决等等。

 

“表面看都是小事,但实际上村里的事方方面面都涉及到脱贫攻坚,有时候小打小闹处理不好,也会影响到扶贫工作。”纳雍县扶贫办副主任刘明对澎湃新闻说。

 

所以,如何处理解决好这些“小事”,对驻村干部来说,是不小的考验。

 

29岁的黎明村村民胡健康是一名护林员,也是贫困户,涉及到一些退耕还林资金补助的问题,他总是算不明白。“怎么补,按什么方式补,搞不懂,找梅书记咨询,他很有耐心,一遍遍告诉我怎么算。”胡健康对澎湃新闻说。

 

“村里来了个大学生”,是胡健康对年初赴任黎明村驻村第一书记的梅吉伦的初始印象,“我喜欢年轻点的干部,我觉得他们不一样,怎么发展村子他们应该更有想法”。

 

梅吉伦说,他在帮助村民解决困难时努力做到真诚、及时,在处理村民之间的矛盾纠纷时尽量做到“一碗水端平”,因为“处理不得当,就容易失去村民的信任,以后再开展工作就不好做了”。

 

村里也有一些大事,比如修路。今年年初时,梅吉伦刚到黎明村驻村的时候,该村仍有12.6公里的通组路未硬化。黎明村有12个村民组,最远的两个小组相隔10公里远,通组路不硬化,村民之间串门都是问题。

 

“乡村振兴首先要坚决打好以村公路‘组组通’为重点的基础设施建设、易地扶贫搬迁、产业扶贫、教育医疗住房‘三保障’四场硬仗。”梅吉伦2月22日进驻黎明村,在当天走访群众、熟悉村情的工作结束之后,他在自己的“民情日记”中写下了上述总结。

 

走马上任后,梅吉伦找到董地乡脱贫攻坚前线总指挥领导,详细汇报了黎明村存在的部分通组路硬化困难及民众的呼声。在总指挥的协调和驻村工作组的配合下,黎明村的通组路全面开工建设,目前已经完成硬化8.6公里。

2018年5月18日,梅吉伦带领黎明村驻村工作组,村支两委成员,护林员,护寨员,对全村道路进行全面打扫。

 
初心

 

想帮村民把村子建设得更好,想帮助村民做点实事,是梅吉伦驻村的初心。

 

澎湃新闻从纳雍县委组织部了解到,自2015年以来,纳雍县共有省市县988名第一书记在247个村任职,覆盖全县省定的98个深度贫困村、147个一般贫困村和2个非贫困村。

 

纳雍县现有第四批县派第一书记235名,来自76个县直单位,分别在26个乡镇(街道)235个村任职,平均年龄39岁,其中30岁以下的13名,“90后”有4名,50岁以上的9名。

 

梅吉伦是4名“90后”之一,也是其中唯一一个完成一次驻村经历后,主动选择再次去驻村的第一书记。

 

梅吉伦在贵州省兴义市读的大学,毕业于兴义民族师范学院语文教育专业。班里一共88名同学,“只有我一个毕业到了政府机关工作,后来又驻村,其他人几乎都当了教师”。

 

作为一个在城市里读书生活惯了的人,要到农村去工作,对于年轻人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考验。梅吉伦则非常乐于接受这样的考验,事实上,到贫困村去驻村工作还是梅吉伦自己积极争取到的。

梅吉伦在黎明村的住所,不到15平的房间里只有一张上下铺和一张书桌。  澎湃新闻记者 康宇 图

 

“我一开始就发现他(梅吉伦)有点不一样,他是特别渴望去农村磨炼自己,帮助村民做点实事的那种人。”33岁的郭昌龙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回忆说,他和梅吉伦是同一批县派驻村干部,都被安排于2016年2月到贫困村驻村,“先通知小梅去开的会,他回来特别兴奋地跟我说‘终于可以去驻村了’,他的想法挺朴实的,就是想帮助村子往前赶一赶”。

 

梅吉伦的兴奋不是一时的。郭昌龙说,在纳雍县城管局工作期间,他就发现,一有机会,梅吉伦就会凑到有过驻村经历的同事身边,听他们讲“村里那些事”,默默“吸收”他们的工作经验。

 

郭昌龙于2011年10月进入纳雍县城市管理局,比梅吉伦早了两年。在驻村之前,他们一起在单位一个中队负责行政执法工作,关系很好。

 

