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联手警方围剿莆田假鞋帮

   

  ▲简单包装的假冒耐克鞋半成品,正等待进一步加工。

  

  ▲堆积在仓库里的半成品假耐克鞋。

  

  ▲阿里联合莆田警方查抄黑工厂制造的假名牌鞋。阿里供图

  为了反侦查,她把黑工厂布置得监控森严,但还是被警察堵上了门;他以为打假只是一阵风,没想到刚躲过“风头”,制假窝点就被抄了……近日,阿里巴巴首次对外公布与警方联合破获的莆田系列假鞋案。在阿里大数据的协助下,莆田警方成功突击4家黑鞋厂,查抄假鞋案值上千万元。此外,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还与莆田市公安局签署合作备忘录,将在食药、母婴、汽配、鞋服、家电等领域展开深入合作,联动信息,打击制假贩假。

  制假窝点戒备森严堪比监狱

  三步一岗,两步一哨,过道上架有多个监控探头——这不是某监狱内的场景,而是深藏于莆田市城中村的某制假鞋厂的反侦查部署。

  长久以来,深藏在莆田的黑鞋厂如同快速扩散的恶性肿瘤一般,散落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中。这些每家仅有十几人的黑鞋厂,成年累月生产假的耐克、阿迪达斯等知名品牌运动鞋,给正品商家带来巨大损失,也使中国制造蒙上“制假”阴影。

  年近40岁的朱某,就是这样一家黑鞋厂的老板。十几年前,制鞋业最红火的年代,朱某倾尽积蓄凑了一条加工线,开始了商海打拼。然而伴随激烈的市场竞争,以及欧美知名运动鞋品牌将生产线转移到东南亚,2010年前后,朱某的小厂陷入无单可接的境地。她一度想关闭小厂,转让设备,但另一门生意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那就是仿制知名品牌,以假充真。

  与鞋打了半辈子交道的朱某,仿制名牌运动鞋是手到擒来。耐克一出新品,她研究个把月就能成批仿制。正品鞋一双上千元,而她的假鞋只卖百元左右,在旺盛的需求下,黑鞋厂忙得热火朝天。为了避免被公安、工商等部门查处,朱某只在深夜发货,并且在工厂周围布下严密的反侦查网。不仅有通风报信的看门人,还在要道设置了监控探头。一有风吹草动,立刻关闭流水线,转移货物。

  然而,2016年1月的一天中午,朱某还是被莆田市公安执法人员堵在了假鞋厂门口。案值40多万元的假冒耐克鞋,使得朱某及两名同伙因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罪被刑事拘留。

  阿里打假不是“一阵风”

  朱某想不明白,自己和同伙苦心经营多年的黑鞋厂,怎么会被执法人员堵上了门?但在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知识产权特战队的陈良(化名)看来,运用大数据等技术,找到其制假窝点是早晚的事。

  为打击假货,净化网络购物环境,从2010年开始,阿里巴巴便着手研究大数据治假,同时聘请经验丰富的数据专家、刑侦专业人加入,现已组建了一支超过2000人的打假团队。

  “很多生产假冒伪劣商品的黑工厂,以为从物理空间上隐藏自己后就很安全,但通过综合分析物流线路等多项数据指标,阿里巴巴能精准锁定这些黑工厂所在区域。另外,通过线下摸查以及当地公安的配合,被执法人员堵上门只是早晚的事。”陈良介绍,朱某的厂并不是阿里巴巴在莆田打掉的第一家黑鞋厂。在阿里巴巴的协助下,莆田市公安局已打掉4家黑鞋厂,涉及阿迪达斯、耐克等多个知名品牌假鞋,总案值高达千万元。

  “阿里巴巴打假不是一阵风。2016年1月朱某的厂被查封后,我们听闻莆田市较大规模的黑鞋厂全部停工。原计划春节前生产6万双假耐克鞋的另一家黑鞋厂,得知消息后也放假了。该厂以为过了风头再开工就没事,结果今年4月还是被执法人员找到了藏在小区内的窝点,查封了326箱、价值600余万元的假耐克及乔丹鞋。”陈良说。

  打假与扶持自主品牌齐步走

  在协助打假的同时,阿里巴巴也在探索、实践创新方式,推动建立自主品牌。2015年,阿里巴巴启动“中国质造”项目,推动莆田自主品牌鞋的快速成长。

  1980年代起步的莆田制鞋产业,经过30年发展,已形成超过4000家鞋厂、年产能500万双的产业集群。然而,随着人力成本升高,欧美知名品牌陆续将生产线移出中国,给莆田制鞋业留下了巨大的产能空当期。4000余家代工鞋厂急需经营自己的品牌,然而,有自主品牌的鞋厂在莆田只有300多家。

  按照传统的“工厂-总部-连锁门店-消费者”模式,自主品牌鞋想打开市场,需要投入巨大的资金和精力。而阿里巴巴启动的“中国质造”项目,开启了“工厂-电商平台-消费者”的“轻推广”模式。如今,“中国质造”项目已帮助莆田数十个自主品牌鞋成功转型,使莆田运动鞋产业的工业附加值增至153.98亿元,比2014年同期增长9%。

  陈良表示,阿里巴巴意识到,打假不仅要“堵”还得“疏”:“我们致力于扶持当地鞋厂建立自主品牌,实现中小企业成功转型,扭转‘无品牌,就冒牌’的恶性循环。只有这样,中国制造才有望摘掉‘假货’和‘山寨’的帽子,消费者也能用上高质量的产品。”

  □对话

  阿里呼吁国际品牌参与打假

  如今,电商打假矛头已经不囿于国内,开始指向外籍假货。而阿里打假特战队作为排头兵,已在处理案值上亿元的国际大案。在他们眼中,跨境打假有怎样的新趋势?又面临怎样的难题?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特战队成员洪钧(花名)表示,目前很多国际品牌一直对外批评阿里,却很少投诉并参与平台的打假。

  问:跨国假货案现在呈现怎样的趋势?

  洪钧:目前从中国流出的假货呈现分散化趋势,不少售假商家有自己的销售渠道甚至网络平台。另外,我们也发现有从国外流入国内的假货,这些冒充国际品牌的假货主要从东南亚混入国内市场。

  问:对电商平台而言,开展跨境打假的难点在哪里?

  洪钧:最大的难点是受害者大都在境外,难以取证、鉴定,而与国际刑警合作沟通成本高、难度大。此外,涉外电商每单交易额不大,较难截取到足够的起刑金额。另外,电子证据如何被执法机关采纳也是难题。在这方面,阿里正与政府部门积极沟通,推动电子证据的采用和标准化。

  问:目前与品牌方是否建立了跨境打假的协同机制?

  洪钧:机制一直都有。例如我们破获的迪拜假LV案,就是通过品牌方举报,特战队配合多地警方,打掉了制售假团伙,查获了6万余件假货。现在的问题是,有些国际品牌一直对外批评我们,却很少举报和投诉假货,希望品牌方能直接与我们沟通,参与打假。

  问:针对跨境打假阿里还开展了哪些工作?

  洪钧:规则上我们已从原先的被动处理转变为主动处理,我们要求淘宝网上的商家提供必要的凭证,通过验证才能发布品牌商品。另外,对于很多傍大牌的商品,比如在自己商标上添加大品牌名称的,我们也会做发布限制和下架处理。大数据是阿里打击假货的重要技术支撑,通过不断优化算法,既能够帮助我们发现犯罪线索,也有助于我们对线上商品进行相关处理和规范。

阿里联手警方围剿莆田假鞋帮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