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谷县煤炭新政:经营户不肯进“一级市场”,居民忧煤价上涨

 去年底开始实施的煤炭管理新政,让甘谷县居民喜忧参半。

 

2017年,甘肃天水市甘谷县对县内不具合法手续的煤炭销售点进行清理整顿,同时通过公开竞标,确立两家公司建立了“一级煤炭交易市场”。构建由一级煤炭交易市场统一采购优质煤炭,向二级、三级煤炭销售网点配送煤炭的销售模式。


 
甘谷县煤炭一级交易市场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胥辉 图(除署名外)
 
煤炭新政去年底开始施行,不过,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当地了解到,一些不愿向一级市场缴纳15万元保证金,以及管理费的煤炭经营户,仍然直接从煤矿购煤。一级煤炭市场不得不招募大量的“煤炭督查”员,每天蹲守在县内各个交通要道上,对这些经营户的运煤车进行拦挡,猫鼠游戏不断上演。时有运煤车被砸,煤炭经营业主与“煤炭督查员”冲突,甚至有煤炭经营户选择私自给钱求“放行”。

 

煤炭管理的新措施,在有效改善城市环境的同时,煤炭价格也因此上涨,居民用煤成本增加。当地多户居民向澎湃新闻表示,散装煤块每斤涨价一毛五,普通居民年均燃煤费至少增加数百元。

 

重庆索通律师事务所何峰律师认为,甘谷县“一级煤炭交易市场”中标企业的一些做法涉嫌非法,而政府主导的这种煤炭销售模式,也涉嫌违反《煤炭法》中,禁止行政机关擅自设立煤炭供应的中间环节和额外加收费用的相关规定。

 

甘谷县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实施“一级煤炭交易市场”等管理措施根本上是为了环保。

 

至于此前有中标企业督查人员上路收钱是违法行为,该县工信局相关人员称“已经处理了”,政府也认识到一级市场企业有些行为操之过急。他表示,政府一定按文件要求办,不能把经念错了。

甘谷县煤炭一级交易市场的招聘广告,一次性招聘稽查大队长5名,保安40名。
 

煤炭经营户运煤车被砸

 

3月25日晚上11时许,运煤司机杨治琪开车进入甘谷县境内时,路边几个身作便装的人向他招手,由于不清楚对方身份,他没停车,直接开过去了。当他行至甘谷金三乡时,后面追上来一辆小车,下来四个人,见了他的车,操起砖头就砸 。

 

“我当时刚下车上厕所出来,看到这情况转身就跑了。”杨治琪说,等到这些人离开,他才回到车上,车前灯、挡风玻璃和左右车窗玻璃都被砸了。

 

他给煤炭买主杨宝太打电话,杨宝太让他赶快报警。次日上午,警察到现场取证,并将他带到金山派出所做了笔录。从派出所出来,甘谷县的朋友告诉他,砸车的人开的车找到了,这辆车正在路上拦截其他运煤车辆,他将这一情况转告了警方。然后开着货车将该车拦在路边,等警方来取证。这辆车准备离开,又同他的货车发生刮擦,一会来了一二十个人,围着他,要求赔偿10万元。杨治琪坚持报警,报保险。交警来了之后,让他离开了。

 

他将车开往修理厂,前后花费5000多元。大概10多天后,甘谷警方给他打电话,说砸车的人被处理了,并发来了对砸车人行政拘留的处罚决定、行政拘留执行回执单。

甘谷警方对打砸运煤车的“煤炭督查”人员行政拘留的处罚决定书。  甘谷县煤炭经营户 提供

甘谷警方对打砸运煤车的“煤炭督查”人员行政拘留的执行回执单。  甘谷县煤炭经营户 提供

 
这份由甘谷县公安局4月11日出具的对砸车人梁飞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载明:

 

“2018年3月25日23时许,甘谷县宏源煤炭有限公司煤炭督查队长梁飞在甘谷县金山镇下店子村'金山煤厂'将杨治琪拉煤车车窗玻璃、左右大灯砸坏,后经甘谷县物价局价格鉴定:其损失为3894元。”