“他比我小5岁,但是接触起来会发现,他挺有自己的想法,想的都是怎么把村里建设发展好,做事也很认真踏实,还挺有牺牲奉献精神的。”郭昌龙说,他和梅吉伦刚被派驻村不久,一个周末,他接到梅吉伦打来的电话,“小梅当时车开得还不太熟练,那天又想回进新村了解些情况,就请我开车带他去村里”。

 

对于像梅吉伦这样的驻村第一书记,每个月一般都要在村里待上25天左右,周末是陪家人的时间,然而,周末无休也是家常便饭。

 

郭昌龙清楚记得,他开车陪梅吉伦回进新村的那个周末,梅吉伦接到了妻子打来的电话,“能听出来他妻子有一些抱怨,毕竟驻村后,他们相聚的时间少了很多”。

 

梅吉伦也觉得对家人亏欠很多,去年年初,女儿出生,可是他陪伴女儿的时候不多。6月25日,采访结束当晚,梅吉伦更新了一条微信朋友圈:“平时忙忙碌碌还没有啥感觉,突然觉得好久没陪你玩,心里很是心酸。”配图是三张女儿的照片。

 

两全其美,难。基层工作很忙,想多做事,就更忙。梅吉伦说,对家人有愧疚,但工作不能有丝毫放松。在感慨陪伴女儿时间少的朋友圈后有一条新的发言:“同人民一起奋斗,青春才能亮丽;同人民一起前进,青春才能昂扬;同人民一起梦想,青春才能无悔。”

 

今年1月底,郭昌龙和梅吉伦一起结束驻村,回到纳雍县城市管理局工作。工作不到半个月,梅吉伦就再次主动提出驻村申请,最终获批。

 

梅吉伦的选择,在郭昌龙看来“并不意外”,“小梅是很执着的人,他跟我聊过,觉得自己还有一些乡村建设发展的设想没有实现,前一次驻村留下的很多工作经验还可以更好地应用”。

 

纳雍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张品在知道梅吉伦“二次进村”后也频频点头,“年轻人有想法有干劲”。在张品看来,选派年轻力量去作驻村第一书记,对他们是一种难得的磨炼,能够让他们比同龄人更快更好地成长起来。

 

磨炼

 

在纳雍县城市管理局副局长周贤甫的记忆里,梅吉伦是个不怕辛苦、经受得住磨炼、对工作非常有热情的年轻人。作为梅吉伦的直属领导,周贤甫经常下到村里去关心了解他的工作情况,“小梅他们挺忙的,总会下到各村民组走访,我也跟着去过几次”。

 

周贤甫记得,去年7月的一天,外面太阳正是“烤人”的时候,他和梅吉伦到进新村田坝寨村民组走访贫困户,“当时通往那个村民组的路还没有硬化,车开不进去,就得徒步,单程就走了两个半小时”。

“每户贫困户都必须走到,无论路多难走”,是梅吉伦对自己的要求。

 
“每户村民必须走到。”梅吉伦说,作为驻村第一书记,这是必须要做到的,无论去往村民家的路多么难走,因为每户家庭的情况都不一样,必须要了解到实际情况,扶贫才能做到精准。

 

梅吉伦第一次驻村是在董地乡进新村。2016年春天,刚驻村不久,他走访了该村中寨组村民周训成。这是一个让梅吉伦眼前一亮的村民,“虽然(周训成)只是小学毕业,但是能说会道,精明能干”。

 

“周训成在河南打工时对养蜂产生了兴趣,就在当地学习养蜂,这是一项很好的技术,他回到村子也想自己搞,又怕搞不起来,我就鼓励他迈出第一步,缺什么,我们帮他弄。”梅吉伦回忆说。

 

时过一年,2017年4月,梅吉伦再次走访周训成家时,老周已经成为十里八村小有名气的养蜂人。“老周聊起养蜂产业时异常兴奋,眼里放出溢彩流光。”梅吉伦把老周的养蜂情况记录到他的“民情日记”里。彼时,周训成已经养了一百多箱蜜蜂,成群的蜜蜂在箱口出飞进飞出,一片忙碌。这些蜜蜂为周训成带来了不少收益,一箱蜜蜂能卖1000元,邻乡不少人找到他买蜂。

 

