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合发展新动力和对接一带一路需要啥?促进“上海精神”飞跃

 2018年6月9-10日,上合组织第18次峰会将在中国青岛举行。上合组织源于“上海五国”会晤机制,不过,这一进程更早可以追溯到中苏于1989年的边境裁军谈判。中国与苏联在东部有4300公里的边界,在西部有3200公里的边界。1989年戈尔巴乔夫访华,实现了两国关系正常化,此后,中苏边界谈判进入实质性阶段,并开始就边境地区相互裁减军事力量和加强军事领域信任问题进行谈判。苏联解体后,中苏谈判变为中国与俄、哈、吉和塔五国两方的谈判。1996年4月26日,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五国元首首次聚会上海,签署了《关于在边境地区加强军事领域信任的协定》。1997年4月24-25日,五国元首又相聚莫斯科,签署了《在边境地区相互裁减军事力量的协定》。自2000年以后,每年一次的五国峰会先后轮流在莫斯科、阿拉木图、比什凯克和杜尚别举行。这一合作进程后来被冠之以“上海五国”的称谓。

 

需要指出的是,通过这几次会晤,“上海五国”机制发生了具有重要意义的转变,五国元首会晤由单纯讨论边境地区军事信任与裁军问题扩展为协商五国在政治、外交、军事、安全、经济等方面的全面合作,除元首会晤机制外,还先后建立起五国执法与安全、国防、外交等部门领导人的会晤机制。

 

上合发展新动力:从功能扩溢到成员扩大

 

自2001年6月,上合组织正式建立以来取得了巨大成就。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在上合组织最初的安全合作和经济合作两大轮子的推动下,其他方面的合作也不断深化。

 

一是非传统安全合作成就斐然,尤其是通过成员国的竭诚合作以及反恐军事演习,遏制了曾经在中亚地区十分猖獗的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三股邪恶势力,从而使中亚地区获得了自冷战结束以来难得的和平与安全,这也为本地区的经济发展营造了一个良好的环境。

 

二是在经济合作上有了实质性的内容。2001年9月,上合组织首次经济部长会议就签署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政府间关于区域经济合作基本目标与方向及启动贸易和投资便利化进程备忘录>的议定书》,提出逐渐消除成员国间影响贸易与投资的各种障碍与规定,逐步使资本、劳动力、商品等要素的流动便利化。2003年9月,上合组织成员国第二次政府首脑会议批准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多边贸易合作纲要》,从那时起,上合组织的经济合作不断得到推进。

 

三是教育合作发展迅速。教育合作最重要的成果就是上合组织大学的组建。上合组织大学是由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各方的部分高校(以下简称:项目院校)组成的项目院校网络。项目院校依据所签署的协议开展以下工作:开展学生、教师和科研人员的交流工作;扩大教学和科研合作;采用现代先进的教学方法和技术;建立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间及与其他国家间对等承认上合大学文凭的机制。上合组织大学项目在2008年初由俄罗斯正式提议设立,目的在于加强上合组织成员国间在教育领域的合作,在上合组织区域内建立网络式的统一教育空间,培养懂对象国语言、了解对象国文化、能够服务于上合组织成员国间多领域、全方位合作的高层次专业人才。同年10月在阿斯塔纳签订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教育部关于为成立上海合作组织大学采取进一步一致行动的意向书》。

 

自上合大学项目提出并组织实施以来,中国积极回应。目前,中方已经有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20所项目院校参与其中,五个上合组织成员国共有82所高校加入该项目。自2010年以来,上合组织大学先后启动了上合大学硕士研究生和本科大学生的招生工作。从2015年起,上合大学项目开始实施项目院校博士层面人才培养计划,并启动青年教师培训项目。在教育合作方面另外一个重要成就是建立了中国-上海合作组织国际司法培训基地,主要用于加强成员国的相关领域的公务员培训。此外,在安全、经济、教育和人文合作不断深化的基础上,上合组织在科技合作、交通合作、能源合作等领域也在不断推进。