 

杨治琪称,公安部分根据《治安处罚法》,对梁飞处以行政拘留十五日,梁飞赔偿了他相关损失。

 

同时,澎湃新闻注意到,煤炭经营户与“煤炭督查员”之间也发生过冲突。据煤炭经营户张顺义提供的一份治安调解协议显示:“2017年12月14日9时许,甘谷宏源煤炭公司员工梁鹏、蒋小胜与土桥煤炭有限公司法人张顺义及员工张祥有因煤炭销售发生冲突,继而发生打架。双方达成谅解,不再追究对方任何责任。”

 

张顺义说,他当时刚从外地买了一车煤运回来,正往自己煤场卸,“煤炭督查员”直接冲进他的煤场,阻止他卸煤,双方发生了冲突。

 

上述甘谷县宏源煤炭有限公司,即此前中标甘谷县“一级煤炭交易市场”的其中一家企业。

 

部分经营户不愿进“一级市场”

 

甘谷县是用煤大县,年用煤量在30万吨左右。甘谷 “煤炭督查员”与运煤车司机、煤炭经营户之间的冲突,源自当地煤炭交易市场的重组。

甘谷县与武山县交界处值班的煤炭督查车

 
2017年5月26日,甘谷县政府信息公开栏公布的《“一级煤炭市场建设”实施方案》称,为加强煤炭市场监管,有效防范煤尘污染,切实改善大气环境质量,建立甘谷县一级煤炭交易市场。

 

根据方案,建立甘谷县一级煤炭交易市场,并在全县15个乡镇建立一定数量的二级配送网点,打击不规范煤炭经营行为,由一级市场负责全县的煤炭交易体制创新、探索和建设。一级市场占地50亩,要具有5万吨的存储能力,2000吨以上的加工能力。并要求全封闭储存、生产,独立的办公区、交易区、配备电子磅、煤质检验检测设备,定期或随机开展煤炭质量检验检测。

 

一级煤炭交易市场由政府授权企业全额投资、自主经营、自负盈亏。

 

澎湃新闻注意到,该方案还明确了一级煤炭交易市场建设领导小组成员,由县商务局、环保局、公安局等18个职能部门主要负责人组成,而组长、副组长分别由甘谷县多位分管县级领导担任。

 

据澎湃新闻查证,甘谷一级煤炭交易市场项目经营权,最终由甘谷县三合新能源有限公司、宏源煤炭公司取得。两家公司分别负责城南、城北市场。二级市场网点由一级市场确定,并收取15万元的保证金,三级网点收取10万元保证金。

 

根据上述方案,由一级市场统一向煤矿购买优质煤炭分发往二级、三级煤炭销售网点,不再允许煤炭经营户自己直接向煤矿进煤。

 

可是,很多煤炭经营户不愿意加入一级市场的销售网点,仍然从宁夏、白银等地的煤矿直接进煤。为此,一级市场建立了庞大的“煤炭督查”队伍,开始在甘谷县境内各个交通路口,对未经他们同意的运煤车进行围追堵截,冲突时有发生。

 

甘谷煤炭经营户杨宝太说,政府这种管控的确也有好处,以前随处可见的煤炭销售点取消了,劣质散煤也进不来了,街上环境好了,但用煤成本也提高了。

 

不过,杨宝太及多名经营户都表示,本该由政府管理部门行使的权力被转交“一级煤炭市场”中标企业行使,不尽合理。更关键的是,增加了一个庞大的市场管理主体,煤炭经营户的经营成本大幅增加,其中,10到15万元的保证金增加了经营户的运营成本,而每吨数十元的管理费、装卸费,则直接增加了煤炭的成本,最终由消费者买单。

