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期更趋分化 人民币波动加大

   19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在岸和离岸市场即期汇价皆创下阶段新低。同日公布的数据显示,6月银行结售汇维持顺差,央行外汇占款继续增长,外汇市场总体保持平稳。

  分析人士认为,近期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加大,反映出市场预期更趋分化,汇率弹性增强,但在复杂的内外形势下,也需警惕贬值预期加重,加剧市场波动,必要时逆周期调控政策可适时发挥稳定市场作用。

  两日跌去近千点

  月初短暂反弹过后,最近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再度走弱,近一两日跌势较重。

  7月19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设在6.7066元,较前值调低152个基点,为连续第6日调低,且为2017年8月10日以来首度跌破6.7元。

  人民币对美元市场汇率则已经向着6.75元,甚至是6.8元而去。

  7月18日,银行间外汇市场上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从6.70元附近一路跌至最低6.7245元,破了月初低点,再创这一轮调整新低,当天收盘价报6.7145元,跌355点;香港市场上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则于盘中率先跌破6.75元,收报6.7464元,跌236点。

  19日,离岸人民币依旧是跌在最前面,亚市早盘相继跌破6.76元、6.77元,午后延续跌势,6.78元、6.79元、6.80元相继失守,截至北京时间19日16:30,最低至6.8029元,而上一次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低于6.8元还是在2017年7月份。

  昨日在岸即期汇率也是一路下行姿态,早间跌破6.73元、6.74元,午后跌势加重,又连续跌破数道关口,16:30收盘价报6.7734元,较前收盘价大跌589点,日间最低至6.7809元,为2017年7月下旬以来最低。

  最近人民币对美元在岸汇率一直努力“追赶”离岸汇率,中间价则在后面“追”着在岸汇率,离岸汇率连续较快下跌,让紧随其后的在岸汇率和中间价也停不下来。

  最近离岸人民币连续三日对美元较快贬值,以截至19日16:30的数据来算,过去三天就贬值了940点,在岸人民币汇率两天就跌去944点。而自本月12日以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已连续6日调低,累计下调832点。

  观点更趋分化

  对于人民币对美元双边汇率走势来说,美元汇率是难以忽视又不可控的一项影响因素。近几日人民币对美元较快贬值,较大程度上仍是受到美元走强的影响。

  4月中旬以来,美元指数结束低位震荡局面,从90下方一路涨到6月末最高的95.54,走出了2017年以来幅度最大、持续最久的一轮上涨行情。也是从4月中旬开始,人民币对美元踏上新一轮贬值之旅,在岸即期汇率从6.27元一线持续走低,到本月初跌到了6.7元,回吐了年初全部涨幅。本月初,美元指数展开短暂的回调,期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也有所反弹。美元汇率走势对人民币兑美元双边汇率的影响可见一斑。

  7月中旬以来,美元重新走强,17日、18日美元指数连续上涨,19日亚市延续涨势,最高至95.43,已十分接近6月末高点。对于人民币汇率而言,这无疑构成了压力,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近几日人民币对美元较快贬值的现象。

  值得注意的是,美元指数尚未突破前高,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却迭创阶段新低。最近人民币对美元贬值速度,超过了美元自身升值的速度。

  事实上,5月末以来,美元指数虽维持上行态势,但双向波动加大,上行势头已明显放缓。统计显示,5月30日至7月18日,美元指数涨幅仅为0.26%。这段时间,却是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贬值最快的一段,在岸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了约5%。这表明,在近一个阶段,美元走势对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影响减弱,甚至可能不是最主要的影响因素。

  人民币汇率走势的决定性因素仍在内部,取决于中国经济基本面形势及市场对未来经济前景的预期。近期市场对经济基本面和经济政策走向的看法出现了一些分歧。

  部分观点认为,国内去杠杆叠加贸易环境变化,增加了下半年经济运行的不确定性,进而倒逼央行流动性调控放松,中美利差走势持续收窄,令人民币对美元承受贬值压力。

  4月以来,除了国际市场上美元走强以外,我国流动性调控政策的确出现了一些变化,央行接连实施了两次定向降准,6月末美联储加息后,我国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也没有出现调整,债市收益率较快下行,使得中美短债、长债收益率利差均进一步收窄。外汇市场上预期也相应出现了一定的变化。

  市场人士指出,二季度以来,内外经济金融形势更趋复杂,不确定性因素增多,外汇市场预期更趋分化,市场参与主体交易行为更加多元化,使得外汇市场波动有所增强。在没有外力干预的情况下,市场对价格走势的看法比较分化,本身就意味着资产价格波动性可能上升。

  避免贬值预期自我强化

  市场人士指出,外汇市场预期合理分化局面下,预计人民币汇率仍将保持双向波动,汇率出现短暂的升值或贬值都是正常现象,但应避免汇率预期倒向单边。而外汇局相关人士表示,当前人民币汇率预期仍基本稳定,外汇市场供求及跨境资本流动形势还没有出现太大的变化。

  国家外汇管理局19日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6月,银行结售汇顺差131亿元人民币,其中,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473亿元,均连续3个月保持顺差。2018年上半年,银行结售汇顺差880亿元。

  外汇局相关人士在介绍2018年上半年外汇收支数据有关情况时表示,银行结售汇差额由逆转顺,涉外收付款逆差下降,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另外,衡量购汇意愿的售汇率,较2017年同期下降4个百分点,衡量结汇意愿的结汇率,较2017年同期上升3个百分点,说明市场主体购汇意愿总体下降、结汇意愿有所回升,汇率预期基本稳定。

  外汇局人士表示,我国外汇市场运行密切相关的经济基本面和政策基本面依然稳健,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和外汇市场运行有条件保持总体平稳。过去几年,外汇局在应对外部压力方面进一步积累了管理经验,也丰富了政策工具。将维护外汇市场稳定,防范跨境资本流动风险,保障外汇储备安全、流动、保值增值。

  央行也于当天公布了6月份外汇占款数据,数据显示,6月末央行口径外汇占款余额增加76.1亿元至21.5万亿元,为连续6个月上升。

  “6月份处于海外上市企业分红高峰期,当月外汇占款仍保持增长,进一步表明当前跨境资金流动总体处于平稳可控状态。”外汇市场人士指出,近期汇率波动主要受美元走势和汇率预期短期变化影响,人民币汇率基本面和政策面都没有发生大变化,贬值压力有序释放,不会出现失控的情况。

  当然,市场预期总在变化,仍需警惕人民币贬值预期持续加重。最近离岸汇率与在岸汇率价差扩大、市场汇率与中间价价差扩大、外汇市场成交量扩大,这些现象表明市场上贬值预期有抬头的迹象,无疑值得警惕。

  央行货币政策报告曾指出,外汇市场存在一定的顺周期性,市场主体容易受到非理性预期的影响,放大单边市场预期并自我强化,增大市场汇率超调的风险。一些交易人士指出,如果人民币对美元短期继续较快下行,并跌破一些重要关口,比如7元整数关口,可能进一步刺激汇率贬值预期,为避免外汇市场非理性波动,一些逆周期外汇政策可适时发挥作用,2017年曾被运用的“逆周期因子”可能重出江湖。(记者 张勤峰) 

预期更趋分化 人民币波动加大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