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梁市中阳县张子山乡赵家山煤矿黑心老板刘完生不履行合同私改合同条款内容

     山西吕梁市中阳县张子山乡赵家山煤矿黑心老板——刘完生

    赵家山村煤矿基本情况

    山西省中阳县张子山乡赵家山煤矿,1994年按198股,每股3000元,审批为集体煤矿,55万元承包出去,要求是按与村委签订的经中阳县公正处公正的合同书内容开始建设生产。

    55万元承包给时任张子山乡副乡长、赵家山村人刘完生,其他人80万元村委不给予承包,缘由就是刘完生是自己村人,人不亲土亲,先富一人,后带领大家共同致富。

    事实上不仅刘完生不履行合同内容,在合同公正后,两次与时任村支书的侄儿刘平则私改合同条款内容,增加补充协议、转让协议,全体股民和全体村民无人知情,严重损害了股民和村民的利益。

    先后有两位村民跳矿井自杀,这样的事件在中阳县范围内的矿井内再无第二例。

    2008年政府下令关停,刘完生不但不执行反而变本加厉调集大功率发电机掠夺性开采,致人死亡,其中有本张子山乡张子山村民王贵柱,这种情况下也没有停产,此时每吨煤出售价格为1800元,后中阳县政府常务副县长刘俊禄亲自到矿强行切断电源,责令停产,关闭矿井,紧接着上演了刘完生抢劫煤矿财产,村民开始了阻拦,县政府召集乡、村主要负责人开会,2008年村委领导王兆玉、薛金生才告知股民和村民该煤矿已于2004年刘平则、王根明转让给刘完生所有,2008年的承包费也没有了,早在94年时签订了补充协议并修改了承包费这一条款。

    公正过的合同内容,财产款、承包费都被刘平则与刘完生私改和挥霍,气愤的股民从2008年10月开始了县、市、省、北京上访维权直至现在。

    连中阳县四套班子后形成的会议纪要也被个别领导所否决不给予执行,2010年有100位股民长跪县委办公楼,倾诉94年做为贫困地区困难户们筹集每股3000元的艰辛和审批煤矿的不易,煤矿从5万吨发展到15万吨,价格从80元上涨到关停时的1800元,刘完生长期偷税漏税,不按超产比例上交村委等等,而股民和村民的利益从最初的1600元和村民人口分红160元到最后也没上涨1分钱,刘完生用煤矿赚取的暴利开铁厂和机械厂。

    刘完生富了,却连老百姓的唯一出道,1公里的村通路也硬化不起,小孩们考上大学也借不到1分钱,而是把目光盯在了村集体红白理事会的灶具、朱家店煤矿给村安装供水剩余的4寸钢管上,与侄儿刘平则合伙侵占,用于铁厂使用。

    从2008年至现在把心思用在找黑势力威吓赵家山村民的身上,先后整出了出谋干扰2008年的村民换届选举活动、2009年殴打村民代表张丕龙成重伤,冲击会场,2011年找个别乡领导王候应命令村民们选举儿子刘文斌、侄儿刘利明要当选出席县、乡人代会代表,选举失败后丢下要开除支书李建荣的党籍。

    半夜三更砸老党员薛三全家的玻璃,差点造成横祸。因村民一直要维权,指使领导三天两头开除村支书李建荣的党籍,更换村委班子,现在刘完生更加嚣张和疯狂,原因是张子山乡党委书记武爱国和县政府常务副县长阴大瑞的职务提升了,武爱国任副县长,阴大瑞任县委副书记。

    对于刘完生来说钱大于法,脸面大于组织,合同成坏文,抢夺民财,政治迫害村领导,我们坚信我们的党会给好人一个公正的对待。

    这一届村领导带领村民完成村通路,刘完生老板修不起的路和户户通硬化工程也就是刘平则当支书时卖掉硬化指标,因这两件事丢掉了他们两人的面子,官煤勾结太猖獗,嘴上说县乡官员与人民心连心,实际上他们是只顾贪吃不顾民,欺压人民害人民,层层充当官煤勾结的保护神,求助中央领导人,狠刹中阳地方腐败风。

吕梁市中阳县张子山乡赵家山煤矿黑心老板刘完生不履行合同私改合同条款内容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