 
政府以前确认的“二级煤炭配送网点”名单
 

一位甘谷县新兴镇煤炭经营户表示,他是政府批准的“二级煤炭经营网点”,但一级煤炭市场建立之后不认他了。据他提供的资料显示,整个新兴镇有28家他这样的二级网点。但到目前,缴纳保证金加入一级市场的只有几家。

 

多名经营户认为,他们应该可以按照政府规定经营合格、达标、环保的煤炭,政府只需要加大监管和处罚力度,而现在这种模式对经营户和消费者都带来了一些问题。

 

负责牵头实施此次煤炭管理新政的甘谷县工信局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回应称,政府此前批准的“二级煤炭网点”是2017年之前批准的,2017年出新政策了,而政府管理往往是“新政策替换旧政策”。

 

部分经营者被迫交钱求“放行”

 

运煤司机杨治琪说,他之前到甘谷县都是给了钱的,每次开到煤炭检查点,见到有“煤炭督查”字样的车就下车交钱,从去年新政试运行到今年3月前共交了4000多元。

 

杨治琪说,一开始都是白天才收钱,车被砸当天,他到甘谷县已经是晚上11点过,觉得应该没有人把守了,也没有看到“煤炭督查”车。一辆民用皮卡车停在检查点附近,几个穿便装的人在路边招手,他怕不安全,没有停,直接开走了。

一级交易市场收取的每吨48元的煤炭检验费收据单  甘谷县煤炭经营户 提供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开始24小时把守了。”杨治琪说。交的钱实际上都是由煤炭买主支付的。最初,一级市场的煤炭督查人员都不直接和煤炭买主打交道,只从运煤司机手里收钱,煤炭买主只能把钱拿给司机,由司机去交。他当天那一车煤的买主是杨宝太。杨宝太随后接受澎湃新闻采访说,那一次他进了27车煤,被砸的刚好是最后一车,因为量大,收费打了折扣,前面每车都按800元缴的费。

 

澎湃新闻记者从煤炭经营户手里收集到一些收款收据,有的收据注明了收款方、收款项目和金额,以及收款人签名。而有的收据上,只有收款金额和收款人签名。还有很多煤炭经营户表示,钱给了,什么收据都没有。

 

“钱到底交给谁了也不清楚。”一位煤炭经营户表示。但这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只要能通行就可以了。

 

4月21日,澎湃新闻记者前往甘谷县,没有发现路上有“煤炭督查”车辆。煤炭经营户说,从几天前开始,公司突然不收钱了,“煤炭督查”车也不上路了。

 

当晚,记者跟随两辆运煤车进入甘谷县,很快被一辆白色小车跟上,司机将运煤车停在路边,进城找到买主,买主拿了2000元钱给司机,想交钱求“放行”。

 

司机拿着钱,直接来到跟踪的白色小车面前,车上下来四五个小伙子,身上佩戴着一级煤炭市场的工作证。当司机将2000元钱递给带队小伙子的时候,小伙子无论如何也不肯收。

 

“你们的车进城就被公司另外一辆巡查车拍照,发到公司群里了。”他表示无法通融,公司收钱是以前的事,现在不收了。

 

“我也不拦你的车,只跟着你,看你在哪儿卸,然后拍照发给政府部门,会有人来处理。”僵持之下,煤炭买主不敢收货,司机只能开着车,在公路上兜圈。

 

两小时后,买主打电话,让司机将煤车停到他指定的停车场,他已经通过私人关系,找到公司管理人员给了1600元,凌晨1点钟,这辆运煤车会被放行。这次,货主拒绝记者一同前往,“怕得罪朋友。”

 

煤价上涨,居民年均用煤成本增数百元

 

甘谷县“一级煤炭交易市场”分南、北两片,南边由三合新能源公司负责,市场已建成开始运行。城北市场尚在建设中,还未投入使用,但负责这片的中标企业已经把市场管了起来。

 

4月22日,澎湃新闻记者前往甘谷县城南一级煤炭交易市场。在市场内,记者见到两辆停在市场内的“煤炭督查”车,市场基础设施尚未完善。有煤炭经营户按照要求,将煤卸在市场内,工人正在帮着分装,准备转运至销售网点。

