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城县人民医院骨科里砦镇感军村兴军区94号患者医疗纠纷调解员趁机索取财物

 翼城县人民医院骨科里砦镇感军村兴军区94号患者医疗纠纷调解员趁机索取财物

《经济视野》网页截图。

    网曝“山西临汾一起医疗纠纷 调解员趁机索取财物”

    近日,有媒体发稿称,山西临汾市一患者在医院治疗时死亡,家属在接受山西省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临汾工作站调解时遭遇调解员索要钱财的事情。原稿如下:

    山西省翼城县的张女士反映,其丈夫杨虽七在翼城县人民医院手术后,住院观察期间突然死亡,令她十分悲痛,更加痛心的是山西省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临汾工作站的何某,在协调医疗纠纷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趁机向其索取现金1万余元,承诺协调结果让家属满意。

    3月24日,张女士介绍自己家住翼城县里砦镇感军村兴军区94号,和丈夫杨某属二次婚姻,现有三个孩子,大孩子17岁,最小的6岁,老母亲71岁。丈夫突然去世令她伤心悲痛,一下子感到生活的苦和累!

    张女士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其丈夫今年42岁,在村里摔伤腰部,2月6日入住翼城县人民医院骨科,诊断为:胸12椎体压缩骨折,第1、2、3腰椎右侧横突骨折、脊髓损伤、截瘫。

    2月8日医院进行了手术。2月14日18时左右患者出现了心慌、气短、乏力等症状,测血压正常,经持续观察,病情好转,症状消失。至23时,患者突然出现胸闷气短,面色青紫,口唇紫绀,大汗淋漓,经院方抢救无效死亡。

    医疗费用花3万多元,使家庭经济陷入困难。家属认为即使截瘫也能接受,只要人在,即使他躺在床上不能动弹,命还在,愿伺候他,还是一个完好的家庭。现在,却没了……

    院方和家属协调,此事上报至山西省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临汾工作站。15日,何主任来到翼城县人民医院,在他的介入下,院方先垫付了8000元丧葬费,丧事处理后。调解的结果是院方赔偿3万元,扣除8000元丧葬费,家属不同意。

    家属表示为了尽快解决此事,电话联系了何主任,在其老家(翼城县南寿城村)送去现金1000元,芙蓉王烟一条和两瓶老白汾酒,价值500余元;第二次,在其单位临汾市广宣街的三楼办公室送去现金1300元;第三次,何主任直接向张女士索要1万元,承诺尽快赔偿到位,会让其满意。

    在向亲戚朋友四处借钱的情况下,最终凑了7000元钱,在其老家送到他手中,并答应承诺,余下3000元协调赔偿到位后,何主任直接从赔偿金中扣除。(家属有对其通话的录音)。

    3月25日上午,记者来到翼城县人民医院,见到了院方的张主任,对杨虽七死亡是属医疗事故还是其他及死亡原因采访。

    张主任表示不属于医疗事故。当时,杨某住院时,院方诊断正确,手术成功,住院观察期间,出现的突然情况,医生及时赶到进行了抢救。死亡原因,院方判断为:肺动脉栓塞引起的突然死亡。

    患者死亡后,院方及时上报至山西省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临汾工作站,何主任介入后,院后借给何主任8000元,何主任转给家属,让家属把死者进行埋葬。起初,院方愿意3万元进行赔偿,家属不愿意。

    2月28日,山西省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出了杨虽七与翼城县人民医院医疗责任保险事故鉴定专家评估意见反馈函。

翼城县人民医院骨科里砦镇感军村兴军区94号患者医疗纠纷调解员趁机索取财物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