 

第二,上合组织自诞生以来,一方面加强自身内部的机制化建设,另一方面坚持成员国平等、不针对任何第三方和开放性的原则,与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都建立了很好的合作关系。此外,上合组织2015年乌法峰会正式启动了吸收印度、巴基斯坦为正式成员国的进程。这不仅意味着上合组织内部的机制化建设基本完成,也表明上合组织已经从功能性扩溢转向了成员的扩大,使上合组织在这两方面都获得了发展的新的动力。

 

2017年,印巴成为正式成员国的进程完成。不少观察家担心,印巴的双边矛盾会给上合组织增加“烦恼”,但事实上,一年来,印巴的双边问题没有困扰上合组织,反而上合组织成功接纳印巴两国表明其已经成为一个能够应对内部和外部压力的成熟的地区多边机构。

 

“上海精神”与“一带一路”和“新型国际关系”

 

上合组织在自身的发展中最初的困惑就是用什么作为成员国共同的价值基础。众所周知,欧洲联盟是基于“更加和平,更加多样化”的机制走在一起的。这一价值理念使欧盟各国尽管存在着各种各样的争议,却能够长期维系着欧洲一体化进程。但是,近年来,欧洲一体化的困惑越来越多,尤其是金融危机和难民危机,引发了欧洲极右思潮的抬头,反欧洲一体化的势力不断走到欧洲政治舞台的台前,使欧洲一体化进程遭遇前所未有的障碍。“更加和平,更加多样化”的价值理念遭遇挑战。

 

上合组织从诞生之始就在探索构建一种成员国共同接受的价值理念,在不长的实践发展中,逐渐形成了以“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为内容的“上海精神”。“上海精神”不仅是成员国的共识,也成为上合组织本身的价值理念。

 

十多年来,正是“上海精神”的价值理念在维护成员国的内部团结与合作、推进成员国共同发展等方面发挥了并继续发挥着积极的作用。2013年9月“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上合组织所覆盖的地区也成为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核心区域。推进“一带一路”倡议的项目实施,更急需要上合组织成员之间的紧密团结和协作。众所周知,十八大中国提出了“新型大国关系”,十九大中国又进一步将此拓展为“新型国际关系”。实际上,在上合组织成员国中,比较早地就提出以“上海精神”为核心的新安全观、新合作观、新发展观、新文明观,并以此来构建“新型国际关系”。

 

因此,我们可以这样认为:

 

第一,“上海精神”体现和平与发展的时代精神。上合组织所覆盖的地区,成员国之间的历史遗留问题繁多,不仅有苏联解体后的遗留问题,也有成员国之间在历史上所形成的各种问题,包括边界问题、跨境民族问题、经济发展问题等,当然还有众多的在新形势下、新的地缘特征之下形成的新问题。这一切问题的解决都必须以互信为前提,以互利为基础。

 

第二,“上海精神”符合各成员国共同的发展利益。上合组织成员国大都处于社会经济的转型阶段,最为迫切的问题就是实现社会现代化,摆脱经济发展中的困境,以及以开放的姿态融入国际体系。尽管各成员国国情不同,经济特色以及发展轨迹各异,但都奉行平等互利的原则,利用经济互补的有利条件加强双边和多边合作,促进了各国间的经贸合作。特别是在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经济陷入困境的情况下,上合组织中的中亚各成员国都以追求区域合作为目标,来促进本国的经济发展。而在21世纪,这些国家更加需要通过融入国际体系并利用国际市场要素来刺激国内经济。

 

第三,“上海精神”的价值体现了新型国际关系的价值诉求。《上海合作组织宪章》就明确规定成员国一律平等、不针对任何第三方、开放性的原则。也就是说,上合组织主张国家不论大小强弱一律平等,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倡导建立一种新型的国家间关系;各国就共同关心的地区和国际问题平等协商,彼此结成“好伙伴、好邻居、好朋友”,共同在地区和国际政治生活中发挥积极的作用。这不仅体现了上合组织的价值,也体现了新型国际关系的原则。