“老周一边给我讲养蜂技术,一边拿出蜂蜜给我尝。他说养蜂技术主要是注意用药问题,还要注意分箱,因为蜜蜂会打架,不及时分开会有蜜蜂被咬死。”梅吉伦回忆说,老周家的蜂蜜特别纯,“老周说他不加任何添加剂,所以蜂蜜也供不应求”。

 

养蜂让周训成成了村里颇有名气的致富能手。他主动申请脱了贫,并在梅吉伦的鼓励支持下,教起了徒弟,带动村民一起致富。

 

去年,养蜂产业在进新村被立项推广。梅吉伦透露,他们用村集体经济养了420箱蜜蜂。

 

再次回归到驻村工作中,梅吉伦变得更加投入。今年2月22日,他到黎明村驻村,仅用一周左右的时间,就把黎明村的12个村民组“走了一遍”,把在册的贫困户都走到了。

 

2月24日,梅吉伦走访了黎明村田坝寨组的贫困户高建勋家,了解到家里一共4口人,高建勋夫妇都没有劳动能力,两个女儿最大的13岁,最小的6岁,家庭条件十分困难,主要靠低保、救济金保障基本生活。

 

梅吉伦走访过不少贫困户,但高建勋家的情况还是刺痛了他的神经。“我一定要为他们做点什么,哪怕是一些文具、书包、衣服等生活必需品,一定要尽到我的微薄之力,虽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他们家的困难,但要让他们感受到温暖,我想这也是很重要的。”梅吉伦把这些朴实的想法都记在了“民情日记”中,在这段话的末尾还加了“等我”两个字,并配上了3个惊叹号。

 

后来,梅吉伦给高建勋家送去了两桶油,给他的两个女儿送去了棉衣、书包和数十支铅笔。

 

理想

 

给予村民具体的关心和帮助只是一方面,梅吉伦想得则更为长远。脱贫攻坚是乡村振兴的一个前奏曲。把多个产业做大做强,打造农村田园综合体,是梅吉伦的理想,也是他心中乡村振兴的“最强音”。

2018年4月,黎明村寨角组村民种植华农菌草。

 
华农菌草种植是目前黎明村的最为重要的一个产业。年初以来,梅吉伦带领黎明村全村贫困户新增种植华农菌草育苗614亩、流转474亩土地种华农菌草,现已种下420000多株。

 

“华农菌草幼苗时可以用作牛饲料,完全长成以后可以用来榨糖,还能用作板材,是很有发展前景的一个产业。”梅吉伦介绍,华农菌草春季种植每亩收入可达1140元,秋冬季育苗每亩收入2000元。一亩土地就可以让一个人脱贫。

 

发展这样的产业,既可以把土地流转出来,又把农民从第一产业中解放出来,为第二、第三产业创造大量的劳动力。

6月25日下午,梅吉伦向澎湃新闻介绍黎明村的华农菌草产业发展情况。  澎湃新闻记者 康宇 图

 
黎明村寨角组还有一处在建的养牛场。这是去年恒大投资开建的,预计建成后可养200头牛。黎明村15户51人入股到养牛场。

 

梅吉伦经过多次走访调研,他觉得黎明村还有更大的发展潜力。这里的经果林“红玛瑙”樱桃也已经有一定的种植规模。“现在不少乡村都搞DIY,比如‘城市菜地’之类的,就是城里人认领一块菜地,村民代种代养,我们这儿是不是也可以搞起来,比如樱桃蜜饯、罐头的DIY制作,可以作为乡村旅游的一种体验方式。”梅吉伦说。

 

不过具体怎么搞,方案还没有形成。梅吉伦说,他要做的就是努力把这些想法付诸实践,和村民一起把发展搞起来,实现乡村振兴。

 

除了抓村里的脱贫攻坚工作,作为党组织第一书记,梅吉伦还把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作为首要工作来抓,将“三会一课”、主题党日活动抓在手上,加强对党员的培训和管理。

梅吉伦主持黎明村党总支2017年度组织生活会及党员评议。

 
“他对我们班子建设帮助很大,虽然年轻,但在工作中的表现很优秀。”黎明村党总支书记李江给予梅吉伦这样的评价。李江透露,黎明村很注重发展入党积极分子,为党组织培养致富带头人和生力军。今年村里共有3名青年、1名致富能手表达了入党的意愿,其中有3已经提交了入党申请书。

90后第一书记|梅吉伦:两次驻村只为实现乡村振兴设想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