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文物“天施大炉”回到昆明 5月18日亮相省博物馆

 

在外辗转20余年后,5月8日,铸造于康熙三十九年(公元1700年)的“天施大炉”回到了昆明。这件300多年前铸造的文物,将在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正式亮相云南省博物馆。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这件文物性质相对稳定,市民和游客在参观时,还能亲手触摸。

“天施大炉”安家省博物馆

4月8日,上海博物馆副馆长陈克伦联系云南省博物馆馆长马文斗。收藏家台湾宝吉祥集团总裁颜铮浩手中有一个康熙年间铸造于昆明的大鼎“天施大炉”,有意捐赠给大陆的文物保护机构。

“我听了之后非常激动,当天就带了一个工作组飞到了上海。”马文斗到了上海之后,立刻和收藏家见面接洽捐赠事宜。并对捐赠文物运输的体量、重量进行了考察。返回昆明后,省博物馆的专家专门制定了运输方案。

5月4日,“天施大炉”正式移交后,省博物馆聘请专业的运输公司到现场进行包装、运送。将“天施大炉”从颜铮浩在上海外滩的办公室,运到了运输公司的库房暂时保存。

5月7日下午,“天施大炉”从上海的货仓专人专车运输到上海机场,连夜到了昆明长水机场后,运送到省博物馆库房,一共耗时20小时,“天施大炉”回到了昆明。

“天施大炉”小档案

高度(从足至鼎耳)约119厘米

鼎腹直径约61厘米

鼎腹深度约64厘米

鼎腹围约230厘米

约重178公斤

出土处:昆明市武成路

根据台北故宫博物院前院长冯明珠女士考证,寺庙香炉的外型是延续商周古鼎的样式而来。上古时期铜鼎用来烹煮或装盛肉类,汉代以后多转变成烧香的香炉。大型香炉多半放于室外,为了遮蔽风雨,上方经常加设有六支亭柱的鼎亭。

“天施大炉”有牛腿式三足外伸,冲天腹耳上举,是明晚期以后才出现且清代常见的炉型。顶沿留有六孔,可知原来设有鼎亭,但已与炉分离。

为庆祝清军剿灭吴三桂而铸

马文斗介绍,“天施大炉”上的铭文可以明确知道“天施大炉”铸造于康熙39年(公元1700年),曾经安奉在武安王庙关圣帝君殿前,也就是现在昆明武成路一带。由信士15人、信官17人、及一名箭道武庙僧人"性源”合资铸造。

“关帝是武财神,在武将心目中有崇高地位,大炉放在关帝庙前表达了武将敬仰。”回顾历史,马文斗说,当时正值清军剿灭吴三桂之后,大量的军队在昆明驻扎,修养生息。官员、民众合资铸炉,一方面是作为庆祝战争胜利的一种方式,另一方面在庙前烧香祈福,保佑一方平安,不再有战争。

抗日战争期间,昆明惨遭日军轰炸,武成路上关帝庙全毁,“天施大炉”也深埋在废墟中。上世纪90年代,随着武成路拓宽道路,“天施大炉”得以重见天日,遗憾的是鼎亭已经找不到了。1996年,颜铮浩在昆明收藏到“天施大炉”之后,一直存放在自己的办公室。

“文物也是有生命的。它在康熙盛世浇筑,在抗战颠沛流离的时候被掩埋,现在和平盛世的时候又出现。”马文斗说,近年来大陆接受台湾捐赠的情况并不少见,但是这样大型文物保存基本完整,且回到原地的其实不多。云南自古以来就是全国铜的主产地,这件东西也代表了当时云南铜铸的最高水平。

5月18日市民可来省博参观

马文斗透露,在和收藏家颜铮浩商定后,“天施大炉”将面向市民进行“裸展”。所谓“裸展”,就是不加任何防护,让市民不仅能看,还能摸一摸,感受云南厚重的历史。

市民频繁接触会不会破坏文物?马文斗表示,因为这件文物性质比较稳定,在技术保障方面难度并不大。遗憾的是,原本“天施大炉”在关帝庙前成列时,还有一个木制鼎亭,起到防雨的作用。但现在已经遗失或者损毁了。

“我们争取寻找原来鼎亭的式样,复原出来,也是对文物的还原。希望市民可以给我们提供线索。‘天施大炉’由于长期在上海收藏,到了云南之后,也需要重新适应云南的温度、湿度和环境。”省博物馆保管部主任、研究馆员樊海涛说,这几天省博将请专家密切监控,观察“天施大炉”表面的腐蚀状况,做一些简单的清理和维护。确保5月18日大炉与市民和游客见面。

清代文物“天施大炉”回到昆明 5月18日亮相省博物馆

扫一扫手机访问

条留言  
给我留言