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喊“父母官”,为何让浦东区委书记觉得“不是滋味”?

 今天的【书记手记】,小研请到的是上海市委常委、浦东新区区委书记翁祖亮。

 

调研的时候,翁书记不止一次听到老百姓说他们是“父母官”,但有时却让他觉得不是滋味,他认为这个称呼有些“生分”,说明他们的工作还没有和老百姓贴心贴肉。老百姓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他是如何通过一次次调研,把“父母官”变成“店小二”的呢?

 

大调研,解决问题就是生产力,就是凝聚力

 

浦东新区区委书记翁祖亮。 本文图片 上海大调研微信公众号

 

我工作上有个习惯,除了日常调研,周末只要没有工作安排,都会自己去大街小巷兜兜转转,看看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听听他们的真实想法。大调研开展以来,我不打招呼去基层转得更勤了,这样的走走看看,让我看到了不少平时工作中难以注意到的问题,也听到了不少牢骚和抱怨。这让我收获良多,其中一条深刻感触就是,坚持“三个导向”,归根到底是效果导向,调研一定要以解决问题为目的,不解决问题就容易变成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要把“父母官”变成“店小二”,只说Yes不说No

 

解决问题,首先要调整心态、降低姿态,才能听得到心里话。调研的时候,我不止一次听到老百姓说我们是“父母官”,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这也让我有时觉得不是滋味,因为这个称呼有些“生分”,说明我们的工作还没有和老百姓贴心贴肉,说明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到位,说明我们这些“店小二”还当得不够好。

 
浦东新区企业服务中心。

 

在一次企业调研会上,互联网企业B站提出,他们的受众大多是“90后”,希望监管部门能多懂点“90后”的语言,营造更包容的监管环境。

 

这个建议对我启发很大,身处改革开放前沿的浦东,当好“店小二”,必须有更开放的心态,更多地学习新事物、掌握新知识,用各种年龄、各个群体喜闻乐见的语言进行交流,这样才是真正的倾听和服务的态度。前不久,我请B站的董事长给区委中心组上了一堂“网言网语”课,让我这个“60后”,以及浦东更多的“70后” “80后”干部一起学“90后”“00后”的语言,学习如何更“对味”地服务他们。

 

当好“店小二”,躬下身子很重要,不说No的态度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有说Yes的本事。在优化营商环境企业问需问计座谈会上,我代表浦东向企业承诺“三个不”:不设障碍设路标,引导企业找对路;不打回票打清单,告诉企业怎么做;不给否决给路径,一起研究新办法。

 

把调研会变成现场会,问题在一线解决

 

调研中,我常有这样的感想,比起“带回去研究一下”,当场给出解决方案或者解决方向,能让企业和老百姓的获得感更强。

 

年初,我到位于外高桥的国家对外文化贸易基地调研,有企业提出,文化对外贸易涉及到不少审批事项,比如文物进出境,只能去市里交材料,跑来跑去很不方便。

 

我和同事们现场办公、现场沟通,当场联系了市文广局,市里也非常支持,愿意把审批窗口延伸到浦东。现在,市文广局浦东受理点和文物进出境审核自贸区受理站已经运行两个多月,企业反响很好。

 

享受上海自贸试验区动植物检验检疫政策红利,佳士得特殊拍品顺利入境。

 

浦江东岸22公里贯通后,硬件是达标了,但软件上需要下的功夫更多。开通伊始,我和同事就徒步走了一次,仔仔细细地看细节,发现了不少问题。比如有些沿江的栏杆没有禁止攀爬标志,座椅比较少也不够舒适,有些设施挡住了风景,还遇到了一些找不到厕所、找不到便利店的游客。

 

我们边走边看,边“找茬”边布置,一路上发现的问题都定了对策,明确了“下家”。后来,我又利用休息时间去了多次,看看有没有新问题。现在,东岸已经增设了座椅和自动售货机,游客的体验度更好了。

 

浦江东岸的全景。
 
浦江东岸新增设的座椅。

 

把“难题”变成“课题”,找准源头制好“药方”

 

卓越全球城市的管理,讲的就是绣花般的精细。为了打通服务居民“最后一米”的问题,浦东推动“家门口”服务站在所有居村实现了全覆盖。

 

我到基层调研时,总会顺路去“家门口”服务站看一看。这一看,我发现大多居村委转型很成功,过去“一人一座一电脑”的格局没了,把办公空间腾出来改造成活动室,老百姓参与度很高,其乐融融、相当热闹。但也有些居村委还是“衙门”的样子,老百姓搞不清楚这里到底是办公场所还是活动空间。

 

翁祖亮书记实地察看金色雅筑居民区“家门口”服务站。

 

什么样的“家门口”才是老百姓真正需要的?看来必须要有一套完整的标准来明确。

 

我让地区工委加强研究,今年5月,《“家门口”服务规范》作为首个区级标准发布,明确办公空间最小化、服务空间最大化、服务项目标准化、服务标识统一化,给基层提供了统一的方向和模板。

 

“家门口”服务站功能表示意图。

 

走村居的过程中,我还留意到一个现象,中心城区面貌普遍比较好,城郊结合部就差一些,有些乡村环境更糟糕,农民自建房的宅前屋后不美观、不漂亮,和上海国际化大都市的郊区农村形象不匹配。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我感到首先要让乡村美起来。建设美丽乡村,首先要让农民自家的庭院美起来。

 

5月18日,我花了一整天时间,连续跑了7个镇的8个村,看他们“美丽庭院”的试点情况。有些村,村民把自家的旧农具、老物件拿出来做成景观,把废瓦废砖等废弃物做成“旧轮胎花园”“老水缸新花圃”等小景致,有特色,也有亮点,但有些村的庭院过于整齐划一,城里的味道浓了点,乡村的韵味少了点。

 

翁祖亮书记来到星光村“美丽庭院”试点村组。

 

确实,“美丽庭院”的美不在于“美而同”,而在于把村民追求家园美的热情激发出来,充分调动农民自己的积极性,花小钱办大事。按照这样的思路,区农委和妇联正在制定方案,努力使浦东的乡村更有诗意更加宜居。

百姓喊“父母官”,为何让浦东区委书记觉得“不是滋味”?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