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朔州现代医院值班医生不愿接生严重不负责任致一新生儿死亡

 医者仁心怎成医者“忍心”
朔州现代医院预约医生电话关机 值班医生不愿接生
产妇临盆征兆明显,但预约医生手机关机,后经家属苦苦哀求,值班医生方才动手接生,但此时已距羊水破裂三个小时,刚刚出生孩子因为缺氧,经抢救无效死亡。这样一起“荒诞”事件就发生在朔州现代医院。

6月13日晚8点多,家住朔州市某小区的侯女士腹部突然疼痛不已,考虑已怀孕39周,在爱人张先生的陪伴下,侯女士来到朔州现代医院妇产科待产。据张先生介绍,6月13日晚11点半左右,其爱人在该院进行例行检查,除羊水有些少外,彩超、心电图,产妇和胎儿心率等指标均正常。

6月14日凌晨1点半,侯女士羊水发生破裂,妇产科值班医生郭大夫对侯女士进行了检查,郭大夫告诉侯女士,她预计生产时间为凌晨五六点左右,随后,郭大夫离开病房再未进来。凌晨3点半左右,侯女士疼痛加剧,张先生再次叫来郭大夫,郭大夫经过简单检查后,对张先生说:“可以生了,你们去接杨大夫吧。”

意外的是,张先生预约的医生杨大夫的电话却关机了。“13号晚上12点左右,我还给杨大夫打了电话,请她不要关手机,方便联系。”张先生对记者说。

而据张先生母亲介绍,14日凌晨4点左右,侯女士分娩状况已经非常明显,孩子头部已经稍微显露。但郭大夫经过简单检查后,依旧表示需等杨大夫过来接生。在张先生母亲和侯女士姐姐的不断请求下,直至凌晨4点20分左右,郭大夫方才开始接生。

14日凌晨4点40左右,侯女士的孩子终于出生了,但孩子面部呈现绿色,心率每分钟只有90次左右,情况非常危险。这时,经多方联系,由张先生接过来的杨大夫对孩子进行了紧急抢救,但不幸的是,凌晨5点半,这位出生还不到一个小时的孩子告别了人世。

孩子的意外死亡,令张先生和侯女士在精神上备受打击,然而,更令他们寒心的是,事发至今,朔州现代医院没有一位负责人过问此事,也没有人表示过任何关心。“都说医者仁心,事后,我找过他们的好几位院长,他们却说,这是医疗纠纷,让我找山西省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没有了,这仅仅是个简单的医疗纠纷吗?”张先生略带愤慨地对记者说。

6月22日上午,记者在朔州现代医院行政楼见到了朔州现代医院的邓院长,他向记者表示,在山西省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调解结果未出来之前,他们医院对此事不作表态。
本报记者 袁兆辉
山西日报2014年6月23日
 

曝朔州现代医院值班医生不愿接生严重不负责任致一新生儿死亡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