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建阳监狱“解码”重刑犯管理:搭建亲情之桥加大劳动报酬

 对于监狱民警而言,如何管理、改造重刑犯绝对是个“头疼”的存在:羁押年限长,情绪波动大,服刑期间中途自暴自弃、常有轻生念头,甚至千方百计想脱逃……

 

而福建闽北地区,有着这么一所特殊的监狱,关押的数千名罪犯中,原判无期、死缓的罪犯比例高达67%。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是福建省关押重刑犯比例最高的监狱。

 

这所监狱就是建阳监狱。

 

在刑法修正案(八)和最高法减刑假释新规定出台后,减刑次数和幅度都相应减少,更多的重刑犯要在监狱中度过余生,建阳监狱的民警们面临着新的管理挑战。

 

“减刑曾是罪犯改造的最大动力,新规调整后,我们需要让他们在高墙内找到新的奔头。”建阳监狱监狱长高秋华对澎湃新闻表示,“在新的管理时期,监狱采取亲情帮教、加大劳动报酬、引入社会资源帮教等一系列措施,让重刑犯在绝望中看到希望,在服从管教的同时,认罪悔罪。”

 

“好好改造,等90岁生日还来看你”

 

得知儿子林程(化名)至少要坐30年牢,79岁的吴秀梅(化名)2011年底探监后留下一句话,“我老了,走不动了,以后没有办法来看你了,你好自为之。”

 

这句话也让41岁的林程唯一的内心寄托幻灭,得过且过、消极度日成了他在狱中的生活态度。此前他因抢劫杀人被判死缓,2011年9月被押入建阳监狱。

 

对于刚入监时的林程,建阳监狱三监区监区长杨开锋至今仍印象“深刻”。“改造主动性较差,他很快成为分监区的改造落后分子。”杨开锋对澎湃新闻介绍,民警多次教育,而他却无动于衷,回话说“我刑期比命长,无所谓”。

 

在监区民警多番研究分析后,认为通过亲情帮教的方式可能感化改造林程。之后,杨开锋多次给林程母亲吴秀梅打电话,邀请她有条件的话前来会见,帮助儿子修正改造态度,重塑改造信心。

 

或许是被监狱的帮教精神感动,在民警安排的亲情电话中,吴秀梅答应林程“如果你能好好改造,在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会来看你的。”

 

有了母亲的承诺,林程就像“变了个人”,开始积极配合监狱的改造,劳动时也努力上心。“母亲80多岁,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面”这句话也常挂林程嘴边。

 

2018年4月,建阳监狱决定在母亲节前夕,举办一次特别的亲情帮教会。此前表现良好的林程,获得了会见家人的资格。林程母亲吴秀梅也答应参加帮教会。

 

捧着林程送的鲜花和亲自制作的鞋垫,享受着儿子不太熟练的揉肩、梳头指法,吴秀梅热泪盈眶:“儿子好好改造,等我90岁生日时,我还来看你。”在一旁的林程,留着泪坚定地点头承诺。

 

分管教育改造工作的建阳监狱副监狱长寇立新介绍,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建阳监狱便成为福建省关押无期徒刑、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等重刑犯的主要监狱。现在在押的数千名罪犯中,原判死缓、无期的占总数的67%。

 

相比短刑犯,重刑犯管理要艰难的多。寇立新说,入监后,重刑犯多表现为悲观绝望,思想颓废。

 

“不少人认为刑期比命长,看不到希望,体验不到劳动改造的意义,一些年老、体弱、多病的罪犯觉得自己会终老监狱,即使能刑满离监,如何融入社会又是个大问题。”寇立新说。

 

“我们认为,在新的形势下,除了减刑,还应该让重刑犯看到另外一个方向,能够认罪悔罪、知法守法,同时看到自己的价值,发现新的希望。”寇立新表示。

 

建阳监狱开展亲情帮教活动上,一罪犯安慰女儿:“孩子别哭,我会早日回家陪你。” 建阳监狱供图

 

限减犯狱中报酬供三子女上学

 

刑法修正案(八)规定: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累犯,以及因故意杀人等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犯罪分子,人民法院根据犯罪情节等情况可以同时决定对其限制减刑。缓期执行期满后依法减为无期徒刑的,执行刑期不能少于二十五年,缓期执行期满后依法减为二十五年有期徒刑的,执行刑期不能少于二十年。

 

寇立新介绍,在监狱中,被限制减刑的罪犯(简称“限减犯”)是重刑犯中的“重刑犯”,一般服刑时间都要超过30年。被判处这一刑罚的罪犯,多是实施了严重的暴力型犯罪,或者多次实施暴力性犯罪,他们中的许多人对前途感到悲观失望、心理发生严重扭曲,对抗改造情绪特别严重。

 

