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警惕美国通胀意外上升风险,美联储加息速度或将更快

 今年以来,美联储两次加息后持续发出“鹰派”信号,导致国际资本回流美国买入美元资产,同时抛售其他货币资产。一改去年的颓势,美元指数大幅攀升,直冲95的关口。

 

美元加息脚步的确有加快的可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公布的与美国第四条款磋商报告就指出,美国减税和增加政府支出的财政刺激政策可能会带来美国通胀意外上升的风险,为此美联储可能需要更快加息,而美国利率水平更快上升会加大全球金融市场波动。

 

目前已有像土耳其这样的新兴市场国家感受到了国际金融市场波动带来的压力。汤森路透数据显示,1-6月新兴市场遭遇了2013上半年以来最大的资本外流。2013年,时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试图削减美联储的购债规模,即“缩表”,引起市场的恐慌反应,造成了资金从新兴市场流出。今年上半年,MSCI亚太地区(除日本)指数累计下挫逾5%,创2013年同期以来的最大跌幅。其中外资6月已连续第5个月抛售亚太地区股票,根据7个股票交易所的数据,海外投资人6月净卖出70亿美元的亚洲股票,累计今年1-6月共卖出223亿美元。

 

高盛投资管理部投资策略组董事总经理Maziar Minovi在6月29日举行的2018IIF中国金融峰会上指出,今年金融市场最大的风险就是美元继续走强。他进一步分析称,2017年新兴市场表现较好,而美元却持续疲软,导致很多投资组合流入新兴市场的债市和股市,高盛看到有2000亿美元的投资组合流向了新兴市场;而今年新兴市场的表现不够好,则是由于美元的升值,美联储继续加息,美元会继续攀升,资本就会从新兴市场撤出。

 

Minovi认为,如果美联储加息的话,肯定会加剧市场压力,南非、墨西哥和巴西也都是比较脆弱和危险的市场。一旦这些因素相互作用,引发连环作用,不能排除金融危机的可能。

 

但美联储并不打算背这个锅。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5月的一次讲话时中称,美联储货币政策对全球金融市场的影响不应被夸大,美联储政策正常化对新兴市场经济体而言是可管控的。他指出,近几年造成新兴市场资本流动的主要原因一个是新兴经济体和发达经济体之间增长的差异,美联储政策正常化有序进行,没有扰乱金融市场,市场人士对政策的预期与决策者的预测也越来越一致。

 

美联储于去年10月启动缩表,同时美联储在今年6月完成了2008年以来的第7次加息,目前联邦基金利率位于1.75%-2.00%。美联储6月公布的点阵图显示,今年还将加息2次,比今年3月时的预测多了1次。市场也普遍预计2019年仍将加息2次。

 

美联储似乎已经在减少对市场的冲击上做出了充分的努力,只不过在当今美元主导的货币体系下,美联储打个喷嚏,新兴市场很难不感冒。

分析|警惕美国通胀意外上升风险,美联储加息速度或将更快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