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鸡大学”的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宝清县 县委书记朱海涛干预司法

  冷伟家居住在宝清县宝清镇政居巷6号,2011年该区域属于被开发范围。开发区域被划分为A区(2011年开发) B区(2012年开发)C区(2013年开发)。

  冷伟家的位置属于C区范围,开发商一直没有找过户主进行拆迁协商。

  2011年8月24日晚10点三十分,在户主不知情的情况下,开发商雇佣郝志海为首的黑社会人员三十多人,用挖掘机将冷伟家的房屋铲倒夷为平地(在此之前,已几次将多家房主的门窗玻璃用石头打碎,并已经报案无果,屋内已经不敢住人),家里得到通知后报了警,宝清县西城派出所民警来到后将为首的郝志海抓获,并收缴了作案工具“挖掘机一台(斗山220型),运输挖掘机的挂车一辆(东风牌)。”(有附件照片证实)

  同年8月27日,宝清县公安局对犯罪嫌疑人郝志海做出刑事拘留决定。对其他作案人员进行抓捕,扣押了作案工具(挖掘机和挂车)。

  正当我们期待着严惩犯罪人员的时候,宝清县公安局把郝志海进行取保候审,其他作案人员也没有抓获。

  几年来公安局一直说我家房屋被非法暴利强拆,以构成“刑事案件”,需送到双鸭山市公安局做鉴定。

  2013年1月23日,“终于”等到的是宝清县公安局做出让我们心寒的决定“撤销案件决定书”送给我们。

  撤销案件决定书“内容:因经与宝清县人民检察院,宝清县公安局党委会研究,此事件属于拆迁纠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61条规定,决定撤销此案)(有附件照片证实)”。

  我拿着撤销案件决定书问公安局

  “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必须重证据,证据是指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事实,实施犯罪行为的时间、地点、手段、后果。”本案当时“人,钩机,挂车已抓获,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对于一切公民在实用法律上,一律平等,在法律面前,不允许有任何特权。”

  宪法明确公民的合法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公安机关这不是袒护犯罪,纵容犯罪吗?

  公安认为犯罪嫌疑人郝志海不构成犯罪的理由是什么?

  公安局长说:“公安局是在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下,是县委书记朱海涛让撤的,因为开发商是他招来的。”

  朱书记是您行使依法不该行使的权利,您以权压法,徇私枉法,造成了我家的冤假错案。

  我穿梭在各级有关部门之间,像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

  “终于”宝清县公安局2014年1月21日出具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向检察机关提出(有附件照片证实)”。

  双鸭山市公安局同年7月15日出具复查事项告知单“向检察机关提出(有附件照片证明)”。

  黑龙江省公安厅同年10月29日出具复核意见:宝清县人民检察院已启动了立案监督程序,尚且未作出结论,请等待检察机关下达正式立案监督结论。本复核意见为最终意见。(有附件照片证明)。

  我穿梭在各级有关部门之间,“终于”2014年6月份宝清县检察院”才给”出正式立案监督。

  2014年7月28-29日我在国家最高检察院已登记,国家最高检已在检察院内部网挂上,要求宝清检察院必须依法出具答复意见书。(国家高检有登记底案)

  2014年8月27日就宝清检察院不给答复意见书已向中央第八巡视组发短信请求督办,有信息反馈

  截图如下:

  2015年1月28日就宝清检察院不给答复意见书已由黑龙江省信访局转至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宝清县检察院

  截图如下:

  2015年7月28日我在国家最高检已登记,国家最高检已在检察院内部网挂上,要求宝清检察院必须依法出具答复意见书。(国家高检有登记底案)

  习主席指出:检察机关的各项职责和权利都是法律赋予的。必须对法律忠诚,尊重法律,尊重程序,严格依法办事,公正廉洁执法,坚持做到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更不能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知法犯法。

  习主席强调: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但是检察院应依法对公安局:侦查活动监督发现和纠正违法行为做出公平正义的法律监督结论。直至今日也不给我出具答复意见书。

  2015年7月22日我终于见到宝清县检察院大检察长彭世君。

  彭检告诉我答复意见书检察院永远都不能给你,别再找检察院了,因为我们检察院是在宝清县委的领导下,你去找“根在哪吧”。

  县委朱书记“再一次”干预司法,

  致使我家冤假错案无法依法申冤,

  无法追究公安执法人的违法责任,

  致使违法人员逍遥法外。

  这使得我走司法程序的第一道门槛就被堵住了。

  2012年1月2日,冷伟在北京依法上访时,宝清县政府雇北京黑保安把我从宾馆抓走,关押在北京的黑监狱:非法拘禁9天,又强行带回宝清后关押7天,没有出具行政拘留手续。以后多次在北京上访时,被宝清公安雇佣北京黑保安强行押回宝清拘留。不出具行政拘留手续-这对我的人权进行了侵犯。

  2015年6月23日以所林和夏连生为领导的省第七巡视组带着党的委托来到宝清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巡视。

  同年6月26日下午我排上省巡视组的接待号了,巡视组组员接待的我:就检察院必须依法作出答复意见书之事,巡视组说:“涉法涉诉的事我们不管”。巡视组23-26号接待上访人员4天,就被宝清县县委县政府买通,在宝清警察守卫的招待所不出来拒接民众上访。

  习主席说:在我们党的组织结构和国家政权结构中,县一级处在承上启下的关健环节,而县委是我们党执政兴国的“一线指挥部”,县委书记就是“一线总指挥”,县委书记手中掌握着很大权力。

  1、为什么公安局在2011年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以定性为刑事案件肆意转变为拆迁纠纷?造成我家冤假错案?

  2、为什么检察院没有依法行使公安侦查和检察监督的权力,检察院不作为,并且不依法给出答复意见书?

  3、为什么宝清县从公安局到检察院,到政法委,到人大,到纪检,到常务县长,到县委副书记在他们的权限内,应依法行使的权利和监督权利不去行使?

  4、为什么我在北京正常上访被抓到黑监狱?

  5、为什么第七巡视组到宝清来进行巡视都不作为?

  以上这一切都是朱书记作为“一县总指挥”在全盘操纵着的。

  这一切以权压法,以身试法都是朱书记在维护自己的官商勾结的利益。

  习主席指出:各级领导干部都要牢固树立宪法法律至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权由法定,权依法使等,做到在法治之下,而不是法治之上想问题,作决策,办事情。党纪国法不能成为“橡皮泥”,“稻草人”违纪违法都要受到追究。

  希望有关领导和广大网民都伸出你们的正义之手,帮我伸张正义,

  追究朱海涛干预司法办案,以权压法的责任,追究宝清县公安局长,检察长玩忽职守的责任

  惩治罪犯,追究犯罪嫌疑人郝志海等人的刑事责任,

  还我以公道,还社会以正义。

  冷伟为以上所述的每一句话付法律责任。

  冷伟 手机号:13159911918

“野鸡大学”的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宝清县 县委书记朱海涛干预司法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