蜻蜓FM:付费音频内容贡献一半收入,计划在两到三年内上市

 蜻蜓FM和喜马拉雅暗中争抢“网络音频第一股”。

 

6月3日,网络音频平台蜻蜓FM首席运营官肖轶在上海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说,蜻蜓FM目前已经在为上市做准备,计划在两到三年内上市。至于上市地点,他说会选择理解蜻蜓FM商业结构和业务模型的股市,不过现在还没最终确定。

 

蜻蜓FM方面给出的最新资料显示,蜻蜓FM拥有超3亿用户,日活跃用户量1200万人,收录全国3000多家电台广播,聚合超过1200万小时的有声节目,内容覆盖音乐、科技、新闻、财经、商业、小说等各种类型,每天累计收听时长超过2800万小时。

 

肖轶说,由于公司还处在不断获客扩大规模阶段,目前蜻蜓FM还没有盈利,但是公司亏损基本上是“微亏”状态。

 

在收入方面,除了广告收入,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蜻蜓FM每月收入中,有一半来源于付费内容贡献的收入。肖轶说,付费用户占比很高,“最近推出的包年或包月制的会员数量增长速度超出预估几倍,今年目标实现100万付费会员。”

 

蜻蜓FM的成本主要来源于版权,其他则是运营和获客成本。

 

在版权采买成本方面,肖轶说,音频版权成本不像视频领域泡沫化那么严重,还没有到恶劣竞争或恶意抬价的地步,因此还是会理性降低这方面成本。除此之外,蜻蜓FM在原创IP方面投入了大量成本,“我们非常看好这块版权投入所带来的有效产出。”他说,2017年蜻蜓FM在原创内容的版权投入资金达到亿级,2018年会翻倍,超过2亿。蜻蜓FM去年与蒋勋、方文山等名家和艺人一同推出了多档原创付费或免费节目。“这些节目是蜻蜓FM独家原创策划,但我们不会大量垄断艺人资源,艺人完全可以根据平台调性来合作不同节目。”

 

关于用户黏性,肖轶透露,蜻蜓FM平均月活跃用户的收听时长为140-144分钟。“很多是听文学类,听小说可能就更长了,最长的将近四个小时一天,尤其是付费的会员用户,他们频繁在上下班高峰时间、睡前等时间段听这些东西。”

 

肖轶透露,蜻蜓FM也在探索人工智能场景下的音频播放。目前,市面上多款智能音箱都与蜻蜓FM展开合作,由蜻蜓FM提供有声故事等内容。另外,蜻蜓FM还在分别探索AR(增强现实)和车联网场景下的语音交互体验。

 

不久前的5月25日,喜马拉雅FM的第二大股东证大集团董事长戴志康说,喜马拉雅FM今年估值已经达到200亿元,明年希望能够在A股上市,目前正在做准备。还有消息传出,喜马拉雅FM在以4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56亿元)估值融资,重搭VIE架构欲在香港上市。

 

接近喜马拉雅FM的人士透露,喜马拉雅内部对上市有争议,大股东认为上A股,创始人认为上港股,或者没有上市计划。

 

“蜻蜓FM并不执着于谁先谁后,因为先后取决于大家选择的上市地点和对应的估值空间是否满意。”肖轶说。

 

有趣的是,这两家音频公司都经历了拆除VIE(可变利益实体)从美元融资变为人民币融资的过程。

 

2015年,随着中国股市暴涨,以及当时国内对科技企业的上市政策趋好的背景下,一些已在海外上市的公司准备退市,一些像蜻蜓FM这样的初创公司准备拆除VIE。当年7月,蜻蜓FM首席执行官杨廷皓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预计12个月内在中国上市,目前已经敲定接盘VIE项目的人民币基金。

 

2016年2月,蜻蜓FM宣布已完成拆除VIE结构并拿到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的投资,估值达到25亿元人民币。2017年9月,蜻蜓FM完成约10亿元人民币E轮融资,这笔融资由百度和微影资本领投,刷新了互联网音频行业单笔最高融资纪录。

 

接近蜻蜓方面的人士认为,国家对港股支持比较多,比如沪港通深港通,再加上之后将出台的CDR政策,上港股可能是比较好的选择。同时该人士说,也不排除上A股,因为目前国家对文化类企业有很多政策。“港股和A股对蜻蜓都很有诱惑。”

 

肖轶说,由于过往的投资商以及基金的原因,蜻蜓FM现在美元和人民币两个融资方向都有,所以不管是去哪里上市,都是有基础的。

 

“现在外部环境比较复杂,实际上流程未必那么复杂。比如中美贸易有一些摩擦,中概股的估值碰到一些问题,这些都会成为我们考虑去哪里上市的因素。”肖轶说。

蜻蜓FM:付费音频内容贡献一半收入,计划在两到三年内上市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