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考固阳镇秦寨村、范寨村和马目村红旗村治污张冠李戴百姓叫苦连天

      导读:当年得到政府扶持的数十家废旧塑料回收加工企业,莫名其妙的被停电,镇政府官员又亲临现场,摘走了变压器上的电表,并且还指使政府工作人员粗暴地用刀砍断机器上的三角带,强行责令停业。然而,这些行政处罚行为,竟然没有任何手续,只是镇领导一句话。究其原因,更为蹊跷,这些行政处罚行为的目的说是为了治污,而造成污染的又并非这些被叫停的企业。原来这是镇政府为了逢迎上级,故意张冠李戴……请看来自兰考的一篇群众投诉!

      事件经过

      兰考县固阳镇的秦寨村、范寨村和马目村,从十几年前,就开办了数十家废旧塑料回收加工企业,还得到了县政府、镇政府的大力扶持。其中的秦寨村,就是焦裕禄书记带领群众对寸草不生的盐碱地进行深翻的红旗村。谁也不敢否认,这些企业为当地百姓的脱贫致富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直到如今,还是当地的支柱产业。这些企业虽然只有数十家,但可以解决上千人的就业。农闲时节,留守的妇女和老年人,可以分别到附近的企业参加生产,即使是临时参加,也会得到相应的报酬。有些七八十岁的老太太还乐此不疲,以为有这样挣钱的机会而感谢政府的好政策,感谢企业的开办者。这些企业的影响,涉及到很多行业的发展,比如回收、运输、储存、清理等等;这些诸多行业的发展,涉及劳动就业人数数万人;涉及的地域范围更是无法统计,甚至涉及到周边好几个省市。

      这些回收的废旧塑料,大部分则是来自遍地覆盖的废旧农膜,而废旧农膜对土壤的危害是被科学认定了的对土地的第一危害物质。废旧塑料,俗称白色污染。把这种污染进行回收进行再加工,做到废物利用,变废为宝,本身就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4月10日,固阳镇的秦寨村、范寨村和马目村的数十家废旧塑料加工企业正在和往常一样进行生产,突然之间,镇政府领导带着县纪检委、环保局、水利局的人来到了现场,当即责令无条件的停业,而并没有出示任何执法手续。其中的秦寨村,则是由固阳镇政府领导亲自带队。镇领导现场当即指使手下人摘走了企业变压器上的电表,并且还指使手下粗暴地用刀砍断机器上的三角带。

      有企业主问道:“领导责令我们停业,请出示相关文件,或者法律规定!”陈晶晶镇长却一个也拿不出。

      但她却是口气生硬地回答:“没有文件,你们也不能开工,也不能影响固阳的好形象。”

      有人问她:“那我们的东西(回收过来的大量的废旧塑料)怎么处理?”

      陈镇长答道:“你们想烧就烧,想埋就埋,或者卖给别人,或者到外边去生产,就是不能在固阳生产。”

      有人问她:“请问领导,烧了就不污染了吗?”

      陈镇长完全不假思索地答道:“这个不归我们管,你们该烧就烧。”

     “领导,如果说我们造成了污染,你给我们期限,我们按要求整改可以吗?如果还不让干,就给我们一个时间,让我们把已经回收过来的原材料处理完,废旧塑料属于石化产品,存放这么多也不安全,有很大的火灾隐患。”有人恳求道。

     “你们点燃,放火与我们无关,出了事你们找环保局。”陈镇长还是态度强硬,最后竟说,“你们谁不执行,就给你们抓走。”

      为了此事,数十家企业主就联合起来商议,都认为陈镇长说的话是极不负责任。第一是如果说废旧塑料再加工会造成污染的话,那么搬到外地生产就不污染了吗?第二是说埋就埋,说烧就烧。废旧塑料埋到地下,不管多长时间都不会消化,永远还是污染;第三是正逢炎热的夏季,麦收即将开始,如果大量的塑料燃烧,造成意外的火灾怎么办?第四是陈镇长权力也太大了,她可以随意抓人吗?

      大家无奈,就请各村的村两委领导代他们去找镇领导求情。村领导对各企业的遭遇都很同情,就主动过去找镇领导交涉,可得到的却是一顿训斥。

     有人到县环保局咨询,得到的答复是:环保局去一次就不管了,属于配合镇政府工作。你们这并不算事,比你们这事大的多了,你们镇上如果叫你们生产,我们不管。

      至今为止,数十家企业已停产两个多月了。这期间,不管各企业主怎样找领导交涉,求情,然而却一直没有结果。

      责令停业的原因

      镇政府责令各企业停业,原因是称这些企业给固阳镇造成了污染。可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

