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生态危局:147亿债务临期难解 近三年关联方资金占用发生额411亿

   长江商报消息□本报记者徐佳

  头顶“生物质能第一股”光环的凯迪生态(000939.sz)如今内忧外患,或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僵局。

  近一个月内,凯迪生态相继曝出票据违约、账户冻结、无法披露年报、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无法归还定增募集、电厂停机、诉讼缠身、拖欠工资等一系列问题。凯迪生态也表示,2018年公司到期的有息债务本息达到147.53亿元。

  令人不解的是,去年三季度末尚有30亿货币资金、23.32亿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以及40亿存货,甚至在曝出票据违约前一个月还表示公司债券还本付息不存在风险的凯迪生态,为何在短时间内陷入如此境地?

  事实上,自2014年以来,凯迪生态虽然通过巨额融资扩大资产规模,但现金流质量却在不断下降。去年一季度开始,更是连续三个季度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负。上市19年来,凯迪生态共发起4次定增,累计募资93.33亿元,加上已经发行的债券,融资金额超过121亿元,累计分红金额仅为4.83亿元。

  在此期间,凯迪生态与控股股东阳光凯迪密集的交易令人关注。

  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凯迪生态上市以来,从阳光凯迪手中直接或间接接盘的资产交易金额达到75.3亿元。而在2014年至2016年间,包括阳光凯迪及其附属公司、凯迪生态子公司在内的上市公司关联方累计资金占用发生额达到411.7亿元。

  针对公司债务、关联交易、资产重组等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多次致电凯迪生态并发送采访函。截至记者发稿前,尚未获得公司具体回复。

  债务本息达147.53亿元

  凯迪生态资金危机全面爆发开始于票据违约。5月7日,凯迪生态发布公告称公司2011年第一期中期票据11凯迪MTN1构成违约,涉及本金6.57亿元,利息4119.39万元,共计68919.39万元。

  此外,今年内凯迪生态发行的包括11凯迪MTN1在内的多笔债务融资工具合计32.37亿元面临到期。

  5月23日,凯迪生态进一步公告,因公司中票违约引发的信用风险,导致部分债权人单方面提出债务提前到期,并向相关法院申请诉前保全;公司母公司账户共有9个账户被冻结,冻结金额10.76亿元,被冻结账户余额为2444万元。

  事实上,一个月前凯迪生态在对深交所的回复函中还表示从目前情况来看,公司债券还本付息不存在风险。

  彼时,公司还表示当前整体资金筹集主要依靠经营性回款、资产处置回款及融资筹资,包括补贴、工程回款、非生物质板块剥离资产资金、融资租赁等方式可筹集近百亿元资金。

  与此同时,公司预计2017年由盈利转为亏损13亿至16亿元,随后又称因审计问题无法在法定期限内发布2017年年报和2018年一季报,并引来证监会立案调查。

  5月11日,凯迪生态发布公告称公司2016年定增项目闲置募集资金11.31亿用于暂时补充流动资金,因目前资金紧张无法归还资金,且公司及下属公司十个募集资金专户于2018年初向凯迪生态非募集资金监管账户共计转出约4.02亿元,也未能归还。

  经营方面,截至目前凯迪生态投产的46家生物质电厂中,因资金缺口等问题大部分已停机,仅12家正在运行。此外,公司在对深交所的回复函中也回应了确实存在三个月未发工资的情况,今年2月至4月工资欠款达到8504万元。

  尽管凯迪生态在对深交所的回复函中称截至4月底,可再生能源补贴欠款10.21亿元,4月份基本电费未回款1.62亿元,增值税未返回金额1841万元,但公司同时也表示2018年公司到期的有息债务本息为147.53亿元,集中兑付金额巨大,资产负债表日后已经发生多起债务违约,受此影响,公司部分在建项目出现停建、不再建设等情形,在建工程存在重大减值风险。

  关联方资金占用发生额达411.7亿

  凯迪生态资金危机的爆发或与控股股东及关联方息息相关。

  2015年7月,凯迪生态作价68.5亿元,收购阳光凯迪、华融资产、百瑞普提金、杨翠萍等15名交易对手持有的154家公司,包括87家生物质电厂、1家生物质电厂运营公司、5家风电厂、2家水电厂、58家林业公司100%股权,以及1家水电厂87.5%股权等,此次并购也是凯迪生态上市以来最大规模的一笔并购。