 

煤炭经营户夏平(化名)说,煤炭经营户之所以不愿意来这里卸煤,一是这里只对向缴纳了保证金的二级、三级市场经营户开放,平均一吨煤还要缴40元管理费,三级市场(经营户)按80元每吨收取。煤炭卸到这里之后,还要用小车转运至自己的销售点,转运成本也不低。一位正在往小货车上转运煤炭的小工告诉记者,他帮二级网点老板转运,一车收取130元装卸费。这还不算经营户再找车转运的费用。

 

经营户夏平介绍,甘谷县原来的煤炭经营户在几百户,截至4月下旬才几十户加入到二级市场,更多人还在观望。

 

根据甘谷县煤炭管理新政,设置一级煤炭交易市场初衷就是为了控制煤炭质量,杜绝劣质煤。可多位煤炭经营户和运煤司机均反映,至少目前市场并没有有效管控措施。

 

一位正在卸煤的宁夏运煤司机告诉记者,货主拉到一级市场转卸的煤炭贵的、便宜的,好的、坏的都有,各种煤都可以卸。他也没注意到有什么检验程序。

 

煤炭市场管理环节的增加,部分煤炭经营成本上升。杨宝太说,现在一吨煤价格卖出去是1200左右,以前是1000元,多出的成本最后都被转给了消费者。

 

4月23日,甘谷县城关镇北街村沿街一间不到10平米的民房内,居民王林(化名)和妻子、儿子租住在这里来,他们晚上在街边做小吃卖,一年大概用3吨左右的块煤。

 

王林说,块煤已经六毛钱一斤了,去年一斤才四毛五。按现在的情况来看,一年用煤成本大概会增加1000元左右。

 

多位居民称,家庭一年用煤量通常在1吨至1.5吨,按照目前上涨的成本,每年要多花数百元。

 

律师称甘谷“煤炭新政”涉嫌违反《煤炭法》 

 

4月24日,澎湃新闻记者随同几位煤炭经营户前往甘谷县工业信息局。在工信局,一位相关工作负责人表示,甘谷县建立一级市场是为了更好地管理煤炭市场,根本出发点是环境保护。

 

他说,取得一级市场经营权的公司需要租地建市场,投资上千万元,政府没投资一分钱。收取二级网点的15万元保证金,是为了防止煤炭经营户从其他地方进了劣质煤。

 

这位负责人还说,一级市场“煤炭督查”是受县政府委托,就是挡煤(拦截煤炭经营户运煤车)的。工信局对一级市场中标企业的“煤炭督查”车提了要求,比如安装喇叭、粘贴“督查”等标志,要到县交警部门备案。

 

他承认,此前有中标企业公司员工上路收钱是违法行为,已经处理了。政府也马上认识到“一级市场”有些操之过急。他表示,政府一定按文件要求办,不能把经念错了。

 

对此,重庆索通律师事务所何峰律师认为,私人公司拦截他人车辆,需要由行政机关授权或者委托,才能享有这种权力,但前提是,需要有法定依据和履行法定程序。

 

何峰认为,甘谷县采用“一级煤炭市场”中标企业管理市场,这一行为涉嫌违法。《煤炭法》明确规定,煤炭经营应当减少和取消不合理的中间环节,提倡有条件的煤矿企业直销,同时也规定了煤炭用户和煤炭经营企业,有权直接从煤矿购进煤炭,禁止行政机关违反国家规定,擅自设立煤炭供应的中间环节和额外加收费用,煤炭市场也是不能发包给私人公司的。

 

2014年国家发改委发布的《煤炭经营管理办法》第十七条规定,禁止行政机关设立煤炭供应的中间环节和额外加收费用。何峰认为,甘谷县采取的煤炭管理新措施,也明显违反了这一规定。

甘谷县煤炭新政:经营户不肯进“一级市场”,居民忧煤价上涨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