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小额汇款去南充大南街红光路邮政所等三家邮局走五次耽误一天半让人上火

     蛇年春节 南充邮政令我鬼火冒

    一次小额汇款,去三家邮局走了五次,耽误一天半,从农历2012年的除夕天到2013年的正月初一

    农历2012年腊月29日除夕(公历2013年2月9日)上午,我为三代人建设攀钢矿山的近80岁且瘫痪了的哥哥汇款。

    先到的南充市大南街与红光路交叉口的邮政所汇款,一保安说,机器坏了,维修好再来。于是改走人民中路的邮政局(民间称大邮局)。

    由于搭公交车和走路的折腾,到了大邮局已过中午12点下班关门,这可以理解。我回到家吃过午饭,上班时又到大邮局汇款,结果已歇业关门。

    这也可以理解,邮局员工要过年。

    蛇年正月初一上午,又去大邮局汇款,门已开,大厅也有一些人急于汇款,保安给我拿了排队的号签,等候了约半小时后,营业员喊叫到营业窗口说:“电脑线路出故障,你到赛丽斯后面的邮政去汇”。

    电脑出故障我们也可以理解。不理解的是:每一个汇款的人都在大厅等候,得到的都是一样的回答。

    在大厅值班的保安和营业室内营业的营业员(当时只有两个窗口开放,其它几个人在里面吹牛),也不宣布一下电脑出故障的消息,叫顾客不再等候。

    然而,我的前后客户就遭到在邮局白等半小时的恶运。

    这样不说,我又步行(无车可搭)到赛丽斯后面,但后面根本没有邮局,从内小北街67号—71号以外,我又找了一条街都没有。

    显然,大邮局的营业员在打糊乱说;我向过街行人和很少开门的商家多方打听,才知道再走过另一条街的十字路口有一家邮局,那是外小北街口。

    走进邮局,保安不拿号签,我自己在号签机上的“现金业余”栏点了一下,取出一张号签等轮子,等了一阵,保安在我面前问:“你干什么?”“我汇款!”

    他不高兴地说:“你这个汇款单要得啥子,改了的!”当时,就硬着头皮和保安辩:“我的汇款单没改,我是公公正正写的,要不找专家和机器来验证!”

    这时的保安才态度好了点说:“你拿的号要不得,要重新拿。”于是他到机器上另取了一张号,我又重新候轮子排队,过了一些时间,营业员喊我的号,才终于办完了汇款手续。

    这是我近60多年来难忘的遭遇,气得我周身发抖。回到家里,老婆说我汇款汇了“两年”,今年肯定没好运,因为邮局给你开了孬头。

    我客观的说,千百年来,邮局的确给数以亿万的中国人做了不少数不尽的好事,在中国和世界的邮政史上写了光辉的一页。

    但这些年来,由于内部腐败作风的加剧,不改革进取,以独家经营为荣,曾经列为全国先进企业的邮政部门,令民众不可信赖。

    平信大多数交不到,挂号信步行一天几天都能到的地方,半月一月到不了;霸道印制各种信封,他单位和文化商店曾经印刷的信封,说是大小不合格,纸张不合格,样式不合格。

    一夜之间,全国数亿个信封,他一句话用不得了,变成垃圾和废品,给中国人民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和恶劣的政治影响,甚至把一些孬事说成是国家规定的、政府规定的、上级规定的,挑拨政府和民众的矛盾,让个别人对政府不满。

    国家理应追究起重大责任。

一次小额汇款去南充大南街红光路邮政所等三家邮局走五次耽误一天半让人上火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