  值得注意的是,154家公司中阳光凯迪持股的达121家,其中61家生物质电厂、44家林地公司是100%持股,15家生物质电厂持股51%,另外一家公司阳光凯迪持股71.16%。不仅如此,87家生物质电厂中只有21家建成,且其中绝大部分尚处亏损状态,其中还有5家是阳光凯迪2013年从上市公司手中购入,另外49家尚未开建。

  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凯迪生态上市以来,从阳光凯迪手中直接或间接接盘的资产交易金额达到75.3亿元。

  不仅如此,凯迪生态还存在关联方资金占用的情况。根据凯迪生态发布的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资金往来情况汇总表,2014年,阳光凯迪及其附属公司武汉凯迪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凯迪电力”)占用累计发生金额分别为3323万元、35.2亿元,期末占用余额分别为2634万、7.64亿元。2015年,阳光凯迪和凯迪电力占用累计发生金额分别为51.6亿、55.6亿,合计107.2亿,期末占用余额分别为-12.23亿元、2664万元,合计占用余额-11.96亿元。2016年,阳光凯迪和凯迪电力占用累计发生金额分别为7.92亿、9.68亿,合计17.6亿元,期末占用余额为3.05亿元,上述占用性质均为经营性往来。

  而凯迪生态子公司占用金额就高很多。2014年至2016年,凯迪生态子公司及其附属企业累计占用发生额分别为51.95亿、97.59亿、101.9亿,各期末占用余额分别为36.65亿、92.92亿、129亿,上述占用性质均为非经营性往来。

  其中,资金占用规模最大的是凯迪生态子公司北流凯迪,2015年北流凯迪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余额8061万元,累计占用发生额则为1.19亿元。有意思的是,北流凯迪为凯迪生态于2013年从阳光凯迪手中购入。

  长江商报记者粗略计算,这三年内,凯迪生态关联方累计资金占用发生额达到411.7亿元。

  扩大资产规模,现金流持续走低

  公开资料显示,凯迪生态是一家集电力、新能源、化工、环保、机电一体化、计算机的开发及研制等于一体的综合性企业。去年中报显示,公司生物质发电业务营收比例达到65.57%。

  自2014年开始,公司通过巨额融资扩大资产规模,但现金流质量却在不断下降。

  2014年至2016年,凯迪生态营业收入分别为40.13亿、34.96亿、50.01亿,同比增长28.97%、-12.89%、43.05%,净利润分别为2.76亿、3.82亿、3.34亿,同比增长216.76%、40.59%、-12.73%,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8.03亿、5.42亿、2.99亿。

  特别是从去年一季度开始,凯迪生态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连续三个季度为负,分别为-5637.22万、-4.03亿、-5.26亿。

  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凯迪生态资产规模399.02亿,较2013年末的119.56亿增长233%,负债总额267.16亿,较2013年末的88.41亿增长202%。其中,流动负债103.49亿,流动资产127.29亿,流动负债占当期流动资产的81.3%,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4.74亿。但报告期内,凯迪生态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仍有23.3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三季度凯迪生态的应收账款和存货比例仍然较高。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凯迪生态应收账款30.15亿,较2016年末增长11.42亿,存货40.06亿,两项共计70.21亿元,占当期流动资产的55%。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尽管去年中报显示凯迪生态账面货币资金尚有31.98亿,但因票据、保函等保证金、借款抵押、资产证券化等原因,受限金额达20.6亿,占比64.5%。

  数据显示,凯迪生态上市19年来,共发起4次定增,累计募资93.33亿元,加上已经发行的债券,融资金额超过121亿元,累计分红金额仅为4.83亿元。

  目前,凯迪生态仍在推动重组事宜。据了解,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包括股权重组、资产重组、债务重组三个方面。公司将非生物质发电分为风电、水电、林业资产、在建工程等资产包,然后各个资产包整体出售。阳光凯迪将将以出让/托管控股权的方式进行股权重组,此外公司正在和债权人协商,召开债权人相关会议,寻求重组的方案。

凯迪生态危局:147亿债务临期难解 近三年关联方资金占用发生额411亿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