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一个月花了老百姓一辈子的血汗钱,坑人

 本人因长白癜风,心急之下,失去了判断力,轻信广告,到了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治疗。住院期间每天就将一千多元的治疗费,前后已经花了近两万元。

  不仅白癜风没有治疗好,还把白斑面积折腾的更大了。原本不是很白的地方,用了激光照射后变得更白了。有一次还把我的正常皮肤照得起水泡,医生还强词夺理,说白斑部位原本就是长得不规则的,当然没办法照得那么精准了。你的意思难道是我们的白癜风还要按照你说的怎样规则怎样长吗?是我的白斑长得不规则让你照激光的时候为难了?

  现在想想他们的治疗方式根本就是不对的,哪有一开始就用激光的?应该先吃药把白斑面积稳定住,再用激光。他们就是过分宣扬激光功能的强大,无论什么时期的白癜风都给用激光,还有一些儿童,皮肤那么稚嫩也用激光。

  我的白癜风才长了三个月吃药可以控制住,用了激光反而把面积扩大了。出院时,我带一些药,打算吃完药再来复诊。

  我去办理出院手续,医生还跟我说多拿点药吧,多拿一个月的药吧,你的药卖不出去吗?还有劝别人多买药的?我出院不到一周,张先华的助理就给我打电话要我回去住院,说的怎样怎样好,住院好的快一些。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医生,就像钱赚不到手里去似的,硬要你多拿药,硬劝你住院。我还上学,怎么能一直呆在医院里?

  张先华医生还劝我办个卡,两万元的卡,那种卡把钱冲进去之后不能取出,就只能在他们医院消费了。

  我说我考虑考虑吧,她还很不甘心,又极力说了一大堆,比做销售的还能说会道。我没有继续住院,也没有办卡,继续在门诊拿了几次药,估计很多人和我当初一样的心理:因为已经在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花了很多钱了,所以不大想转院,只能无奈继续接受治疗,还相信医生的话,相信再坚持治疗一段时间就好了。直到我发现肝功能异常就停药了。

  我在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住院期间,医生给我查了肝功能,没有告诉我结果,也没有给我化验单。就给我大剂量用药,导致了我的肝功能受损,后来又检查出肝内钙化斑。

  这是我出院后查体查出的,出院后还在服用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开的药,晚上吃了药,第二天早上空腹查体,肝功能异常,肝内钙化灶,胆囊壁增厚,停药后胆囊壁恢复正常了。查出后我就给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打电话问:“为什么在你们医院查了肝功还会出现问题?我现在还正在服用你们给开的药,转氨酶增高到110,你们上次检查的结果是多少,怎么没有告知我?”

  电话那边是张先华的助理她说这个她不清楚,要查一下病历看看。我再打电话,她说:“今天病案室的人不上班,化验单在病历里,要明天才能告诉你。”我问:“难道电脑里不能看吗?”她说:“电脑里记录的没有,不能从电脑上看.”(化验结果只能从化验单和病历查出,她说电脑里没有那就是说病历里没有记录了,可是后来的病历里却出现了化验结果。)

  第二天我又打电话,(在这里劝大家,以后出现问题后,第一时间去医院复印病历,不要打电话询问,给医生修改病历和做准备的机会。)电话那头告诉我:“你原本的检查结果就是异常的,转氨酶70多”。我问:“原本就是异常的,你怎么没有告知我?给我用药后加剧了我的肝功能损伤。原本就是异常的,你怎么没有采取保肝治疗?”