      说起固阳镇的污染,主要是镇政府周围的环城河的污染。而真正造成固阳镇环城河污染的不是这些废旧塑料加工企业,而是由镇上的学校、洗浴中心排出的恶水以及居民生活垃圾,如果非要说是企业造成的,那么应该是处在镇政府上游的马目造纸厂造成的。这个马目造纸厂也不知有什么背景,根据河南省淘汰落后产能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公告(2013年第2号文件)中的“河南省2013年工业行业淘汰落后产能企业名单”名列其中,然而这家明令停止的企业却并没有被镇政府叫停。而造纸企业对环境的污染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反之,这些被叫停的废旧塑料再加工企业,大部分都是处在固阳镇政府环城河的下游三公里之外,如果非要说是下游的这些企业造成了上游的河水污染,那么只能有一种可能,就是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指挥着河水可以逆势倒流。

      秦寨村有一个多年存在的藕塘,以前是盛产莲藕,村民得到了很大的实惠;可近三年因为上游流来的污水的严重污染,不但莲藕全部死光,还变成了一个大臭水坑,村民一提起就会叹息连连,可又无可奈何。

      这样明明白白的事情,固阳镇政府却是非要把这些责任强加到这些废旧塑料再加工企业的头上,真不知是故意张冠李戴,还是另有苦衷。

      百姓的猜测

      至于镇政府这样做的原因,当地百姓却另有说法。不管是否真实,但绝对不会只是空穴来风。

      坊间传言,四月初,某大领导到固阳视察,看到固阳镇环城河臭气熏天,垃圾满布,及其恶心;行走在固阳镇的大街上,又见垃圾遍地,街道又脏又乱,堵车现象还十分严重,对此心生不满,就拨打固阳镇派出所的电话,要求疏通堵车现象。某大领导拨打派出所电话十几次都没人接,就直接找到了派出所。进了派出所,喊着要求见所长。这里的所长正好正在睡觉,听到喊声,没来得及穿好衣服,就及其不耐烦地走了出来,见到来人开口就问了一句话:“你是干屌啥的。”某大领导回答说:“我是上边来检查工作的。”说着还出示了证件。这位所长一见证件大惊失色,慌忙说道:“我回去穿警服。”某大领导鄙夷地说:“你穿不上了,就地免职。”不用说,为此固阳镇领导遭到了批评。也为此,固阳镇领导要找个发泄的地方。虽然这个传言有点蹊跷,反正很多百姓都是这样认为的。

      质 疑

      对于这个事件,固阳镇政府以及主要领导具体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百姓无不频频提出质疑。

     一、为何该治理的却不治理;为何不该治理的却被责令停业。是不是不敢打老虎,专门拍苍蝇。但即使拍苍蝇,也要分清楚到底是不是苍蝇。对于此事件来说,被叫停的企业并不是真正的污染源,却为何被以污染源处理;

      二、废旧塑料的回收再加工,为何当初被政府扶持,是因为这是利国利民的大事,并不是所谓的有害企业;固阳镇政府为何不分青红皂白,把本来扶持的企业一棍子打死;

      三、固阳镇政府声称这些是造成污染的与企业,可其他地方却为何并没禁止;

     四、固阳镇政府声称这些企业是污染源,可到底是如何认定的呢?是凭猜测,还是进行了科学检测;

      五、这些企业被叫停,对善后事宜为何不予理睬。就是说这些企业的创建都投入了大量的资金,给企业主造成的巨大的经济损失怎样处理。对于政府扶持过,上级领导肯定过的企业,比如原阳县、开封县的大批砖厂的取缔,政府都给与了可观的补偿,可固阳镇政府是否考虑过这些应做的工作呢?

      六、如果说这些企业真的存在问题,是否可以通过整改加以解决,难道非要彻底取缔吗?这些企业本身就是替国家、替政府治理白色污染,难道镇政府就可以不管三七二十一随便叫停吗?

     七、固阳镇政府是否故意曲解上级的意图,或者有意遮盖什么,目的是否为了保护一些应该叫停的企业,而让那这些没有污染的企业顶罪。

     八、固阳镇政府以治污为名责令这些废旧塑料加工企业停业,这些企业已停业两个多月了,可为什么镇上的河水还是照样臭不可闻,还是照样垃圾满布?到底是治理的企业,还是治理的污染?还是为了糊弄上级,而滥用行政权力?

     期 盼

      固阳镇数十家企业主的诉求在固阳、在兰考得不到回应,热切希望得到上级部门给与关注,也希望于得到广大网民的支持与呼吁。如果固阳镇政府能主动改变决定,那则是多么让人欣慰的事情啊!

     固阳镇数十家企业主及依靠这些企业生活的百姓

     2013年 6月26日

兰考固阳镇秦寨村、范寨村和马目村红旗村治污张冠李戴百姓叫苦连天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