这样一个特殊群体,一些细小的矛盾都可能引发巨大的冲突,管理好、教育好限减犯难度十分巨大。这也是新时期监狱管理需要面对的一个难题。

 

“减刑已经不是他们努力改造的主要动力时,我们的帮教工作是引导他们从绝望中看到希望。”寇立新说,针对限减犯,建阳监狱启动了搭建亲情之桥、加大劳动报酬等新举措。

 

在建阳监狱,限减犯的劳动报酬所得最多可比普通犯人高出30%,除去日常开销,劳动后所剩余的积蓄也会越来越多,这使得一些限减犯有了去反哺家庭的机会。在建阳监狱一监区服刑的刘鹏(化名)就是个成功例子。

 

因为犯抢劫罪,来自安徽蒙县的刘鹏被判死缓,限制减刑。刘鹏2014年入监后,对自己的人生已经绝望,唯一惦记的是家里没有工作的老婆和三个未成年孩子。这个靠低保度日的家庭,三个孩子的学费、生活费都是大问题。

 

在监狱民警的开导下,刘鹏了解到针对限减犯的劳动报酬优惠政策,唤起了他的劳动热情:“原来在监狱好好干,也可以帮到家里。”之后,刘鹏开始省吃俭用,劳动也积极主动。

 

过去的两年,经监狱领导批准,刘鹏两次汇款到家里,第一次6800元,第二次6500元。他开始意识到,在狱中,只要认罪悔罪积极改造,他也能承担起一部分家庭责任。

 

“对于这个贫困的家庭而言,无疑是一笔巨款。”寇立新说,现在刘鹏家中的三个小孩已经正常上学,生活慢慢改善,刘鹏的改造积极性更高了。

 

一通跨越两监狱的电话

 

2016年3月12日,接受隔离严管矫治近三个月的毛衡(化名),突然被带到严管队谈话室,民警对他说:“接个电话吧。”

 

令他意外且惊喜的是,电话那头传来了6年未见面、在女监服刑的妻子熟悉而亲切的声音,泪水抑制不住哗哗地落下……

 

限减监区监区长童亮介绍,因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并限制减刑,2013年5月毛衡被送入建阳监狱改造。入监之后,他多次借口心脏不适消极改造,还屡犯监规,被列为顽危犯(改造消极、极具危险,甚至对抗管教民警的服刑人员,被称为“顽危犯”)。

 

监区领导十分重视对于毛衡的帮教转化工作,多次找他谈话交心,但始终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他当时的状态,就像猛兽一样,只要放出来,就随时要咬人。”

 

2016年春节,毛衡突然向严管队民警表示知错了,说“投降了”,要求解除隔离严管。当监区领导找他谈话时,他又百般辩解并不认错。之后,他还在夜深人静时大喊大叫,甚至还自伤自残。

 

“对顽危犯的转化方法要多样,要因人施教进行帮教,这样才能找到转化突破口。”建阳监狱监狱长高秋华表示。

 

建阳监狱教育科矫治攻坚组联合限减监区开始对毛衡进一步分析违规抗改的内在原因:一是刑期漫长;二是妻子在服刑,没有亲情支持;三是文化教育程度低,受改造表现差的同改影响,产生扭曲的自尊。

 

随后,监区调整了对毛衡的帮教转化思路,通过对他的信件来往得知,他的妻子孙某在福建省女子监狱服刑,改造表现较好,还获得过2015年度省级改造积极分子,信中还常劝他调整心态,好好改造。于是,限减监区提出对毛衡进行一次特殊的帮教——联系他的妻子,通过亲情电话规劝帮教。

 

在监狱领导和福建省女子监狱领导的支持下,一通跨越两地、穿越高墙的特殊电话联通了这对夫妻。

 

限减监区监区长童亮介绍,电话中,妻子孙某劝毛衡好好改造,她和父母都不会抛弃、放弃他。毛衡对妻子的话频频点头,泪水挂满双颊,承诺一定好好改造,一定给妻子一个希望,也给自己一个希望。

 

这通电话后,毛衡认真写了检讨书。解除严管回到限减监区后,还在全体服刑人员中作出检讨,告诫同改切莫走他的愚蠢抗改之路。

 

建阳监狱监狱长高秋华对澎湃新闻表示,“重刑犯被判刑后,他的家庭、社会关系会带来巨大的变故,这些变故对罪犯的心理变化会产生强烈的影响,作为管教干部要严密注意这些变化,及时掌握,积极防范,通过透彻分析,根据不同的情况来进行有效帮教。”

 

建阳监狱提供的材料显示,2003年至今该监狱已经实现15年无脱逃案件,近5年顽危犯转化率为86.8%,高于一般监狱。因为对限减罪犯改造工作成绩突出,2016年12月,建阳监狱还被司法部、人社部授予“全国司法行政系统先进集体”称号。

福建建阳监狱“解码”重刑犯管理:搭建亲情之桥加大劳动报酬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