  张先华的助理说:“我不知道,我再问问。”后来张先华又给我打电话询问我情况,要我停药后再复查看看,再去找肝胆科医生看看。

  我花了那么多钱白癜风没治疗好,还把白斑面积照射的更大了,还损害了我的肝脏。就算是之前就是肝功能异常,你们漏诊,没有告知我化验结果,侵犯了我的知情同意权,用药后加重了我的肝脏损伤。我想到维权,就去医院复印病历,防止医生修改病历。

  这再说说我去复印病历的遭遇,我一个人去的。张先华在门诊接待了我,并指着电脑上的病历说:“你在院期间检查的肝功就是异常的啊,你看。”不是说电脑里记录的没有吗?这次怎么有了?是你说谎,还是你添加修改了病历?我又去找医务处,他们医院居然没有医务处。出现医疗纠纷后,医务处是医院处理医疗纠纷的地方,没有医务处那就去院长办公室吧,一个副院长接待了我。

  我把情况和他说明,他居然说肝内钙化斑又不是大问题,还说自己还有肝囊肿呢。我看了一下他,年龄也很大了。我说你年龄那么大器官出问题是正常的,我还那么年轻,又没有乙肝丙肝任何肝脏疾病,怎么会出现肝内钙化斑?在你们医院也查过肝功能,这才多久就出现问题了?我说化验单该不会是造假的吧?不然当初怎么没有告诉我肝功异常?

  他说:“化验单不会造假的,你第一天打电话,我就立刻叫人查了下,转氨酶就是70多。”这样说我第一天打电话你们就查了化验单了?却还告诉我病案室人员不在不能查电脑也不能查?你们的谎话还真是一个接一个呀。

  副院长又把张先华叫来,我就质问她化验单的事情:“既然结果异常,那怎么没有告知我?你漏诊还侵犯了我的知情同意权。”张先华说:“你当初的转氨酶也不是很高,这不是大问题。”我说:“不是大问题就不该告诉我?我花钱做的那么多检查我就不该知道结果?还有,你还给我查了乙肝五项?这是我在消费单上看到的,你询问我传染史了吗?你没有询问我传染史就给我查了乙肝五项?”

  张先华说:“这是住院都得查得啊,你的乙肝五项正常。”我说:“你乱扣我的钱,给我查了什么也不告诉我,查的结果也不给我说。”

  后来又争吵到肝功能化验单上,我质问她一开始肝功能异常怎么不告知我?后来用药又加剧了我的病情。她指了指化验单上的结果说:“这个值也不是很高···”我说:“不是很高,也是异常,那用药后又高了很多呢?你没有告诉我,还是当初你也不知道?”

  我又要求把病历拿来,副院长叫病案室人员把病历拿来,我刚要打开看,病案室的女工作人员就立刻一把抓住说:“这个你不能看,虽然是你的东西你也不能看。”

  我就说“我的东西我怎么不能看?我不仅要看,我还要复印。”

  再三争执,最后只是把化验单给我看,一个是肝肾功化验单,一个是乙肝五项化验单(我又没有乙肝,并且打了乙肝疫苗,抗体阳性,没有询问我传染史,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给我多检查乙肝五项,浪费我钱。)

  张先华说:“看,你的肝功能之前就是异常的吧!”又指着下面的日期,“你看日期没错吧!”呵呵,这样你就能逃避了责任?我说:“漏诊,加重病情,也是很大的问题。”

  她就不说话了,我又看了乙肝检查结果,我的乙肝表面抗体是阳性,他们给检查的是阴性。虽然每个医院的机器不同,但也不至于差那么多。

  后来我要求复印病历,这是我此行的目的,发生医疗纠纷后要第一时间复印病历,这些医院都应该配合的。可是张先华,病案室工作人员和副院长都说不行。

  最后争吵起来,他们还抢夺病历,还和我发生了肢体冲突。最后病案室工作人员(我只见过她一次,是个女的,第二次她就不在了。)笑着说:“好,走,我带你去楼下复印去。”然后我就跟着她到了楼下的病案室,到了病案室她就立马把门“啪”的一声关上,立马变了脸色(之前是笑着领我下楼说复印病历的)对我大吼大叫,用的是方言。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一个月花了老百姓一辈子的血汗钱,坑人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