 

第四,“上海精神”倡导文明对话和文化多样性。众所周知,上合组织所覆盖的地区是文化、宗教、民族构成最复杂的地区。在这样一种广大的国际生存空间,各个民族国家在忠于自己文明与文化传统的同时,对其它文明形态保持了应有的尊重和理解。否则,就正如亨廷顿所说的那样,“文明断层线”附近爆发“文明的冲突”。而倡导各种文明进行真诚而开放的对话和交流,这恰恰是上合组织在发展中成就卓著的重要原因。

 

上合组织青岛峰会是在上合组织发展十多年取得重要成就的基础上,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五年并在实践中取得重要成果的背景下召开的,是在中国青岛市这个“一带一路”枢纽城市召开的。峰会一方面要继续推进上合组织的发展,另一方面要借助峰会与成员国、观察员国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倡议项目的有效实施,而“上海精神”的重要价值就在于成为联结上合组织与“一带一路”倡议二者之间的价值纽带。因此,上合组织青岛峰会将继续弘扬“上海精神”。

 

超越地区视野:从“上海精神”到人类命运共同体

 

“上海精神”是上合组织的价值理念,自诞生以来,上合组织就一直秉承这种价值以加强内部合作和与外部联系,因此内部与外部的合作都取得了重大成就。但是,上合组织不是静止的,而是在实践中不断发展的。同样,作为上合组织价值的“上海精神”也需要随着上合组织的发展而不断丰富和发展。青岛峰会的重要内容就是促进“上海精神”向人类命运共同体价值的飞跃。这表现在:

 

第一,在青岛峰会上,上合组织八个成员国、四个观察员国、主席国各元首或政府首脑,以及相关国际组织的负责人将齐聚一堂,共同商讨上合组织发展的大计,也包括共同商讨如何继续深化“一带一路”的实践。这两个议程叠加在一起是自上合组织成立以来元首峰会的第一次全新的议程。这种议程内容将必然把上合组织的问题与“一带一路”的问题放到一起来讨论,并结合上合组织的相关功能为推进“一带一路”服务。例如,上合组织的非传统安全合作与“一带一路”遭遇的恐怖主义风险结合起来;上合组织成员国内部的经济合作特别是贸易便利化、投资便利化与“一带一路”的经济合作结合起来,等等。诸如此类的内容,将丰富上合组织青岛峰会的内容,也将有力地推进上合组织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对接。

 

第二,青岛峰会将批准《<上合组织成员国长期睦邻友好条约>未来五年实施纲要》,以及签署或批准一系列涉及安全、经贸、人文领域的决议和合作文件。这不仅意味着上合组织将迎来新一轮的发展周期,特别是其功能将不断外溢,从而使上合组织获得新的发展动力,而且也意味着在上合组织顺利推进的过程中,也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尤其是在中亚、南亚地区的实践消除文化的陌生感和相互的不信任,从而有利于“一带一路”实践的更大发展。

 

第三,“一带一路”倡议的主要内容简而言之就是“五通”,即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五通”是基于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的国际合作平台。这种国际合作平台不是以狭隘的国家利益、狭隘的国家安全为追求的目标,而是以人类的共同利益和共同安全为追求的目标。其具体内容就是以共同价值为基础的,为实现人类共同可持续发展的,以开放的姿态、高举着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旗帜,朝着“天下大同”迈进的共同体。因此,青岛峰会不仅要促进“上海精神”向人类命运共同体价值的飞跃,而且要促进上合组织不是以地区的视野而是以国际的视野来加强合作,以便在地区和国际的层面上为维护和平与安全发挥更大的作用。

 

(作者系上海社会科学院软实力研究中心主任、研究院、博士生导师。本文原标题:《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从“上海精神”到人类命运共同体价值的飞跃》,首发于“软实力研究”微信公众号,澎湃新闻经作者授权发表。)

上合发展新动力和对接一带一路需要啥?促进“上海精神”飞跃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